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大騙局》:扭曲的「氣候正義」扼殺化石燃料榮景

《能源大騙局》:扭曲的「氣候正義」扼殺化石燃料榮景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毋庸置疑,從低成長的農業經濟轉型到工業化經濟的第一階段,確實會發生環境退化的情形,例如現在的中國。但歷史同時也證明,繁榮與持續的技術創新,最終會扭轉惡劣的環境狀態, 尤其是擁有市場經濟與個人自由的民主國家。

文: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凱瑟林・哈內特・懷特(Kathleen Hartnett White)

二氧化碳促進地球綠化

為什麼要捕集促進植物生長的人造二氧化碳,並永久封存在地底下?二氧化碳的含量增加,有助於提高光合作用生產力、耐旱性,並保持植物和樹木內的含水量。衛星影像顯示大氣中二氧化碳略微增加已使地球「綠化」,尤其是在乾旱地區。地球歷史地質學也表明,早期地質時代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含量更 多,當時植物生長茂盛。基於某些原因,IPCC 的科學家忽略了史前氣候學(又稱歷史地質學)中的大量科學事實。根據農藝學研究,比當前二氧化碳濃度高三到四倍的環境,才是最適合植物生長的環境。天然二氧化碳與人為二氧化碳的作用,並沒有什麼不同。

二氧化碳的眾多好處,沒有減少外界對於二氧化碳吸熱或「溫室效應」特性的質疑。這是基礎物理學問題,二氧化碳含量上升可能增加溫度。地球氣候對於人為二氧化碳有多「敏感」(也就是,受到多大的影響)仍是IPCC科學模型中的重要假設,但這項假設仍未經過實際驗證。美國航太總署(NASA)的氣象球與遙測衛星觀察二十五年來的數據,與IPCC 氣候暖化模型的預測互相衝突。IPCC 模型預測的溫度,比航太總署更精密且客觀設備所觀測到的數據更高,由此顯示地球的氣候環境,對於人為的二氧化碳排放並不敏感,與IPCC 假設的狀態不同。

美國國會曾多次考慮並拒絕授予環保署管制二氧化碳的權力;但二○○九年夏天,眾議院通過了《美國潔淨能源安全法》(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旨在透過十幾個新監管計畫,包含複雜的排放上限與交易制度,以大規模措施減少溫室氣體。後來,雖然該法案在參議院闖關失敗,但同一年稍晚,環保署仍然僭取管制權力,發布「危害性發現」(endangerment finding) 提案,認定二氧化碳是空氣清淨法內定義的汙染物。

自「危害性發現」提案發布的六年間,美國漸漸習慣環保署對二氧化碳的監管權力。之後環保署的強制力大幅擴張,在首度針對大型工業之二氧化碳排放管制的分析中可以清楚看到,環保署建議的規定指出,其管轄的設施數量從一萬兩千個左右增加到六百萬個。根據環保署對空氣清淨法荒唐扭曲的詮釋,舉凡醫院、學校、飯店、公寓大樓、辦公大樓和小型企業,都必須受制於環保署由上而下、不容質疑、蘇聯式的嚴格命令。

源自於二○○七年美國最高法院一項奇怪的判決,讓環保署從環境監管機構變成不受約束的國家能源主宰;在「麻塞諸塞州等追訴環保署」一案中,有十二個州質疑環保署未能控制汙染的溫室氣體,審理該法案的九名法官中,有五位判定二氧化碳「符合」空氣清淨法中對汙染氣體的廣泛定義。然而,此次判決並未如大多數媒體與評論家所主張,強迫環保署監管二氧化碳;儘管主流輿論假定人為全球暖化屬普遍觀點,但法院則認為環保署主張不管制二氧化碳的理由不夠充分。簡言之,法院要求環保署就反對或繼續管制二氧化碳,提出更堅實的事實依據。

空氣清淨法將空氣汙染物定義為「任何空氣汙染媒介或這類媒介的組合,包括任何物理上、化學上、生物上、放射性……物質或物件,經排放或其他方式進入周圍空氣中」。審理「麻塞諸塞州等追訴環保署」案中,一位持反對意見的法官表示單看條文內容,這個定義涵蓋空氣中任何事物,包含飛盤在內。

