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大騙局》:化石燃料才是真正的綠色革命

《能源大騙局》:化石燃料才是真正的綠色革命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化石燃料是歷史上對抗貧窮的偉大計劃之一,比起數十兆美元的政府福利計畫和海外援助計畫,化石燃料更能改善人類狀況。對照之下,大多數綠能形式根本不「綠」,只是讓窮人愈窮。

文: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凱瑟林・哈內特・懷特(Kathleen Hartnett White)

從廣食主義到當地膳食主義

堅持只吃當地種植糧食的「當地膳食主義」(locavores)擁護者,與全球能源富庶的農業革命對立,他們大聲疾呼:「停下來!」。這是一個不懂能源倒退情境的選擇,當地膳食主義運動只可能出現在富裕城市和近郊居民身上;當地膳食主義者嚮往回到早期簡樸但飢荒處處的農耕時代,他們寧可選擇只食用居住城市方圓「一百英里」以內栽種的食物。但發展中國家的數十億居民更喜歡透過全球農業、運輸和儲存系統所帶來的經濟實惠、新鮮且安全的食物。這是他們的選擇,或許他們下一步會開始自己種自己的食物。

當地膳食主義者關心的議題包山包海,從光滑的肌膚到世界和平。他們認為在地飲食是「治癒地球」、創造就業機會、享受更健康的食物、提高心靈與社會健康的方式。美國保守派的當地膳食主義愛好者暨作家羅德・卓爾(Rod Dreher)在書中寫道:「記住小農們的名字並感謝他們所做的,他們徹底扭轉了因農業工業化和大量食物生產所造成的人與地球和人與人之間的疏離」。但這樣做又怎麼消除十億人的飢餓呢?這不也減少疏離嗎?

雖然,當地膳食主義或許不會如野火般快速蔓延,但歐巴馬時期的美國農業部很支持這項作法。二○○九年美國農業部通過一項名為「認識你的農民,瞭解你的食物」(Know Your Farmer, Know Your Food)計畫,成立數百個「食品政策委員會」來推動當地栽種糧食,促使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拉近關係。當然對美國城市居民來說,支持小農場和在地農民市場並沒有害處,但世界各地數十億人都仰賴美國農業龐大的生產力,這些生產力正是取決於大規模使用能源的農業與畜牧業。

笨蛋才把糧食當燃料

世界上的菁英或許不想關注全球糧食作物的基本供應,但稻米、玉米和小麥是地球上大多數人的基本糧食。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UNFAO)預估,全世界仍有八億四千兩百萬人生活在長期飢餓狀態。把如玉米這類基本糧食轉換成運輸燃料,等於是從數億張飢腸轆轆的嘴裡奪走食物。

美國將基本糧食轉換成燃料的「乙醇政策」,廣泛遭到致力消除飢餓的國際組織和團體的譴責。二○○七年聯邦乙醇政策實施之前,多年來玉米價格平均低於每蒲式耳(bushel)二塊半美元。到二○○八年每蒲式耳玉米價格提高到將近八美元,引發墨西哥、中東和亞洲的糧食暴動,一些評論員將「阿拉伯之春」的起因歸咎於糧食價格飛漲而引發群眾不安。

雖然後來的經濟衰退和一些作物的豐收,玉米價格曾下降幾年,但二○一二年玉米價格再度上漲到八美元,近幾年來仍超過四美元,玉米價格上漲促使許多農民擴大玉米的種植面積,而減少其他糧食作物的範圍。種植玉米的耕地愈多,其他如小麥、大豆、稻米等基本穀類作物的耕地卻愈少,也造成其他穀物價格的攀升。

