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謀殺案被告堅拒認罪 辯護律師為了救他在庭上指其有罪

【奇案】謀殺案被告堅拒認罪 辯護律師為了救他在庭上指其有罪
photo credit: REUTERS/Joshua Robert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律師為免其當事人被判死刑,違反當事人意願,在審訴時承認控罪。案件可能對律師與客戶的關係有深遠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辯護律師理應致力捍衛當事人利益,然而,當律師同當事人在最基本的事情上——例如當事人到底有罪還是無罪,都沒有共識,會發生什麼事?

Larry English是Robert McCoy的代表律師,案件涉及三條人命。當English認為McCoy根本沒有勝算,他決定向陪審團宣告McCoy的確有殺人,他是在神智不清、發了瘋的情況下殺人。English抱著一絲希望——認罪可免McCoy被判死刑。但是,他失敗了。McCoy被判死刑。

事情並非就此完結。美國最高法院於星期三(17日)會審理這宗奇案,要決定的是律師違反客人意願認罪,是不是違憲。判決結果將直接影響McCoy能否得到重新審判。

「當你在庭上為一個人的性命奮力辯護,你得用上所有技巧和技倆,目的就是要挽救這條人命。被判死刑的都不是尋常案件。」English說。

案件發生於2008年,McCoy前妻的母親Christine Colston-Young、繼父Willie Young和Christine的孫兒Greg Colston三人被槍殺。

案件於路易斯安那州開審前一個月,English告訴McCoy,根本不可能勝訴,所有證據都對McCoy不利,包括案中的手槍是在McCoy的坐駕內找到。

English力勸McCoy認罪,希望換取終身監禁。但McCoy堅稱自己無辜:案發時他根本不在現場,所有不利證據都是警方設局陷害,原因是他知道警隊參與一個販毒網絡。

English則表示McCoy很明顯有精神病,妄想出有一大串陰謀要陷害自己。到開庭前兩個星期,English再對McCoy表明,會在庭上指McCoy有殺人,因為認罪才有機會免於死刑。McCoy大發雷霆,並著父母寫信給法官要求撤換律師,但被法院拒絕。結果,English的計劃失敗。2011年,陪審團裁定Robert McCoy三項一級謀殺罪成立,翌年判決死刑。

這宗是English處理的最後一宗刑事案官司。62歲的他已不再做律師,由路易斯安那州搬到哈林區後,當上一家負責社區建設的公司主席,專門協助一些小企業爭取合約。

在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English承認,敗訴令他一度陷入抑鬱,但仍然深信自己當日是為McCoy謀求最大利益。在他看來,McCoy的案件象徵了對不公義司法制度的對抗,他認為美國的刑事司法系統早已被種族主義和階級主義深深破壞。

「在美國當刑事律師有點像為黑人做分流工作。當他們找上門時,往往是貧困、沒有父親。才19歲就被判入獄20年的例子多的是。你得出盡辦法去幫他們,去對抗這個系統。」

被問到可有後悔接McCoy的案子,English沉思一陣後說:「我當律師以來,做過最重要、最偉大的事情,就是接了McCoy的案子。」

耶魯大學法律教授Lawrence J. Fox表示,在一些可能被判死刑的案件,由律師來承認其客戶有罪並不罕見,但一般會得到客戶的同意。違反當事人意願去認罪,則有違律師的角色。除非客人要求律師做違法的事,又或者客人已被確認缺乏自理能力,否則在是否認罪問題上,理應聽從客人的指示。

McCoy在判決後提上訴,2016年路易斯安那州法院判他敗訴,McCoy再上訴至最高法院。他的代表律師Richard Bourke表示,English當年的做法明顯是違憲的:「最終是否認罪,應該是屬於當事人個人的決定。」他又指,這宗案件對於律師與客戶的關係有著深遠影響,有可能大幅擴大律師扮演的角色。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