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我愛你之前——讀《莊子》,培養愛的能力與人格魅力

說我愛你之前——讀《莊子》,培養愛的能力與人格魅力
Photo Credit: James Kendall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莊子會讓你、我明白,所謂理想情人,絕非只是向外的探尋,更可以是向內的追求,陶冶自己朝理想情人的氣度與格局,步步靠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壁名

自序
臨帖莊子——情路、職場、求學路上,那些需要莊子的時光

「我很想從七歲起就跟你一起長大。」這是我今生聽過最美的情話。

年過五十的今天,我把今生聽過最美的情話,輕輕對莊子說。

如果七歲起,就讓莊子牽著我的手長大。那時的我,離初生時的通體純陽還不遠。一樣的頭臉、一樣的身長,想會因莊子那殷殷提醒:比方如何放鬆心身(「用心若鏡」、「形如槁木」)、坐或站著如何豎起脊梁(「緣督以為經」)、走或立時身體重心如何虛實分明(「天之生是使獨也」),從七歲一路行來,體格、氣血與神情,想會有何等巨大的不同!

如果莊子能陪我走過小、中、大班到小、中、大學甚至碩、博士班的求學巷弄街道,上學的小路上每天問我一回:還記不記得,你是為了追求心身的安適富足而上學?——那麼,我便會曉得這條上學路,該是要通往哪裡。鶵鳥的飛行方向,可以堅定不移、可以異樣多元、也可以因悔改而轉變,你的未來可以成就任何一項專業,但一定要的是:早早在內心埋下一顆種子,培育一株小苗,順隨你小學、中學、大學的步伐同步成長,靜待它長成時刻日月都能庇護己心、愛養己身的參天大樹。那麼在漫漫求學途中,我肯定因此較能釐得清每一科目,每一學門,背誦過的每一篇,翻閱過的每一頁,演算過的每一題,甚至每一回可自由選擇參與與否的課外活動,在自我百年人生中所代表的本末輕重與意義。

我理當就不會在升學長路中數十百回(抑或千回?)為了翌日即將繳交的作業、來臨的考試備感千鈞壓力而緊張而熬夜而喝下一杯又一杯濃不見底、深不見涯岸的茶與咖啡;也就無需掙扎、苦惱於該馴服於同儕目光、口舌,抑或聽從聲音幽微卻來自內心志趣的抉擇之間。我會學習「自事其心」,把錘鍊心神當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不會讓升學窄門的高壓,壓垮原本生機勃勃的身體、活活潑潑的性靈。因為堅信,心身的安好遠比分數的高低、旁人的耳目口舌來得重要。

我忒需要他陪我走過的,是那有限的青春,以及面對一生難解的用情課題。若你還年少,青春二字,請緊握掌心,隨我緩緩地唸。當春正青時,你真的無法徹底明白青春不會像枝頭的青翠以及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穀雨六節氣款款推進交疊而成的春天一樣,歲歲青春,周而復始。

青春,是有保存期限的,而且很短。大齡、熟齡、銀髮亦然。你一生會遇見很多人,四目或者得緣交接,或者僅此擦肩而過,你卻要在如此有限且短暫的韶光,如此快速移動復忙亂擁擠的茫茫人海中,期盼認出那一位,可以跟你相視而笑、莫逆於心,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對」的人!以莊子的高度與自由度,他不會像命理師或從水晶球觀測未來的巫師一樣,指著一張命盤或一個人對你說:是他,是她,就是他!莊子只提綱挈領卻一語中的地告訴你:能帶給人幸福的伴侶最不可或缺的特質是什麼,身為情人最值得珍惜的才華與條件又是什麼?我將因此不會錯認,更能向內追求——陶養自己成為更懂愛的人。