長期以來全球仰賴美國出口的玉米,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玉米生產國。幾十年來美國玉米出口佔所有玉米出口的40%左右,但現在美國玉米作物的一部分被製成燃料。二○一五年聯邦乙醇委員會將美國40%的玉米作物挪用到乙醇製作,這是一款效能極低且環保性仍有待商榷的運輸燃料。目前美國市面銷售的汽油為10%乙醇與90%普通汽油的調和,這是經汽車製造商同意確保引擎性能的混和比例。美國市面上也推出一種名為「彈性燃料」(Flex Fuel)的引擎,必須使用混和85%乙醇和15%普通汽油的「E85」燃料。除非你住在愛荷華州,不然要找到提供E85燃料的加油站,只能祝你好運了。

如果要用乙醇取代傳統汽油,那美國必須擁有五億英畝的玉米耕地面積,遠超過目前美國四億四千二百萬英畝的農地總面積。與原油煉製的汽油相比,乙醇燃料的效率更低,乙醇的能量密度比汽油少34%,比每加侖汽油跑的英里數少三分之一。二○○七年經美國國會跨黨派多數通過的「再生燃料標準」頒布,油價立刻上漲並增加了對進口石油的依賴。然而一年之內頁岩革命起飛,二○一四年美國所生產的石油量已超過可儲存量。乙醇政策卻依舊存在。

乙醇政策之所以在美國政治佔有異常顯著的地位,是因為美國歷屆總統選舉的初選首站為愛荷華州,這裡是玉米的主要產地。在全美一百八十九家乙醇工廠裡鷹眼州(愛荷華州的暱稱)就有四十二家,其生產的乙醇佔全美乙醇產量的25%。任何一黨的總統候選人幾乎不可能在反對乙醇政策的情況下,贏得愛荷華初選。單這個政治因素,竟讓適得其反和充滿道德疑慮的再生燃料的配比標準得以延續下去。

乙醇支持者將乙醇定調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一種方式,但研究表明乙醇可能反而會增加溫室氣體排放。根據《科學》期刊發表的研究,生質燃料(biofuels)「產生的二氧化碳恐怕比他們欲取代的化石燃料還多十七倍到四百二十倍」。在燃料乙醇進入汽車燃燒之前的各步驟――種植、施肥、澆水、收割、蒸 餾、透過鐵路或卡車運送……製造乙醇的過程間接產生更多二氧化碳及真正的汙染物。

使用數億英畝肥沃的農田生產運輸燃料,等於倒退回我們所需的食物、機械能和燃料相互爭奪一定數量土地來生產的時代。

幾個世代以前飢餓是首要問題。一九三○年代經濟大蕭條期間許多美國街道上到處可見貧窮與飢餓。曾幾何時,現在我們擔心的是肥胖症,這在窮人之間更加普遍而非富人。現在世界各國最新的營養擔憂是「寵物肥胖」;當人們開始擔憂自己寵物吃太多時,你就知道人們都已獲得溫飽。或許說歐美是「富有的肥貓」之地一點都不誇張。儘管如此,全世界各地的數億人口仍以玉米、小麥或稻米作為每日攝取的熱量。只有生活在富裕國度、與生活貧困之人絕緣的菁英們,才會制定與執行限縮基本糧食供應的政策。

無所不在的化石燃料

我們本想省去一整節關於瀝青、塑膠和聚酯纖維的奇蹟,但像這類合成材料是化石燃料另一個難以估算的優點。去碳化世界要如何取代這些材料,環保極端份子仍未解答,他們對於像塑膠這麼平凡的事物不感興趣;然而這些普遍的材料在日常生活上的重要性不可抹滅,從家庭、辦公室、醫院和藥局到處可見這些由碳氫化合物所製成的材料與纖維。

多用途是石油、煤炭與天然氣獨特的優勢之一,這些物質經燃燒後在運輸、工業製程和發電方面產生巨大能量,但這還只是碳氫化合物的冰山一角。即使現在無法完全使用核能,風力或太陽能等再生燃料來取代化石燃料,或許未來可能成功。但問題是該如何取代源自化石燃料的塑膠、合成纖維、化學品、藥品、化妝品、瀝青和其他材料呢?

