嗆主管黑心挨告毀謗,可不能用「我只是寫部落格」脫罪

嗆主管黑心挨告毀謗,可不能用「我只是寫部落格」脫罪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人常喜歡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的生活,把部落格當作自己的世界,然而因為文章公開,滿足了「公然」的特性,指名道姓的批評很容易被告毀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老一輩常說:「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但其實他們忘了告訴你們最重要的事,那就是「字更不能亂寫!」

美玲的部落格叫做你的心都不會痛嗎?老闆們!,內容五花八門,大致圍繞著她在職場上遭遇到的各種不公平對待,包含無聊的人事鬥爭及陪睡取得升遷機會等噁心事情。

最先開始,美玲的鴕鳥與不諳世事確實為她帶來了許多痛苦,但每當她看著小貓喝水的樣子時,總會有一種被肯定的成就感;不過要貓乖乖喝水可不是這麼容易,有時候心情處於低潮期,貓又不聽話時,整個人更是幾近抓狂邊緣。後來美玲想出一個方法,那就是書寫。她發覺書寫就像是渠道運輸一樣,在完成文章的同時,許多的負面情緒也已經被輸出了。因此每她當心中出現憤怒不平的情緒時,唯一抒發的方式就是開啟部落格,並將當天的鳥事全部寫下來。

為此,美玲一直把這個部落格視為心靈上的聖域,在這個部落格中她是唯一的女王,每個文字的排列與出場都要接受她的指揮,沒人膽敢違逆她。

或許美玲的文字風格有其獨特魅力,部落格的讀者與點擊數不斷上升。某日,某出版社的編輯無意間看到美玲的文字,認為在現在風起雲湧的勞資爭議中,如果可以將美玲的部落格內容重新編排並加以串連,應該可以得到不小的共鳴。該編輯相信以這種小人物的悲歌作為敘事主軸,接近自傳式的書寫模式,在將來會是一個有待開發的潛力市場。不過,出版社方面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考量該書如果大賣,美玲的身份會曝光,因此要求她必須先將部落格內文的人物記敘做更動,對於部分事件的描述也要加以改寫。

但美玲無法接受這個條件,因為每一個字句都是她靈魂的一部分,修改後是褻瀆了她自己。另一方面,美玲認為出版社的這種要求,就像是一個男生說很愛這個女生,卻要求這個女生趕快去整形一樣。

想到這邊,美玲頓時覺得很難過;但我們該思考的問題是,為何出版社會有這樣的要求呢?

法官槌_三讀_立法_審判_Judge holding gavel, close-up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進入法律討論的正題。

假設你罵一個男生說,你長得很像莫非律師,對方可能覺得很受傷,畢竟莫非律師的樣子好像真的不怎麼樣,似乎又有中年禿頭危機,所以對方可能會告你公然侮辱罪,請參考刑法第309條公然侮辱罪的規定。

所以在美玲部落格中若涉及對上司及長官等人相關的「侮辱」字眼時,由於部落格閱覽人數眾多,確實會符合「公然」這個要件。再者,一旦人別可以被特定出來,而又超越合理評論範圍時(刑法第311條),美玲就會有成罪的疑慮。

當然,對於何謂「侮辱」我國法院見解有過度擴張的疑慮,近年來罵律師菜鳥或是指責法官幼稚,都有被論罪的例子(這種說法表示律師跟法官都很年輕,暗喻保養很好,應該是很高興吧!會去告的人普遍欠缺幽默感)。這種不當擴張刑罰的現象,實在是必須加以檢討,因此有學者主張這一條要廢除,以免過度限制言論自由。然而,如果是講述一件具體的事實(部落格寫作通常比較偏向此種類型),則會落入誹謗罪的疑慮,加上部落格是使用文字,因此刑度還會加重,詳細自行參考刑法第310條第2項。

那大家可能會有一個疑問,有些上司真的很沒品,噁心的要死,這種陳述事實的內容難道也會有罪嗎?很遺憾的跟各位講,還是可能有罪,因為涉及私德的事情沒辦法阻卻違法。

例如上司把你當僕人,每次打完麻將,老是叫你把紅色內褲拿去送洗,然後你在部落格上寫:「黑心協理卻穿紅衣內褲,根本是變態人類」(該不會真的有這種人吧!拜託自己對號入座,讓大家笑一下),上述這種內容成立誹謗罪的機率會很大,請自己要多加注意。

結論,出版社的顧慮是對的,有時候出版一本書時,基於他人的名譽及隱私等保護,做適度修改是有必要,否則公然侮辱跟誹謗罪可是在後面等著你,至於修改方式也不難,大致上背景、職稱、性別、時間及地點等變動後,成罪的疑慮就會解消。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