如果你還記著、一直記著愛養那株植栽在胸膛中的小苗。培育既久,十年樹木。因為學習「得其環中」、因為練習「照之於天」,你能理解每個人喜歡對方說話的聲調、音量不一樣;每個人嫌吵、覺煩的品項不一樣;每個人用餐覺得恰到好處的份量不一樣。——因而能夠體諒或者至少能夠釋懷:在情愛的餐廳裡,他或她的食量著實大上你許多,或者需要的菜色可能比你多得多,因此對愛情的專注度就是沒法跟你一樣。而這,都一般自然。都是自然,於是你不輕易怪罪誰人,而習慣觀照、反省自己:是自己當初過於懞懂、欠缺留意,不曉得該在情愛餐廳裡,找個食量大小、所需菜色口味相當的人,再相約長期共餐。

十年樹木,培育既久。你不會捨得一場理應讓你的人生更加幸福快樂的戀情,反將心緒攪擾得鬱悶不堪,顏色憔悴、形容枯槁。你會審慎評估:在以逍遙心靈、放鬆周身為人生目標的路上,這個人的出現是徐如風、暖如陽的正面能量?還是與他或她牽手的那天起,就此踏入布滿地雷的一級戰區、貼近隨時可能引爆的不定時炸彈?你因此不會允許自己的心情體況不斷地向下墜落,既不會患得患失、耗弱形神於複雜多變的愛情叢林,也不會陷溺在不停啄蝕心神性靈、殘損肌肉筋骨的愛情巢穴中,仍九死而不悔。你會覺得這樣的愛情著實欠缺美感,不解這樣的光陰何堪浪擲、這樣的情愛何需存在?!因此,你會懂得在陽光漸少、芽葉微枯之際,覺察眼前並非合適的人而知所進退、早早轉身。也許就在一個轉身的距離,便得以和容得你海闊天空、自在遨遊的他或她,相遇。

同氣相求。當你懷抱著這麼個向內的追求。茫茫人海中理當能尋得:與你一樣致力心身無傷、心平氣和、心寬身健的人,偕行相守。你的青春、大齡、熟齡、銀髮,寸寸皆珍貴如黃金的時光,不僅時刻以莊子教導的心神體魄陶養自己,更將因此不會在情路上望錯方向、看錯重點,不會在有限而珍貴無比的韶光中徬徨迷惘,在多餘而枉然的深情凝望與潸然淚水中,因錯認而錯過。

說我愛你之前——讀《莊子》,培養愛的能力與人格魅力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相遇之前,閱讀經典如《莊子》,果有助於你、我認出滾滾紅塵裡千人萬人中那雙對的手?

牽手之後,嫻熟經典如《莊子》,可有益於鬢霜之年依然相愛如昔、甚且愛得更深?

後來才發現,情敵並不在外面,不是他或她。那個讓他無法愛上你,或者無法繼續愛你的「情敵」,就住在你心中:你的疑神疑鬼,你的心不在焉,你的失控情緒,還有你好久不見的、只偶爾在心情舒坦的情況下才可能孕生的關懷、體貼與溫柔。你發現愛原來有這樣一個向度——向內追求的愛情。當然,不只愛情。誰不想要胸懷開闊坦蕩,彷彿和煦春陽、夏日南風般待你、關愛你的爹娘,兒女,親友或人間得緣相遇的人。

愛情不難。愛對人,最難——請先白紙黑字寫下你心目中的理想情人(莊子說的「正色」)。

「不瞞妳說,我壓根就是外貌協會。」

「從那通電話起,我迷戀上他的聲音。」

「只有才華,跟一個多才多藝的人在一起,生活久了才能不嫌單調而仍覺豐富有趣。」

問題是:給愛為何不被愛?種瓜為何不得瓜?莊子筆下的負面典型既是:「將執而不化」——就請先放下固執緊抱的那顆大石頭吧!(所執只有自己能放下,這宇宙沒有第二個人能幫你。)