合成纖維降低服裝成本

當石油或原油經提煉分離後,可以用來製造汽油、煤油、瀝青、化學原料及藥品,幾乎一切消費產品都離不開化學原料和藥品。所有「塑膠」都源自於石油或天然氣,包含透明膠帶、獵槍槍殼、足球、吉他弦、奶嘴、阿斯匹靈、外用酒精、義肢、衣物柔軟精、染髮劑、口紅、刮鬍泡、電工絕緣膠帶和樹脂玻璃。

化石燃料使得製成基本消費物品的可用材料量大幅增加。在一九○○年美國運用了一億四千四百萬公噸的材料來製造基本消費物品;到二○○六年該數字增加了二十六倍,將近四十億公噸。其中大部分皆來自化石燃料與不可再生的化學製品。可再生材料的數量從一九○○年的46%,下降到二○○六年剩5%。再重申一次,化石燃料使人類在自然世界的足跡縮小(參見圖表7.2)。而且剩下的5%材料,還必須經過化石燃料能量的加工、運輸與搬移。

能源大騙局-7_2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出版

現在大多數的紡織品和服飾,由源自化石燃料的合成纖維所製成。取代天然材料的合成材料,是消費品驚人豐富的主要原因;最好的例子就是最私人的消費品——服裝和家居擺設。在一八○○年代末以前,所有服裝和紡織品均由天然材料製成,如植物纖維(棉花)、從綿羊、山羊或野生動物取得的毛、動物皮或由蠶繭取得的蠶絲。現在源自化石燃料的合成纖維佔全球總纖維量的六成。

聚酯纖維佔合成纖維原料中的80%,而乙烯基、尼龍和丙烯酸纖維則佔18%。所有從石油取得的纖維降低了世界各地的服裝成本,提高冬季衣物的保暖度也更經濟實惠。在隔熱、防水性和輕量方面,合成纖維也優於天然纖維。

綠能不「綠」窮人更窮

多年以來,收入不平等一直是華府許多政治討論的主要核心。托瑪・皮凱提(Thomas Piketty)的暢銷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ism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討論的內容也不外乎是貧富差距。如我們所知,資本主義導致不平等。美國最知名的社會主義者、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二○一六年競選美國總統時的主題為貧富差距:「近幾十年來幾乎所有經濟獲益都流入社會頂層1%富人的口袋。」

我們在本書的觀點並沒有要質疑皮凱提或桑德斯解決貧富問題的智慧,想更了解收入不平等的讀者可以閱讀本書作者之一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撰寫的《他們之中誰最公正?》(Who’s the Fairest of Them All?)。相反地, 一個諷刺的事實令我們感到震驚――許多傾向重新分配財富的政治左派人士,與那些想要放棄廉價、安全且有效電力生產方式的人一樣,都支持更昂貴、不可靠,甚至破壞生態的能源形式。

仔細看看(圖表7.3)所示,國家人均收入與能源消耗之間的相關性。窮國消耗非常少量的能源,富國則消耗非常多能源; 廉價能源是歷史上平衡經濟的偉大推手之一,讓幾乎每個人都負擔得起煮菜、居住、衣物、科技、醫療保健、教育、旅遊和娛樂各方面的必要條件。即便是社會底層的民眾也能享受到比兩百年前的國王更好的生活模式。

能源大騙局-7_3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出版

同樣令人震驚,很多聽過我們演講的年輕人和年長者連基本認知都沒有,不知道他們現在坐的椅子、維持教室溫度的空調設備、正在敲打的筆電、耳裡聽的iPod、駕駛的汽車、房間的燈光、腳上穿的Nike、嘴巴正在吃的蘋果、洗頭用的洗髮精、閱讀的教科書到臉上戴的眼鏡,這些之所以普遍存在是因為有經濟實惠的能源。受神眷顧的年輕一輩多半是理想主義者,他們想要拯救地球,所以在大學校園裡支持綠能是很酷的事。但讓能源變得更昂貴並非很酷、聰明或「公平」,那會使生活陷入貧困。年輕一輩認為他們所擁有的是既定事實,並非千百年來人類知識演變、一個又一個世紀透過實作學習而來的禮物。

