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坑國家」粗鄙言論背後的「種族主義、性別主義、欺凌主義」

「屎坑國家」粗鄙言論背後的「種族主義、性別主義、欺凌主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認爲伊拉克的海珊是「流氓政權」,但不會形容伊拉克是「流氓國家」,更不可能侮辱伊拉克人民。因爲侮辱一個國家與其人民,除了製造仇恨之外,絕對不會帶來任何的外交利益。

美國總統川普幾乎每天都有大新聞。近日輪到他的「屎坑國家論」成爲頭條焦點。

在1月11日與兩黨議員商議移民改革、俗稱「追夢人法案」的《童年入境者暫緩遣返令》(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DACA)問題的會議中,根據與會的民主黨議員透露,川普說出了令人瞠目結舌的粗鄙用語:「爲什麽我們要接受那些『屎坑國家』的人來到美國,而不接受像挪威這樣國家的人呢?」當中用以形容的「屎坑國家」的用字「shithole」粗鄙無比,很多國家的媒體都為如何翻譯而頭痛。這裡用「屎坑國家」的翻譯其實還是美化,遠無法體現那種粗鄙的「神韻」。

根據爆出此事的民主黨議員的說法,「屎坑國家」是針對海地與非洲國家,但根據川普的一貫言行,他眼裡的「屎坑國家」顯然還包括其他拉丁美洲,特別是墨西哥與薩爾瓦多。墨西哥移民是DACA改革的首要針對對象,川普要興建美墨長城是既定政策;而對薩爾瓦多,川普剛剛宣佈2019年不再延長給予來自薩爾瓦多的非法移民的臨時簽證

川普不喜歡「低端移民」衆人皆知,這次會議討論的也正是要把墨西哥非法移民遣返的問題。給什麽國家的人移民到美國,也是一種特權而不是人權。川普認爲要多引入「挪威人」這種「好移民」並非不能理解。不給那些國家移民是一回事,侮辱那些國家又是另一回事。

川普辯解,他確實用上了「強硬」(tough)的語言,但並非那個粗俗的字眼。但多位在場的民主黨議員都證實他如此說過。其中伊利諾伊參議員杜賓(Richard J. Durbin)還堅稱川普在會上反覆數次使用該詞,還說了其他「充滿仇恨、下流和種族主義的話」。共和黨參議員葛瑞姆(Lindsey Graham)則證實這個報導「基本準確」。另外兩位在場的共和黨議員則只肯說「記不起」,顯然是默認川普說過這樣的話。川普又辯解自己針對的不是「海地人」,而是「海地」這個「顯然是非常貧窮與深陷麻煩的國家」。

但實在看不出,那樣說一個國家與侮辱該國的人有什麽分別。

「屎坑國家」言論顯而易見過於粗鄙,這絕對不是美國總統在正式場合應該說出的話。但川普的問題遠非「沒禮貌」這麽簡單,更嚴重的是其粗鄙言論背後的「種族主義、性別主義、欺凌主義」(racism, sexism, bigotry)思想

「屎坑國家」論的種族主義非常明顯。對美國黑人來說,他們大部分都是以前從非洲被販賣到美洲的黑奴後代,川普貶斥非洲都是屎坑國家,相當於指責美國黑人都是「屎坑」來的嗎?拉美人同理也是被侮辱的一群。但比黑暗思想本身更嚴重的是,它們被毫無忌憚地、「赤裸裸」地展示出來。

川普偏愛運用粗鄙的語言進行欺凌遠非個例。在2016年大選中,他就曾以粗鄙與帶性暗示的語言形容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被「幹掉了」(schlonged)。他給對手加上各種外號,用「豬」形容女性,模仿殘障人的動作嘲弄他人。

根據統計,在過去兩年,川普超過上千次進行語言欺淩,侮辱過幾百位個人與組織,名單還在不斷增長中。媒體批評他存在「種族主義、性別主義、欺凌主義」絕非虛言。

AP_1801581458931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在美國政治術語中有所謂「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一說,特指共和黨人通過語言暗示,煽動選民的反黑人的情緒。如同對狗吹口哨,不必用語言就讓狗知道主人要表達什麽意思。「狗哨政治」背後雖然也同樣有其黑暗思想,但至少含蓄、留有餘地、不敢明目張膽,但川普就連這層外衣也不顧。

川普此舉一來出於自己的本性,二來其支持者的鼓勵也令他變本加厲。在川普的民粹派支持者中,這種粗鄙欺凌被美化為「真性情」、「不虛僞」、「反政治正確」,被認爲是「反精英主義」的表現。又引用「科學報告」說,說話粗鄙的人比有禮貌的人誠實,因爲想到什麽說什麽(這時他們又相信科學了)。相反,有教養,懂得尊重與不冒犯他人,顧及弱勢群體的感受就被打上「虛僞的精英」的標簽。

川普前競選主席萊萬多夫斯基(Corey R. Lewandowski) 和博西(David Bossie)等人新出版的《讓川普是川普》(Let Trump be Trump)一書認爲,讓川普保持「做回自己」,不要「像個總統樣」,是川普勝利的關鍵,因爲「選民就喜歡這個」。既然川普靠這樣當上總統,那麽當上總統後就更無所忌憚了,更何況還有2020年選舉的問題。

如果說在内政上,川普這樣「胡作非爲」禍害還僅限於美國本土,那麽把這種公然侮辱搬到國際場合問題就更嚴重了。比如在北韓核危機中,川普在推特上給北韓領袖金正恩起了「火箭人」(rocketman)的外號,還不時加上「小」(little)的貶義前綴,讓金正恩怒不可遏,在朝鮮危機上火上澆油,令人擔心是否可能導致誤判而失控。

這次川普貶低其他國家為「屎坑國家」,更引發國際抗議的怒潮。薩爾瓦多總統說川普的話深深傷害了每一個薩爾瓦多人的心;海地與波札那傳召美國大使要求解釋;海地與由55個國家組成非洲國家聯盟要求川普正式道歉;梵蒂岡發出聲明,指責川普的語言「極其冒犯」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發出聲明:除了「種族主義」之外,找不出什麽詞能形容川普的言論。就連被川普「讚美」的國家挪威也毫不領情。

從道理上說,國際社會各成員在「國格」上,無論是大小國家一律平等,理應互相尊重。一些國家雖然處於落後與混亂狀態,但那是各種歷史原因(包括被殖民主義侵略)綜合的結果,肆意侮辱一些國家是「屎坑」,顯然極不公道。

從實踐上說,美國傳統宣傳上注意區分政權、國家與人民。即便認爲某個政權(如伊拉克海珊政權)是「流氓政權」,但不會形容伊拉克是「流氓國家」,更不可能侮辱伊拉克人民。因爲侮辱一個國家與其人民,除了製造仇恨之外,絕對不會帶來任何的外交利益。

雖然國際關係裡,國家間的利益佔據重要的位置,但國與國之間的好感與信任仍扮演重要角色。根據國際關係的構建主義理論,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是通過包括話語在内的各種手段構建出來的,「好的話語」對構建全球秩序有極重要的作用,也是維繫國與國之間好感的重要工具。

2010年美國大批外交電報被「維基解密」(WikiLeaks)洩漏,外交人員私下對其他國家官員的負面評價被公開,令美國外交界無比尷尬。當時國務卿希拉蕊滿世界跑修補關係,才部分平息那些國家的怒火。這還只是低級官員的話,尚且影響這麽大,何況這次是美國總統的話?可見川普把國内一套帶到國際社會,只會令美國的國際形象更加低落,國際處境更加孤單,不可逆地進一步耗盡美國以前積累下來的外交資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