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哪一幕哭了?《與神同行》贏人心:預告似爛片,實際不是

你在哪一幕哭了?《與神同行》贏人心:預告似爛片,實際不是
Photo Credit: 《與神同行》/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認為,即使《與神同行》是一部商業片味濃的作品,但它同時是充滿創意與鋪排技巧出眾的作品,原因很簡單,要混和「嬉笑、神怪、親情、打鬥、現實、科幻」這麼多元素,很容易瓦解投入感,令觀眾感情支離破碎,東併一塊,西湊一點,樣樣皆有卻淪為四不像作品。電影贏得人心,不只有商業元素,例如《保鑣救殺手》(The Hitman's Bodyguard)融合的元素也不少,可是併合起來就是難以叫人投入,商業片計算和用心,始終有高低手之別。

《與神同行》口碑不只靠商業元素「夠多」
MV5BNWU0ODhhZTctMDFlNi00ZDY0LWE2MTgtMDc4
Photo Credit: 《與神同行》/ IMDb

「你看的時候有沒有哭?」相信遇見觀賞過《與神同行》的朋友,可能會好奇詢問一下對方。

而一些對電影有要求,稍為挑剔的朋友,事先跟我說看了預告片便感覺很爛,結果入場看後又無法否認總體效果不俗:雖然地獄有點荒誕,但內容既感動亦有趣。

如果只是認為《與神同行》經過細膩的計算,滲入的商業元素夠多,口碑才會如此不俗;可是這樣評價的話,還是稍為貶低了編導團隊的心思。愈是感覺那七重審判的地獄荒誕滑稽、半惡搞式,竟然能令觀眾投入細想自己人生的罪過,對親情部分感動落淚,試問做到如此效果的電影多嗎?電影團隊的技巧和智慧,絕不單靠商業元素夠多。

技巧出眾在那裏?——聚焦。不管是緊扣主角生前和地獄的經歷,抑或他內在那顆孝義之心,不論特效、鬼怪、打鬥如何滲進過程之中,都沒有偏離過上述兩點。甚至聚焦到「一個點」,令人完全投入故事的情感世界,模糊了道德價值觀,不再細想人世間的是非善惡,應該怎麼衡量當中的褒貶。

只要保留幾分清晰,在劇情到中段的時候,必會疑惑:

明明這位消防員男主角已比許多人更良善、更孝義,甚至死前是犧牲自己救人性命,這樣的一個人在社會已是罕見好人,都要接受「道德放大鏡」的嚴厲審判,放大到一個地步,生前一言一行間接、直接傷害(影響)別人,都要全盤計較一次,隨時受罰;而且,人的一生,所受的幸福與苦困,當中沒有家庭、社會文化、政府責任存在嗎?

主角一家作為基層,陷入窮苦絕望的生活,苦得幾乎要自殺,官員和權貴沒責任嗎?「道德放大鏡」不是應為他們而設嗎?宇宙之間,竟然存在這樣不公正的死後世界,道德善惡的「生死帳簿」如此白爛,不是吧!

將人間法庭「惡搞」成七重審判地獄(以下部分包含劇透)
MV5BOTU5OTlmYzYtZmIzNi00OGMwLWE1MDItZDg4
Photo Credit: 《與神同行》/ IMDb

不過,電影的鋪排有它的智慧,觀賞過程叫人投入,一時無法抽離想想這是多麼惡搞與荒謬的一個地獄,這就是技巧與創意的功力。

我們會留意到電影改編同名漫畫充滿創意。電影從消防員金自鴻救人墮樓而死之後,不久出現的三位地獄使者既不像天使,也不像神仙,倒似股票經紀一樣計較利益,心想只要在千年間快快幫助「49名貴人」轉世投胎,自己也能選擇出生的家庭、身份和地位;那位護衛使者.解怨脈就坦白說:要轉世為人一定要成為富二代,在韓國做窮人慘過在地獄。

所謂貴人,就是生前做較多「正直之事」的大好人,死後自然較容易通過七重審判——「殺人、懶惰、說謊、不義、背叛、暴力、天倫」,得到轉世。

地獄裁判法官雖低能,卻是趣味所在
MV5BNTYxMjAxNzAtMTM4YS00NGIzLWFkN2ItZWNk
Photo Credit: 《與神同行》/ IMDb

你會發現,這個所謂地獄不是但丁《神曲》那種地獄,也不是《聖經》懲罰不信教者的地獄,而是借用了從佛教而來的「十八層地獄」,但是,實際也不完全符合「十八層地獄」之可怕,另外創造出一個比人間滑稽百倍的地下審判法庭,因為一個人死後沒那麼快知道冥冥中「應得」的獎罰,還要經過審訊答辯:

這個地下法庭有上述七大類別的裁判法官, 法官之下有「檢控官」存心以成功控罪為樂,然後,三位地獄使者等於死者的「辯護律師」,盡力跟死者商議是否應該答辯,以及代為捍衛轉世利益。

這些法官及檢控官,不是典型中東或西方宗教深不可測、有超能力的神靈天使(更不是全能全善上帝),相比人間法庭,這些裁判者「搞笑抵死」,頭腦平庸又帶幾分低俗,經常在「妄下判斷」、「心軟濫情」之間搖擺不定。

例如,在懶惰的審判所,法官看了追憶影像先斷定金自鴻是勤奮可靠之人,沒有浪費光陰,怎料他說勤奮的動機是為了錢,法官又動怒說他拜偽神,竟然視金錢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當播放更多追憶影像,「原來」錢的背後是為了親人的生活,又突然認為他是個孝順的好孩子,讓他過關,「因為」孝子的善念大於一切。

一轉之下,金自鴻來到說謊的審判所,那小女孩法官本來接受他寫謊言信是「源於」善念動機,不欲死者的兒女難過,怎料,當檢控官播放「某些」追憶,女兒認清只是一封謊言信後感到難過時,「因為」有不好的結果,可以推翻一切善良的動機,法官改判他罪成;不久,法官再知道其實事情不那麼壞,那女兒隨後間接因信件振作起來,此外亦明白他寄謊言信是為了安慰母親,於是又判決無罪釋放。

地獄的過程,全是突顯笑中有淚之中「笑」的部分,才不是要觀眾嚴肅思考:

  • 殺人審判所是不是參考「電車難題 」(Trolley problem)來判決?
  • 懶惰審判所是不是根據「義務論」( Deontological Theories)來判決?
  • 說謊審判所是不是根據「後果論」(Consequentialism)來判決?

純以「地獄構思」來說,一些意念是有點爛的,不過它的重點不在嚴肅氣氛和思考,倒變得可以輕鬆接受。

從「笑」之中鋪排出動人之「淚」
MV5BNzg1Y2UyYmItZjNlZS00YThiLWE5ODktNGUx
Photo Credit: 《與神同行》/ IMDb

是故,地獄嬉笑的情景用以配搭「淚」的部分。由三位性情古怪的地獄使者,串連主角、弟弟和母親的經歷,大大豐富了作品。原來,審判所檢視的說謊信件只是表象,真相是金自鴻最後把事實的一切寫成信件,藏在送給母親的粥電煲之內;原來,指控金自鴻想殺死母親只是表象,真相是他「誤以為」母親昏迷沒知覺且醫病無望,弟弟又營養不良,自己困苦得不欲偷生,打算全家盡赴黃泉;原來,金秀鴻做逃兵、意外死亡都只是表象,真相是中尉借一次小兵「步槍走火」意外,心術不正順勢謀殺他,因為長期以來,中尉知道秀鴻聲望高,甚得同僚支持,自問又受恩於秀鴻才可獲獎無數;是故,當意外發生後,妒忌心起,即使察覺到秀鴻可能未死,卻蓄意活埋他。

最後金秀鴻得幫助之下報夢告訴母親,哥哥15年來為何離家出走經歷此一切,看得所有人悲從中來,難耐淚水。甚至看後,一些人仍認真代入自己被審判的話,能否過關,因為電影流露的感情真摯,地獄價值觀的對錯都沒所謂了,就一同感受傳統民間信仰:罪在我身;一心一意細想自己人生言行是否有問題,希望「對得住」被審判時的答辯,「對得住」身邊人,「對得住」來生。

可見,即使這是一部商業片味濃的作品,但它同時是充滿創意與鋪排技巧出眾的作品,原因很簡單,要混和「嬉笑、神怪、親情、打鬥、現實、科幻」這麼多元素,很容易瓦解投入感,令觀眾感情支離破碎,東併一塊,西湊一點,樣樣皆有卻淪為四不像作品。

《與神同行》贏得人心,不只有商業元素,例如《保鑣救殺手》(The Hitman's Bodyguard)融合的元素也不少,可是併合起來就是難以叫人投入,商業片計算和用心,始終有高低手之別。

表達內容的技巧也是一門有趣的藝術,《與神同行》韓國票房頗好,香港口碑不俗,它的長處還是值得肯定。只盼續集同樣帶給我們創意驚喜。

MV5BNzY5NjI2YTMtMTUxYy00ZTA1LWJkMzgtYWRi
Photo Credit: 《與神同行》/ IMDb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