難以解釋美國最高法院將二氧化碳視為汙染空氣的汙染物,而低估二氧化碳促進生命生長的價值?大部分兩黨知情人士都同意強硬的空氣清淨法並不適合控制這種普遍存在的氣體。單靠國會及抱持類似看法的總統,就可以透過簡單修改法案來解決僵局,澄清人類的生命之氣——二氧化碳並非空氣清淨法之下的汙染物。所以,即便追求「去碳化」的現代文明,也必須出自民選代表,而非環保署官員。

經濟實惠的電力是文明的基本配備

對大多數發展中國家而言,環境品質仍是負擔不起的奢求。根據世界銀行的研究,汙染最嚴重的城市位於發展中國家,而非消耗大量化石燃料的國家。中國即是最明顯的例子。

二○一三年一月十三日,北京的空氣品質檢測數據,高達每立方公尺886微克懸浮微粒;相同的汙染物在美國,每年平均為每立方公尺12微克。中國懸浮微粒濃度比美國平均濃度高九十倍,也比中國歷年最高數據高出七十倍。美國六百五十個空氣品質監測站顯示,平均懸浮微粒的環境濃度,只有每立方公尺10微克。另外,世界衛生組織(WHO)列出全球八十九個受到二氧化硫汙染最嚴重的城市清單,名列首位的是中國貴陽, 其二氧化硫排放量是清單最後一名洛杉磯的四十五倍。

儘管如此,像中國這樣的國家,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位居加速經濟發展之後,向龐大的群眾提供基本電力才是最優先考量。許多美國開發及使用中的汙染控制技術,可以改變中國的空氣品質,如同這些技術改善了美國空氣。中共政府是否願意斥資數十億美元改善空氣品質仍有待觀察,但正如我們所見,中國肯定不會關閉所有燃煤電廠。

二十世紀經濟實惠的電力,比其他技術更加增進人類福祉。然而麥特・瑞德里也提醒我們,世界上仍有二十億人從未見過電力開關。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美國政府目前提出的政策,皆限制或禁止提供融資給發展中國家,實現經濟實惠的化石燃料發電。菁英們的綠色觀點,殘酷拒絕給予世界上的貧窮家庭最基本的照明、加熱與冷藏等人類健康與福祉所依賴的事物。全球最大的環境殺手,就是廚房爐灶的黑 煙、受到汙染毒害的汙水,若欲消除室內汙染、擁有乾淨的水源供應與廢棄物的安全處理,都需要電力運作。

極端氣候不會成為人類天敵

全球暖化恐慌論者與泛政治化的聯邦機構告訴我們,天氣變得越來越極端,前總統歐巴馬二○一三年的國情咨文也表示:「熱浪、乾旱、野火、洪水,比以前更加頻繁,更加激烈」。我們可以選擇相信美國超級颶風珊迪(Superstorm Sandy)、幾十年來最嚴重的乾旱,以及在一些州發生的嚴重森林火災,都只是怪誕的巧合;或者我們可以選擇相信一面倒的科學臆測: 「趕在氣候進一步惡化前趕緊行動」。歐巴馬反覆陳述這些無意義的話,說詞又與那些他希望民眾接受的官方氣象科學論點相互矛盾。IPCC第五次評估報告的結論指出,現在並沒有明確的證據顯示颶風、熱帶風暴、乾旱、洪水或龍捲風,比以往更加極端或頻繁。

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Tech)地球及大氣科學學院前院長朱迪絲・克里(Judith Curry)也告訴國會:「一九三○年代甚至一九五○年代的極端氣候比現在更加惡劣,而一九七○年代整體氣候更加溫和。之所以會感到極端天氣事件越來越頻繁與激烈,是因為遺忘一九七○年代以前的氣候情況」。甚至現在一些發展中國家開始要求美國等先進國家支付「氣候賠償」(climate reparations)和履行「氣候正義」(climate justice),指控先進國家排放的二氧化碳,使發展中國家蒙受極端氣候的損害。