朋友告訴我年輕時著迷於說話像哲學家的男子,年過三十始知再沒有比生活能力更重要的事。——倘人人都回頭細想十歲、二十歲、三十歲、四十歲,心底認為對的人的重要特質,是否將發現非要不可的特質已逐年更迭?如果是,就快快放下今天的成見吧!不然你將自絕於石頭外的無限風景。相信我,成見絕對是阻擋人生朝幸福邁進的途中,最頑強的巨石。成見會阻礙你的視線,使你看不到蛙井之外的遼闊天空。

放下成見之後呢?想想在愛情的國度裡,那個讓人深深愛上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可我對他就是沒感覺。」你說,他說,常聽人這麼說。

「如果知道這個人不好,就能離開他,那還叫做愛情嗎?」這是她教我反覆咀嚼、思量再三的話。

除了時間、地點對了,感覺對了,有沒有絕對值得經典記上一筆的:愛上的理由?

臺灣、法國、西非的布吉納法索、海地、南非的史瓦濟蘭,夫君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使她隨他一起,海角天涯。得緣、有幸,我成為他們過境臺灣的定點行程,雖只是通偶然的電話、臨時路過的門鈴,總難忘他們過站後留下的光,布滿廳堂,相望懇談的深情一如初遇,環繞孩子的歡顏童語,一個,兩個,後來三個,這回四個——真是今生逢遇難得一幅人間情愛天倫卷軸。

他們乍響的門鈴是三伏天裡颯爽的風,我忍不住問起:「妳最愛的,是他的哪一點?」風扇吹動她的髮梢,她望向他的笑容齒白燦爛:「他的心胸很寬大,非常寬大。跟他在一起就是很輕鬆,很開心。」他則審慎地經過四十八小時的思考,電話裡靦腆道出十年未改的感受:「到今天都一樣,每次和她相遇都帶給我發光的感覺,覺得很歡喜、很舒服,這世上我再無法遇見更好的妻子。」

在親友眼中比中國人還像中國人的比利時籍的他,沒讀過《莊子》;她則是中文系出身,並帶著如是靈魂隨他行旅天涯,但兩人所具備特質與難能可貴的用情,卻都剛巧與《莊子》所述如出一轍。——那麼除了緣分,究竟如何才能在茫茫人海中認出那個發著光、能夠照亮你生命的人?究竟遇見何等條件、特質的人,肯定會帶你通往幸福的大門?又是否可能陶養自己,擁有能讓對方輕鬆、開懷的胸襟器度,在不管多漆黑的夜,都能成為照亮一己以及所愛生命的恆定光源?

莊子筆下人人都想聚到他身邊去的,對的人,究竟是何等模樣?

更重要的是,莊子會讓你、我明白,所謂理想情人,絕非只是向外的探尋,更可以是向內的追求,陶冶自己朝理想情人的氣度與格局,步步靠近。

心靈如「水停」、「止水」且是「水停之盛」

身邊如果有個容易生氣、光火、脾氣暴躁的情人,那麼與之偕行的你,會受到怎樣影響、過著何等生活?而當你寓目社會事件,可曾檢視有多少事件是源自失控的、「生火甚多」(《莊子.外物》)的情緒?——從悖反的情狀思之,許更能照見心靈如「水停」、如「止水」的正面意義來。

那麼,選擇跟心靈如「水停」如「止水」的人在一起,放棄隨時可能引爆的不定時炸彈吧!倘能長年待在心靈如「水停」的他或她身邊,只有心平氣和的歲月靜好或是有說有笑的歡樂時光,漸漸地,你覺得跟這樣的人在一起以後負面情緒少了,心情變好了,原先在意而忿忿難平的,變得不再在意也就不再生氣了。這是多麼珍貴的改變,而這改變又是緣自如何美好的相遇!於是你發現,人世間真的沒有任何才學、才能,比陶養一顆再不會被死生存亡、窮達貧富、毀謗讚譽、飢渴寒暑所攪擾或動搖的心靈還要珍貴、更值得擁有!一旦能把心如「水停」、「止水」當成最值得追尋的目標,也就不會願意讓自己的心為愛、恨所傷,而樂於恪守莊子「不以好惡內傷其身」、深情而不滯於情的立情之約。

心如止水外,那水量呢?沒有器量,就沒有體諒。你可曾回望自己或去注意正考慮偕行或已經愛上的那人的心靈,約莫是何等器量?量米杯,浴缸,還是莊子筆下平靜的汪洋?

