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大騙局》:化石燃料才是真正的綠色革命

《能源大騙局》:化石燃料才是真正的綠色革命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化石燃料是歷史上對抗貧窮的偉大計劃之一,比起數十兆美元的政府福利計畫和海外援助計畫,化石燃料更能改善人類狀況。對照之下,大多數綠能形式根本不「綠」,只是讓窮人愈窮。

文: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凱瑟林・哈內特・懷特(Kathleen Hartnett White)

從廣食主義到當地膳食主義

堅持只吃當地種植糧食的「當地膳食主義」(locavores)擁護者,與全球能源富庶的農業革命對立,他們大聲疾呼:「停下來!」。這是一個不懂能源倒退情境的選擇,當地膳食主義運動只可能出現在富裕城市和近郊居民身上;當地膳食主義者嚮往回到早期簡樸但飢荒處處的農耕時代,他們寧可選擇只食用居住城市方圓「一百英里」以內栽種的食物。但發展中國家的數十億居民更喜歡透過全球農業、運輸和儲存系統所帶來的經濟實惠、新鮮且安全的食物。這是他們的選擇,或許他們下一步會開始自己種自己的食物。

當地膳食主義者關心的議題包山包海,從光滑的肌膚到世界和平。他們認為在地飲食是「治癒地球」、創造就業機會、享受更健康的食物、提高心靈與社會健康的方式。美國保守派的當地膳食主義愛好者暨作家羅德・卓爾(Rod Dreher)在書中寫道:「記住小農們的名字並感謝他們所做的,他們徹底扭轉了因農業工業化和大量食物生產所造成的人與地球和人與人之間的疏離」。但這樣做又怎麼消除十億人的飢餓呢?這不也減少疏離嗎?

雖然,當地膳食主義或許不會如野火般快速蔓延,但歐巴馬時期的美國農業部很支持這項作法。二○○九年美國農業部通過一項名為「認識你的農民,瞭解你的食物」(Know Your Farmer, Know Your Food)計畫,成立數百個「食品政策委員會」來推動當地栽種糧食,促使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拉近關係。當然對美國城市居民來說,支持小農場和在地農民市場並沒有害處,但世界各地數十億人都仰賴美國農業龐大的生產力,這些生產力正是取決於大規模使用能源的農業與畜牧業。

笨蛋才把糧食當燃料

世界上的菁英或許不想關注全球糧食作物的基本供應,但稻米、玉米和小麥是地球上大多數人的基本糧食。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UNFAO)預估,全世界仍有八億四千兩百萬人生活在長期飢餓狀態。把如玉米這類基本糧食轉換成運輸燃料,等於是從數億張飢腸轆轆的嘴裡奪走食物。

美國將基本糧食轉換成燃料的「乙醇政策」,廣泛遭到致力消除飢餓的國際組織和團體的譴責。二○○七年聯邦乙醇政策實施之前,多年來玉米價格平均低於每蒲式耳(bushel)二塊半美元。到二○○八年每蒲式耳玉米價格提高到將近八美元,引發墨西哥、中東和亞洲的糧食暴動,一些評論員將「阿拉伯之春」的起因歸咎於糧食價格飛漲而引發群眾不安。

雖然後來的經濟衰退和一些作物的豐收,玉米價格曾下降幾年,但二○一二年玉米價格再度上漲到八美元,近幾年來仍超過四美元,玉米價格上漲促使許多農民擴大玉米的種植面積,而減少其他糧食作物的範圍。種植玉米的耕地愈多,其他如小麥、大豆、稻米等基本穀類作物的耕地卻愈少,也造成其他穀物價格的攀升。

長期以來全球仰賴美國出口的玉米,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玉米生產國。幾十年來美國玉米出口佔所有玉米出口的40%左右,但現在美國玉米作物的一部分被製成燃料。二○一五年聯邦乙醇委員會將美國40%的玉米作物挪用到乙醇製作,這是一款效能極低且環保性仍有待商榷的運輸燃料。目前美國市面銷售的汽油為10%乙醇與90%普通汽油的調和,這是經汽車製造商同意確保引擎性能的混和比例。美國市面上也推出一種名為「彈性燃料」(Flex Fuel)的引擎,必須使用混和85%乙醇和15%普通汽油的「E85」燃料。除非你住在愛荷華州,不然要找到提供E85燃料的加油站,只能祝你好運了。

如果要用乙醇取代傳統汽油,那美國必須擁有五億英畝的玉米耕地面積,遠超過目前美國四億四千二百萬英畝的農地總面積。與原油煉製的汽油相比,乙醇燃料的效率更低,乙醇的能量密度比汽油少34%,比每加侖汽油跑的英里數少三分之一。二○○七年經美國國會跨黨派多數通過的「再生燃料標準」頒布,油價立刻上漲並增加了對進口石油的依賴。然而一年之內頁岩革命起飛,二○一四年美國所生產的石油量已超過可儲存量。乙醇政策卻依舊存在。

乙醇政策之所以在美國政治佔有異常顯著的地位,是因為美國歷屆總統選舉的初選首站為愛荷華州,這裡是玉米的主要產地。在全美一百八十九家乙醇工廠裡鷹眼州(愛荷華州的暱稱)就有四十二家,其生產的乙醇佔全美乙醇產量的25%。任何一黨的總統候選人幾乎不可能在反對乙醇政策的情況下,贏得愛荷華初選。單這個政治因素,竟讓適得其反和充滿道德疑慮的再生燃料的配比標準得以延續下去。

乙醇支持者將乙醇定調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一種方式,但研究表明乙醇可能反而會增加溫室氣體排放。根據《科學》期刊發表的研究,生質燃料(biofuels)「產生的二氧化碳恐怕比他們欲取代的化石燃料還多十七倍到四百二十倍」。在燃料乙醇進入汽車燃燒之前的各步驟――種植、施肥、澆水、收割、蒸 餾、透過鐵路或卡車運送……製造乙醇的過程間接產生更多二氧化碳及真正的汙染物。

使用數億英畝肥沃的農田生產運輸燃料,等於倒退回我們所需的食物、機械能和燃料相互爭奪一定數量土地來生產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