無論天氣是否暖化,隨著人類社會日益進步,越來越不容易受到破壞性天氣的損害。迅速應對自然災害還是要仰賴使用於航空貨運、柴油發電機、直升機、卡車與推土機的化石燃料。許多輕巧但堅固的合成材料由化石燃料製成,能夠在災難中挽救性命。過去人類對於天氣無能為力,如今人類可以減輕極端氣候對人類社會的破壞。戈克朗尼如此寫道:「儘管這類天氣事件與相關人員傷亡的報導多麼詳盡,一九二○年代以來,總死亡率仍大幅下降93%。」

與天氣相關的災難之中,乾旱對生命造成最大損失,現在已不復存在。在不算遙遠的過去,長時間的乾旱或洪水可能摧毀偏遠區域居民的全年收成,或是毀滅發展中國家大部分人口。戈克朗尼表示:「具體而言,自一九二○年代以來因乾旱死亡的人數減少99.98%,多虧化石燃料,因為化石燃料推動食物與農業系統生產更多的食物並提高運輸、分配食物的能力且大規模運作」。生活在良好環境的美國人,幾乎對變幻莫測的氣候免 疫,但前工業化社會還得看老天爺的臉色過日子。

豐足能源仍是致富之路

二○一五年,全球七十二億人口中,仍有三十億人嚴重缺乏能源資源。根據國際能源總署發布的《二○一一年度世界能源展望》(World Energy Outlook),目前約有二十七億人仰賴來自木棒、木材、作物殘體和動物糞便的能源,以滿足家庭取暖或烹飪的基本能量需求。在將近二十億人居住的亞洲農村 中,約有十三億人缺乏電力。在許多發展中國家,室內燃燒木材或木質殘體而來的家庭汙染,嚴重影響健康。缺乏良好通風設備,近距離燃燒生質燃料引發許多危及生命的疾病,包括慢性支氣管炎、肺結核和肺癌。聯合國基金會也發現廚房爐灶產生的黑煙,每年奪走四百萬人的性命。

在《柴火、燃料與三十億人的命運》一書裡,高塔姆・雅達瑪(Gautami Yadama)記錄了那些至今仍每日尋找原料燃燒爐灶的家庭故事:「印度農村無數的婦女與孩童每天要走好幾小時,找尋可以燃燒的木材或農業廢物、木炭和動物糞便……以維持家園和家人的生活。」

嚴重缺乏賴以為生的能源會破壞環境、地方經濟和人類健康。「能源獲取已經成為富人與窮人的分界線,缺乏能源的這一方注定過著極度貧窮的生活」只要獲得現代最簡單的電力系統就能改變這些窮人的生活。

仰賴室內爐灶、屋內沒有基本排煙管的民眾,確實會有碳汙染的問題,但這是一氧化碳並非二氧化碳。英國政府應提醒接受「再生熱能獎勵方案」(Renewable Heat Incentive, RHI)補貼的民眾一氧化碳(潛在氣體殺手)與二氧化碳(生命之氣)的區別。

從「地獄血汗工廠」到「綠色應許之地」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老古玩店》(The Old Curiosity Shop)中,生動描述十九世紀中葉倫敦工業化的惡劣場景:「在城市近郊有一長排的紅磚房……煤灰與工廠的煙塵把枯萎的葉子染黑……那裡掙扎的植物病懨懨地,在窯爐與熔爐噴出的熱氣下垂落,它們似乎比生長在城內的植物更加枯瘦…… 他們漸漸走到一個陰暗的地區,那裡連一根草都看不到,也沒有透露春天將至的新芽,除了停滯的池塘水面漂浮著一層青苔,沒有任何綠色……」

無論這個敘述是否誇張,或者是對極端環境退化的精確描述,上述場景在今日成熟的工業化民主國家,幾乎很少見到。

經濟成長、技術進步和高度能源消耗是工業化的特徵,但許多有力的馬爾薩斯派論述仍堅持,經濟成長、技術創新與碳氫化合物的能源不利於環境品質,且將無可避免引發地球災難。教宗方濟各最近發表的環境通諭,反映出這種悲觀主義的教條說 法,斷言現代工業化嚴重破壞了環境,導致現在地球是「巨型垃圾堆」。事實上,如果將風力與太陽能設施蓋在數百英畝的農村地上,情況才真的會變成他說的那樣。

