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自己的戰鬥位置,就是最好的生存方式:《厭世代—逆境中的養分對談》講座實錄

找到自己的戰鬥位置,就是最好的生存方式:《厭世代—逆境中的養分對談》講座實錄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吳易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狄更斯以法國大革命為時代背景的小說《雙城記》一開頭寫道:「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以這段話來形容《厭世代》所處的時代,太適合不過。2017年關鍵評論網重磅級調查報導《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除了解析台灣整體社會的結構性問題,也希望藉實體講座,告訴你如何由逆境中獲取養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騎著YouBike回家的路上,一面想著剛剛講座的一位大男孩。

寒流來襲的夜裡,在第一次來絕對會迷路的松菸閱樂書店,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1月11日(四)《厭世代——逆境中的養分對談》講座,滿滿的人,幾乎坐到門口。

時間倒轉回到2017/5/6(六),那時《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專題初上線,致力於工作資訊透明化的GoodJob團隊,獲關鍵評論網邀請,共同舉辦了一場《厭世代又怎樣?!》實體講座,解析厭世代在職場上的困境、及有哪些「職場生存攻略」。現場,也是幾乎坐到門口。▶講座直播回顧

你是「厭世代」嗎?
你是否曾經厭惡這個時代、感嘆生不逢時?
 
你工作得這麼用力,可是好像再怎麼努力也沒有希望。
讓人忍不住要問「年輕錯了嗎? 」我們的希望與未來到底在哪裡?
——《厭世代又怎樣?!》講座簡介

記得當時,GoodJob團隊對「厭世代」這個新興名詞還不知該如何詮釋,前期規劃活動跟邀請對談講者時,傷了一陣子腦筋。(後來「厭世代」與「情緒勒索」如何成為襲捲2017年各大新聞媒體報導的關鍵字,就是後話了。)

《厭世代——逆境中的養分對談》講座實況紀錄

這天講座,請到現已集結成書的《厭世代》作者、也是關鍵評論網專題副總監吳承紘(Kelvin)、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鍾子偉(Joey)、技職3.0獨立記者暨Skills for U創辦人黃偉翔談厭世代「學用落差」的問題及因應之道。

講座首先由Kelvin哥開場,他由個案訪談、學者研究及數據探討分析,討論台灣薪資停滯二十年的現象,低薪、貧窮導致年輕人被迫失去夢想、失去生活,厭世,其實是一種年輕世代對自我的嘲諷。他在《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調查報導專題引言這樣定義「厭世代」:

他們是90年代前後,啣著滑鼠出生,素質最優秀的一代,也是在變化劇烈的年代中,徬徨、不安,疲憊地尋找光亮的「厭世代」。這樣的厭世感,是一種對處於貧流層低薪生活的自我嘲諷,不悲觀,卻也不樂觀。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是厭世代們共同的困境。

接著, Kelvin哥請Joey分享台灣老闆對於用人的想法。Joey說,學歷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重要,重點在於,「你對於自己的職涯是不是足夠清楚?」他舉例,「假設你是老闆,今天有二個人來面試,一個是國立很好的大學畢業,但他沒有任何社團、實習或其他工作經驗,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為什麼他唸這個科系、未來的生涯規劃是什麼;另一個,雖然從私立很爛的大學畢業,但他能夠說服你他為什麼要去那裡打工、為什麼要修這個輔系,能夠用很清楚脈絡解釋他為什麼這麼做,那麼,你會用誰?」

Joey說:「如果一家公司會因為你要求的薪水多一、兩千塊而有困難的話,那這家公司有更大的問題要處理了。」這時大家都笑了。

Joey繼續說:「悲觀來看,的確現在年輕人起薪是往下探的;但是樂觀一點來看,這代表學歷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分別,現在年輕人有很多機會去證明自己的能力。」

黃偉翔則以德國為例,比較台德間學用落差的三大問題:「相較於德國小四就開始分流,台灣的教育體系現在走向大一大二不分系,創意、多元選擇、延後分流的系統,跟提早分流的德國比起來,台灣的『學用落差』就比較大。」

「第二,同樣反應在體制上,德國的實習制度,雙方為『老闆』、『勞工』的僱用關係;台灣的實習制度則是以『學生』身分在產業『學習』,一面在學校學習,一面在業界「做工」,人才真正能夠獲得培養的機會自然不如德國,因此『學用落差』其實是台灣的體制造成的結果。」

「台灣第三個『學用落差』的問題在於,好像沒有一個可以讓企業主看見你能力的衡量工具。學生一窩蜂考取證照,是為了學校評鑑、升學制度,卻不是為了未來的就業。」

黃偉翔說到這裡,Kelvin哥回問Joey說,你用人的時候,會看他有什麼證照嗎?Joey笑著聳了聳肩。

最後QA時,有讀者發問,要怎麼說服家人做自己想做的事?Joey回答,難道家人反對,你就不做了嗎?只要那是你真正想做的事,去做就對了,被發現就道歉,然後道完歉繼續做,就這麼簡單。一派輕鬆。說到這裡,整場又笑了。

只要鼓足勇氣踏出第一步,或許「溝通」沒有我們想像的困難。大部份的父母,就算一開始抱持反對態度,最後還是會支持自己的孩子做自己真正喜歡、熱愛的事吧!我是這樣想的。黃偉翔接著談他怎麼跟他媽媽溝通的心路歷程。講著講著,我注意有一個身形高大的大男孩,似乎是想起了一些往事,偷偷地,眼眶開始泛淚。

跨世代的溝通,有可能嗎?厭世代的我們,能做什麼?

這幾天我跟朋友聊,為什麼這次勞基法修惡,同溫層以外的朋友似乎都無感?什麼時候開始,寶島台灣慢慢變成了人們口中的鬼島?年輕世代,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迫成為低薪、貧窮、看不見未來的厭世代

當我們的工時變得更長、薪資凍漲甚至倒退,年輕世代越工作越貧窮,光養活自己就很難了,更別說在醫療體系崩壞、長期照護系統尚未建立之下,一旦家中長輩生病,安養或看護支出的沉重負擔;而飆漲的房價,讓我們只能買房生子二選一,沒得選擇的,不只面臨老後租不到房流落街頭的困境,也再難奢望生養下一代。而這樣吃不飽餓不死累壞了看不見未來的世代,你要他們怎麼去思考政治參與??

停下YouBike在十字路口斑馬線等紅燈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有點想哭。幾乎是同一個瞬間,我腦中浮現那位眼眶泛淚的大男孩,以及寒冷夜裡來參加講座,不介意座位擁擠甚至不介意站著聽的,70幾個生稚但溫柔的年輕臉孔;想起GoodJob團隊下週要上電台節目談青年如何參與社會,而那些禁食、大雨中被拆帳蓬差點失溫死亡、被拒馬刺網隔絕孤獨抗爭,及明知會被法律追訴、輿論撻伐卻仍臥軌試圖擋下資方「失速列車」的人們,身影卻又無比清晰。

有時候,悲觀的我其實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但或許我能做的,就是親自見證、感受這一切,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這是我的戰鬥位置,也是我能為台灣、以及下一個年輕世代做的事。

《厭世代》調查報導初衷是希望能促進世代間的互相理解。Kelvin哥說:「我們必須瞭解問題,才能解決問題。」邀請你,買一本實體書,或分享線上專題,讓更多人認識、進而理解在厭世代背後,台灣整體社會的結構性問題。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https://www.thenewslens.com/feature/millenial-angst

hguak8wpymw5kyeceep2q3nencv6pb

核稿編輯: 楊之瑜

呱吉參上!邱威傑的網紅參政實境秀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吳易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