每一代人都站在祖先的肩膀上。我們的祖先利用能源穩定地改善世界的生活狀況。如前所述,上個世紀的綠色農業革命是一場能源革命。基於很好的進化理由,先進的人們不使用太陽能或風車來推動社會,這又稱為知識的演進。同樣我們使用煤炭和天然氣而非風車,車輪也不再是石頭所製成,風車之於發電機猶如傳信鴿之於通訊。

要有效增加不平等、飢餓、疾病、汙染、營養不良、貧 窮、剝削等,就是讓能源變得更昂貴,能源一旦變貴,其他事物也會水漲船高。有錢人可以花七十五美元補滿水塔,但窮人不能;有錢人每月可以支付額外的一百五十美元水電費,但窮人不能,甚至中產階級也難負擔得起;有錢人有辦法多支付二百美元獲取拯救性命的藥物或疫苗,但窮人不能。

化石燃料是歷史上對抗貧窮的偉大計劃之一,比起數十兆美元的政府福利計畫和海外援助計畫,化石燃料更能改善人類狀況。對照之下,大多數綠能形式根本不「綠」,只是讓窮人愈窮。

相關書摘 ►《能源大騙局》:扭曲的「氣候正義」扼殺化石燃料榮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能源大騙局:綠能神話引燃的世紀豪賭》,好優文化出版

作者: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凱瑟林・哈內特・懷特(Kathleen Hartnett White)
譯者:陳珮榆

關於能源,我們有許多誤解

  • CO2是潔淨的「生命之氣」,「去碳化」就是自殺。
  • 「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尚有爭議,一九五○年代以前氣候變化更極端。
  • 太陽、水蒸氣的溫室效應大過人為溫室氣體排放,重點不是「碳排放」,而是汙染物控制。
  • 歐美綠能發展多年,無法克服不穩定及效能低落,成本過高已經傷害經濟發展與民生。
  • 頁岩革命使石油不再匱乏,打破「石油峰值」的迷思,油價將因自由競爭而趨於穩定。

人類脫貧、邁向繁榮的歷史事實

能量轉換是人類文明躍升的必要條件,工業革命與化石燃料使人類脫離貧窮、打破馬爾薩斯陷阱,締造今日的生活福祉。

電力是現代生活的基本,要增加不平等、飢餓、疾病、汙染、營養不良、貧窮、剝削等問題的最有效方法,就是讓能源變得更昂貴,大多數綠能根本不「綠」,只是讓窮人愈窮。

環保關鍵不在碳排放,而是有害物質的排放管制,唯有經濟增長才能開發更有效的降低汙染技術。失去電力就失去一切,數位時代需要大量、穩定的電力,風力發電及太陽能辦不到,廢棄化石燃料,將是人類文明的倒退。

面對今天

國際能源市場大改變 石油多到用不完!

  • 頁岩革命使石油不再匱乏,打破「石油峰值」的迷思,油價將因自由競爭而趨於穩定。
  • 歐美綠能發展多年,無法克服不穩定及效能低落,成本過高已經傷害經濟發展與民生。
  • 德國全力推動綠能,電價高漲,企業出走,家庭改燒木材取暖,碳排量反增9%
  • 英國承認綠能不足,補貼燃煤電廠重新發電,還要民眾看天用電
  • 美國推動生質燃料,糧食價格上漲,全球飢民雪上加霜

環保關鍵不在碳排放,而是有害物質的排放管制,唯有經濟增長才能開發更有效的降低汙染技術。

穩定便宜的能源將帶動經濟成長、提高就業機會、國家安全及全球穩定
美國即將在二○二○年成為最大能源出口國,川普「美國優先」的經貿政策、歐洲綠能發展的困境,將如何牽動未來國際局勢﹖

getImage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