器量如量米杯的人,顯然難以包容、擁抱偕行者一切的長短、興味與想望。只能在乎著自己風波難定的心湖,百分百要求週遭人事物莫要傷害、擾動一己不該被傷害、擾動的心房。就好像要求四季只能剩下春天,太陽只能殘存篩過樹冠不會教他或她覺得刺眼的微光,風也只能比東風微暖、比南風稍涼。量米杯情人不是故意的,但他或她真就只能感受自身難以妥適的難過、焦躁與不安,著實沒有餘力設身處地誰的立場、感受誰的感受、同情理解誰的喜怒憂悲。無怪一只量米杯大小的襟懷,最後就只剛好能夠盛裝伴侶的歎息與淚水。

如果你就是量米杯,也沒關係。蓬生麻中,潛移默化,莊子可以帶著你快速從量米杯情人,晉升為浴缸情人。

大於量米杯的是浴缸。一位年輕容貌姣好的女子跑來找我,談論的是她胸懷如浴缸的男人H。H不喜歡她跟他以外的男人共桌吃飯、互動交談,不是一對一也不行——有其他男人在就是不行。

H也不喜歡她原本喜歡的健身房,而喜歡她陪在身旁打她本來不喜歡的電動。

H更不喜歡一時片刻找不到她,這教她有天上班忘了帶手機,午休時段寧願犧牲用餐休息也要穿著高跟鞋狂奔、急忙搭計程車趕回家取手機,免得H在電話那頭怒不可遏。

但她說H非常愛她。不工作的時刻只想整天守著她,且凡她所愛,一擲千金。

浴缸這東西就是這樣,儘管可以迴旋的空間很小,可以從事的活動很少,但只要乖乖安分地朝天花板仰躺著,也還算太平安適。尤其童年有使用浴缸經驗的人都知道,浸身浴缸雖不如置身泳池、海水浴場般快意舒暢,但有時添隻黃色小鴨玩具什麼的,小小的身體徜徉其間,也曾想像它就是海洋——─在長大之前,在泡久覺得實在無聊之前。

直到有天你知道:量米杯、浴缸之外,原來還有海洋。原來竟有人胸襟遼闊,只要你終日逍遙、心安身健,只要你好、更好,從沒有什麼範限。你們之間溝通沒避忌,沒有哪個名字不能提、哪件事情不可說,沒有最好不要碰觸的話題,眼前的情人永遠不會因為你提起那個名字、說起那件事、碰觸那類話題以致情緒欠佳甚至翻臉無情。你可以一直自在徜徉,悠游於那波光粼粼,海闊天空,橫無際涯。

如果你是浴缸。讀《莊子》吧!如影隨形,如響應聲。與莊子偕行共處,你可以不只是浴缸情人。日日月月年年,鍊就情深似海,愛厚如洋。

他愛你,不因你是能滿足所需的果樹、「木材」,而是盼你長成可以遙契天光、年輪漸廣的生命之樹

你希望遇到怎樣的人?無論是情人、親人、朋友或上司。是他日夜為你澆水、施肥、驅蟲,因為你是可提供果子的果樹、能供製成傢俱的上材?!——他對你好,因為你能滿足他的需求與想望。以情人為例,當他需要陪伴,你就像充氣娃娃般乖巧地陪在身旁;外出消費時,與你同行就像隨身帶了自動提款機,應允消費無上限;當他需要牽手、需要擁抱時,你給的溫度就像所提供的餐食,鹹淡到位,分量剛好,不多不少。還有,你給的注目與掌聲,足以讓他肯定自己活在人間世或情人心目中的分量與價值。

