致管校長的公開信:台大若能做到這五點,將引領全台進行亞洲第一的變革

致管校長的公開信:台大若能做到這五點,將引領全台進行亞洲第一的變革
Photo Credit: 謝昆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等教育要變革,首先大學要具有帶領社會前進的使命感,從使命感延伸到教學,才能讓學習具有意義。產生了有意義的教學,才能有意義的整合資源。資源很重要,但透過具有意義且高度創新的方式整合更重要。這些都需要由台大引領與示範。

文:謝昆霖(室內設計師、建築設計師、推動實做教育、倡議議題導向創業,橫跨設計、創客、創新創業、高教改革相關領域。創立禾方設計、享實做樂、有你好棒)

致台大新校長的一封公開信

先恭喜您2月1日即將走馬上任。晚輩一向景仰您是條漢子,漢子口中的變革一定會成真,必將為台大來全新的風氣。然而,晚輩想在此對您提出更多的建議,希望台大能放大變革的影響力、帶領更多的大學一起變成21世紀的大學。


台大一向是台灣高教圈的領頭羊,擁有全國最優秀的師資和學生。即便如此,近年也陷入國際競爭力下滑的憂慮:有不少優學生第一志願是中國優秀的大學,不是台大。眾人憂慮的是排名下滑,而晚輩憂慮的是領頭羊之後的,資源相對不足的學校裡的學生。

高等教育一向是教育資源競賽(資源指的是財、師、生),不論「公共化」或「市場化」的路線之爭都無法迴避高教資源稀缺且有限的事實。100萬的實驗室和1億的實驗室、一個學生10萬預算和100萬預算,不同資源做的夢就是不同。資源最多的台大尚且失去優秀學生,「後面的」大學又能如何照顧好所有的學生?

台灣的父母都會告誡孩子「現在零分都能上大學,你好歹給我拿個學位回來」。「人人都可上大學」、「拿個文憑很基本」的社會氛圍早已是現實不是問題。大學老師常常在抱怨學生素質變差,但這在少子化的現實下已是既成事實,要嘛老師不要教、學校直接關掉,不然就是面對現實。

真正的「現實」是孩子並不差,只是他們不擅長讀書考試。大學要接受的是:必需換方法教,老方法不管用了。然而在高教資源分配大者恆大的情況下,本來就不善長讀書的孩子讀著資源更少的學校,又能對他們的學校抱怎樣的期待?

頂大以外的學生超過九成。未來社會的建構不是依賴頂大的菁英,而是這九成的人們。整個高教圈的問題應該是「如何照顧好所有擠進大學的孩子,不論他們幾級分」。頂大以外的學校,是否有足夠的資源和能力針對少子化之後的學生樣態變化作出變革?大學是否有能力針對這些孩子的「未來人生」作出全面性的翻新?

在真實世界裡的學習,早就是在光速前進的殺戮戰場裡,用各種型式的自學保持競爭力。而我們的大學還在用「一學期18週」慢慢來?每個人進社會都要適應這樣的快速變動,作為教育最後一哩路的大學如此溫吞,又怎麼期待我們的社會可以充滿競爭力?

馬雲說阿里巴巴三個月實驗三個新的商業模式,商學院教的還是舊的個案,這樣的教育怎麼符合他們的需求?

台大可以引領全台灣的大學,進行亞洲第一的變革

21世紀需要的人才,已經無法用傳統模式培養;自然,大學也應該變成21世紀的大學。在過去不同的時代裡,大學曾辦演不同的角色:曾經服務於神,也曾經服務於政府。21世紀的大學,有沒有可能完全地服務於社會?為社會解決未來的難題,培養可以解決未來未知難題的人才。

高等教育要變革,首先大學要具有帶領社會前進的使命感,從使命感延伸到教學,才能讓學習具有意義。產生了有意義的教學,才能有意義的整合資源。資源很重要,但透過具有意義且高度創新的方式整合更重要。這些都需要由台大引領與示範。晚輩分為以下五個主題進行探討:

  1. 創造引發跨領域學習動機的環境
  2. 大規模實施彈性學期制度
  3. 創造混齡大學
  4. 降低學生跨專業探索的時間門檻
  5. 可自主彈性規劃學習節奏的專業課程

1. 創造引發跨領域學習動機的環境

「T型人才」、「丌型人才」口號喊完了,一學期18週分時授課的設計並不代表學生就會變成這樣的人才。

回想我們開始「深刻學習新領域」的動機是什麼?是困頓、是一番話、是頓悟、是好奇而後興趣。大學有沒有提供足夠的環境、提供這樣的機會?

晚輩曾在大學裡進行簡單的調查,發現具有動機的大學生不到一成。晚輩認為,讓沒有學習動機的孩子因為家庭的壓力、社會主觀偏見而在大學裡虛渡四年,是國力的巨量消耗,是社會生產力的黑洞。

Elegant teacher with students sitting at the college lecture hall 大學 university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在高教階段,抱怨K-12的教學模式已經全無意義。晚輩認為,唯有大學自己先變革才是關鍵,上課模式和招生思維一旦改變,K-12的教學自然會改變。

因此,晚輩認為大學端應該立即投入各種資源,用精實開發的精神佈建具有「引發跨領域學習動機」的教學環境,這是首要之務。這樣的教學環境,講白了就是鼓勵老師和學生失敗的環境。

誠然大學受限於採購法和各種可憎的校內會計制度,「失敗意即無法核銷,因為失敗不能是KPI」,因此改變的關鍵是會計行政(但我們都知道這些一時半刻動不了)。晚輩建議初期由校長找校友成立一筆基金進行為期至少三年的試驗,這筆基金的功能是一個第三方的資金池,用彈性的會計操作進行。一方面符合校內規範,另一方面,一旦任何計畫在原始KPI設計之下,臨時想要增加無法核銷的教學實驗可以有靈活的資金可用。

過去,國家/學校的行政體系用各種制度處罰想要有所作為的老師,現在我們應該在制度上創新支持那些老師和學生勇敢失敗。

2. 大規模實施彈性學期制度

網路上已經可以學到任何東西,連國外頂尖課程都能學習。線下教學唯獨有一個東西是無可取代的:找到學習動機、手把手的領進門、遇到困難的指點、一起渡過難關的共學體驗。

如果學習不再是18週、每週進某一間教室一兩個小時,那麼學習可以是任何東西。

學期可以規範教學進度,但學習進度卻不一定是按照教學進度走的,可能遠遠超前也可能遠遠落後。從學習的觀點來看,學期可以有更多的想像,比方說兩個月,甚至兩天。

學習的主體是學生,不是老師;學習的本質是賦能,賦能的目的是解決問題。每個學生在增能的過程裡節奏不同,遇到的困難也不一樣。有的課程如果善用網路學習資源,不一定要在教室待這麼長的時間、也不一定要每個禮拜固定幾小時上課。當學習無所不在的時候,規範上課時數和上課周期只是無所謂的限制,應該讓老師可以依照不同的學習需求設定不同的教學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