毋庸置疑,從低成長的農業經濟轉型到工業化經濟的第一階段,確實會發生環境退化的情形,例如現在的中國。但歷史同時也證明,繁榮與持續的技術創新,最終會扭轉惡劣的環境狀態, 尤其是擁有市場經濟與個人自由的民主國家。體制上經濟自由的國家,在明定且節制的法律治理下,也能改善環境品質。

中國與印度就是快速工業化且空汙嚴重的明顯例子,現在他們承諾將減少汙染、也具有採用成熟技術的優勢。時間會證明, 專制政權是否願意為創新、財政與社會福利,承諾進行必要的實質環境改善。

民主社會在法律上有義務保障每個公民的健康和福利,促使整體私營企業具有環境敏感度。大多數西方國家都頒布複雜且強制執行的法律,以保障空氣與水的品質。不過,俄羅斯似乎更專注在軍事擴張勝過為人民提供乾淨的空氣與水。二○一三年,石油與天然氣的銷售佔俄羅斯50%的預算收入,且佔該年度出口總額的68%。

那些工業國有化、剝奪自由與財產基本人權的國家,對涉及人類健康的環境保護並不重視。北韓平壤與南韓首爾之間的環境對比,即說明了一切。在美墨交界地帶,德州艾爾帕索與墨西哥華瑞茲城之間也能看到相同的鮮明對比。繁榮並不是環境品質真正的敵人,繁榮與充足的能源,可以使環境品質不斷改善。

相關書摘 ►《能源大騙局》:化石燃料才是真正的綠色革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能源大騙局:綠能神話引燃的世紀豪賭》,好優文化出版

作者: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凱瑟林・哈內特・懷特(Kathleen Hartnett White)
譯者:陳珮榆

關於能源,我們有許多誤解

  • CO2是潔淨的「生命之氣」,「去碳化」就是自殺。
  • 「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尚有爭議,一九五○年代以前氣候變化更極端。
  • 太陽、水蒸氣的溫室效應大過人為溫室氣體排放,重點不是「碳排放」,而是汙染物控制。
  • 歐美綠能發展多年,無法克服不穩定及效能低落,成本過高已經傷害經濟發展與民生。
  • 頁岩革命使石油不再匱乏,打破「石油峰值」的迷思,油價將因自由競爭而趨於穩定。

人類脫貧、邁向繁榮的歷史事實

能量轉換是人類文明躍升的必要條件,工業革命與化石燃料使人類脫離貧窮、打破馬爾薩斯陷阱,締造今日的生活福祉。

電力是現代生活的基本,要增加不平等、飢餓、疾病、汙染、營養不良、貧窮、剝削等問題的最有效方法,就是讓能源變得更昂貴,大多數綠能根本不「綠」,只是讓窮人愈窮。

環保關鍵不在碳排放,而是有害物質的排放管制,唯有經濟增長才能開發更有效的降低汙染技術。失去電力就失去一切,數位時代需要大量、穩定的電力,風力發電及太陽能辦不到,廢棄化石燃料,將是人類文明的倒退。

面對今天

國際能源市場大改變 石油多到用不完!

  • 頁岩革命使石油不再匱乏,打破「石油峰值」的迷思,油價將因自由競爭而趨於穩定。
  • 歐美綠能發展多年,無法克服不穩定及效能低落,成本過高已經傷害經濟發展與民生。
  • 德國全力推動綠能,電價高漲,企業出走,家庭改燒木材取暖,碳排量反增9%
  • 英國承認綠能不足,補貼燃煤電廠重新發電,還要民眾看天用電
  • 美國推動生質燃料,糧食價格上漲,全球飢民雪上加霜

環保關鍵不在碳排放,而是有害物質的排放管制,唯有經濟增長才能開發更有效的降低汙染技術。

穩定便宜的能源將帶動經濟成長、提高就業機會、國家安全及全球穩定
美國即將在二○二○年成為最大能源出口國,川普「美國優先」的經貿政策、歐洲綠能發展的困境,將如何牽動未來國際局勢﹖

getImage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