還是,還是他愛你、尊重你,像呵護獨一無二、又蘊藏無限潛質的生命。他為你澆水、施肥、驅蟲,就等你長成參天大樹的那天。他微笑凝視、仰望,為你歡喜,以你為傲、為榮。他在愛你的那天起,便不知為何忘記了自己;從沒考慮獲利為何;從不曾把你當成東西、視同人力資源——東西是可以換算成貨幣的,人力資源不過是與材料設備等貨品並列,到了沒用的那天就給報廢、回收。

他就是出自本心地愛著你,單純地想著如何讓你的生命更美好、更光亮、更充實,其餘順其自然,也許水到渠成,但他從不曾為算計自己的利害,而走向你。

人人想要後者,那個無私、不為己,就盼你長成參天大樹的摯情之人。那異地而處,你要如何看待對方?視他為滿足需求、慾望的東西,還是必須充分尊重、獨立完整的生命?無論是對待情人、親人、朋友或下屬:你固然可以出於利害算計,也可以像個傻子盡心盡力單純地善待。別以為傻子傻,一點也不。當你真能像傻子般那麼純粹地愛一個人時,往往容易得到所愛全部的愛——只要對方是有感的動物,而有情人之間自然更容易同情共感。

相關書摘 ►「你這個沒用的東西!」讀過《莊子》的人會說:謝謝您的讚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勇於不敢 愛而無傷:莊子,從心開始二》,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蔡璧名

兩岸三地人士慕名聽課,臺大中文系蔡璧名老師,十九年來於課堂深入淺出講授《莊子》,《正是時候讀莊子》系列、《莊子,從心開始》、《穴道導引》等書,累銷逾二十萬冊,讓許多人找到安定的力量。本書延續《莊子,從心開始》,以淺白語言佐以生活事例,逐句解讀《莊子》〈人間世〉、〈德充符〉,引導你我應用莊子處人處世的智慧,鍊就將壞事翻轉成好事的能力。

愛了嗎?傷了嗎?掉進日益不見天光的黑洞了嗎?——讀《莊子》,培養愛的能力與人格魅力

愛情不難。愛對人,最難。
像是愛他、又好像不是。
心動,就該行動了嗎?究竟該繼續緊握這雙手?還是該毫不留戀地往前走?
莊子陶養你看人的眼光,點出:沒有器量,就沒有體諒。

什麼樣的對待值得偕行一程?什麼樣的人值得共度一生?
莊子說,是情深似海、愛厚如洋。原來相愛最關鍵的元素,是精神、是靈魂。

想愛,卻愛得傷神,隨他而去的心要如何追回?凋零的人要如何回春?
莊子提供一系列情傷急救設備,有「不以好惡內傷」疫苗、「用心若鏡」OK繃、「安之若命」止血劑、「心齋神凝」葉克膜,供君取用。

向外探尋有待機緣,何不致力向內涵養,成為「理想情人」。原來,不敢奢求,竟源於自己的將就。從此偕行莊子,走上修鍊自己成具大洋一般遼闊胸襟的路。

如果職場盡是假面、虛言和壓力——-讀《莊子》,學會職場健心術

活在必須小心翼翼才能保全己身的職場或複雜的人際網絡中,
究竟該審時度勢迎合群意,抑或有所堅持敢於進言?
還是懷抱老莊「勇於不敢」精神,尊重每個生命的特殊性,
在錯綜複雜的人際網絡中試著設身處地,學習如何「用心」?

莊子挑最艱困的時局、最難應付的對象,為我們具體說明有效溝通之道與心情安適之方。
原來,真正讓一己不再日日開懷、夜夜好眠的,是欠缺主宰自己心身的能力。

世界夠黑,人才懂得:可以把心點亮。
情傷太重,人才甘願:學習補強此心。
職場乏了,你才想聽:怎樣溝通才能不累?
遠路才是近路,絕處才易逢春。——正是時候讀《莊子》!

蔡璧名 勇於不敢 愛而無傷:莊子,從心開始二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