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大騙局》:扭曲的「氣候正義」扼殺化石燃料榮景

《能源大騙局》:扭曲的「氣候正義」扼殺化石燃料榮景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毋庸置疑,從低成長的農業經濟轉型到工業化經濟的第一階段,確實會發生環境退化的情形,例如現在的中國。但歷史同時也證明,繁榮與持續的技術創新,最終會扭轉惡劣的環境狀態, 尤其是擁有市場經濟與個人自由的民主國家。

文: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凱瑟林・哈內特・懷特(Kathleen Hartnett White)

二氧化碳促進地球綠化

為什麼要捕集促進植物生長的人造二氧化碳,並永久封存在地底下?二氧化碳的含量增加,有助於提高光合作用生產力、耐旱性,並保持植物和樹木內的含水量。衛星影像顯示大氣中二氧化碳略微增加已使地球「綠化」,尤其是在乾旱地區。地球歷史地質學也表明,早期地質時代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含量更 多,當時植物生長茂盛。基於某些原因,IPCC 的科學家忽略了史前氣候學(又稱歷史地質學)中的大量科學事實。根據農藝學研究,比當前二氧化碳濃度高三到四倍的環境,才是最適合植物生長的環境。天然二氧化碳與人為二氧化碳的作用,並沒有什麼不同。

二氧化碳的眾多好處,沒有減少外界對於二氧化碳吸熱或「溫室效應」特性的質疑。這是基礎物理學問題,二氧化碳含量上升可能增加溫度。地球氣候對於人為二氧化碳有多「敏感」(也就是,受到多大的影響)仍是IPCC科學模型中的重要假設,但這項假設仍未經過實際驗證。美國航太總署(NASA)的氣象球與遙測衛星觀察二十五年來的數據,與IPCC 氣候暖化模型的預測互相衝突。IPCC 模型預測的溫度,比航太總署更精密且客觀設備所觀測到的數據更高,由此顯示地球的氣候環境,對於人為的二氧化碳排放並不敏感,與IPCC 假設的狀態不同。

美國國會曾多次考慮並拒絕授予環保署管制二氧化碳的權力;但二○○九年夏天,眾議院通過了《美國潔淨能源安全法》(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旨在透過十幾個新監管計畫,包含複雜的排放上限與交易制度,以大規模措施減少溫室氣體。後來,雖然該法案在參議院闖關失敗,但同一年稍晚,環保署仍然僭取管制權力,發布「危害性發現」(endangerment finding) 提案,認定二氧化碳是空氣清淨法內定義的汙染物。

自「危害性發現」提案發布的六年間,美國漸漸習慣環保署對二氧化碳的監管權力。之後環保署的強制力大幅擴張,在首度針對大型工業之二氧化碳排放管制的分析中可以清楚看到,環保署建議的規定指出,其管轄的設施數量從一萬兩千個左右增加到六百萬個。根據環保署對空氣清淨法荒唐扭曲的詮釋,舉凡醫院、學校、飯店、公寓大樓、辦公大樓和小型企業,都必須受制於環保署由上而下、不容質疑、蘇聯式的嚴格命令。

源自於二○○七年美國最高法院一項奇怪的判決,讓環保署從環境監管機構變成不受約束的國家能源主宰;在「麻塞諸塞州等追訴環保署」一案中,有十二個州質疑環保署未能控制汙染的溫室氣體,審理該法案的九名法官中,有五位判定二氧化碳「符合」空氣清淨法中對汙染氣體的廣泛定義。然而,此次判決並未如大多數媒體與評論家所主張,強迫環保署監管二氧化碳;儘管主流輿論假定人為全球暖化屬普遍觀點,但法院則認為環保署主張不管制二氧化碳的理由不夠充分。簡言之,法院要求環保署就反對或繼續管制二氧化碳,提出更堅實的事實依據。

空氣清淨法將空氣汙染物定義為「任何空氣汙染媒介或這類媒介的組合,包括任何物理上、化學上、生物上、放射性……物質或物件,經排放或其他方式進入周圍空氣中」。審理「麻塞諸塞州等追訴環保署」案中,一位持反對意見的法官表示單看條文內容,這個定義涵蓋空氣中任何事物,包含飛盤在內。

難以解釋美國最高法院將二氧化碳視為汙染空氣的汙染物,而低估二氧化碳促進生命生長的價值?大部分兩黨知情人士都同意強硬的空氣清淨法並不適合控制這種普遍存在的氣體。單靠國會及抱持類似看法的總統,就可以透過簡單修改法案來解決僵局,澄清人類的生命之氣——二氧化碳並非空氣清淨法之下的汙染物。所以,即便追求「去碳化」的現代文明,也必須出自民選代表,而非環保署官員。

經濟實惠的電力是文明的基本配備

對大多數發展中國家而言,環境品質仍是負擔不起的奢求。根據世界銀行的研究,汙染最嚴重的城市位於發展中國家,而非消耗大量化石燃料的國家。中國即是最明顯的例子。

二○一三年一月十三日,北京的空氣品質檢測數據,高達每立方公尺886微克懸浮微粒;相同的汙染物在美國,每年平均為每立方公尺12微克。中國懸浮微粒濃度比美國平均濃度高九十倍,也比中國歷年最高數據高出七十倍。美國六百五十個空氣品質監測站顯示,平均懸浮微粒的環境濃度,只有每立方公尺10微克。另外,世界衛生組織(WHO)列出全球八十九個受到二氧化硫汙染最嚴重的城市清單,名列首位的是中國貴陽, 其二氧化硫排放量是清單最後一名洛杉磯的四十五倍。

儘管如此,像中國這樣的國家,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位居加速經濟發展之後,向龐大的群眾提供基本電力才是最優先考量。許多美國開發及使用中的汙染控制技術,可以改變中國的空氣品質,如同這些技術改善了美國空氣。中共政府是否願意斥資數十億美元改善空氣品質仍有待觀察,但正如我們所見,中國肯定不會關閉所有燃煤電廠。

二十世紀經濟實惠的電力,比其他技術更加增進人類福祉。然而麥特・瑞德里也提醒我們,世界上仍有二十億人從未見過電力開關。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美國政府目前提出的政策,皆限制或禁止提供融資給發展中國家,實現經濟實惠的化石燃料發電。菁英們的綠色觀點,殘酷拒絕給予世界上的貧窮家庭最基本的照明、加熱與冷藏等人類健康與福祉所依賴的事物。全球最大的環境殺手,就是廚房爐灶的黑 煙、受到汙染毒害的汙水,若欲消除室內汙染、擁有乾淨的水源供應與廢棄物的安全處理,都需要電力運作。

極端氣候不會成為人類天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