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王炳忠等人不是共諜,大概是這波中國「統戰」第一批受害者

若王炳忠等人不是共諜,大概是這波中國「統戰」第一批受害者
Photo Credit:王炳忠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炳忠被等人捲入「周泓旭案」的是非漩渦只不過是個開端。在中國操作「民族主義」「大國崛起」的糖衣毒藥下,又有多少人能夠拒絕這種危險的誘惑?這恐怕是未來每個中國的「同情者」都必須面對的難題。

在2018年跨年前後台灣最紅的新聞,大概就是中國學生涉及間諜行為的「周泓旭案」又有了最新發展。北檢根據周泓旭電腦中的資料,在起訴周泓旭的新聞稿中,提到新黨青年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也涉入周泓旭在台灣發展共諜組織的陰謀:

自103年12月起,接受國台辦之指示擔任聯繫窗口,利用並參與王○忠、林○正、侯○廷運作「燎原新聞網」、「新中華兒女學會」及執行「星火T計畫」之機會, 協助提供所需資金,並定期彙報上開團體之工作企劃、預算案及工作成果報告,周○旭即以此方式物色我國軍方人員,為大陸地區行政、軍事、黨務或其他公務機構在台發展組織。

在新聞稿中,甚至列出了「共諜價目表」:

  • 確認立項:經小組兩人或以上查證,確認客戶真實程度,立項建檔,研究進一步接觸方式方法(獎金3,000NT)
  • 粉絲好友:爭取在線上建立聯繫,成為臉書好友,進一步使其成為組員臉書的訂閱粉絲,並且經常性的按讚(70%以上),以期收到逐步導正思想理念的目的(獎金3,000NT)
  • 互動交流:在線上建立長期熱絡的互動關係,有定期交談(兩週至少一次,為期兩個月以上,經小組確認後核發獎金),了解客戶基本信息,對時局議題交換看法或對生活問題相互交流(獎金5,000NT)
  • 相識見面:在合適的時機線下見面,深入瞭解客戶信息,與其建立感情聯繫,爭取可以和目標對象合影(獎金10,000NT,餐飲費用可報銷)
  • 私約談心:爭取與客戶單獨見面聊天,探討時局意見,傾聽生活、心理等情況,每次需提交簡要會談報告,及時了解進展與方向,接受小組與上級機關直接指導,為最終見面做好準備(條件成熟後獎金50,000NT ,期間各項費用可報銷)

原本是嚴肅的國安議題,但在這份荒謬色彩的「價目表」曝光後,立刻引發媒體的大篇幅報導。

不過王炳忠也反駁檢方所提出的新聞稿,「他澄清自己在中國出書有稿費,因稿費指定要中國的銀行帳戶很麻煩,所以都拿人民幣現金,這話被周泓旭聽到,檢調說周泓旭是這樣寫在電腦裡的,但不知道為何被曲解成這樣。」

10429355_1545280852362466_62822852627841
Photo Credit:王炳忠

由於目前案件還在審理中,在沒有能證明金流的其他新證據出現前,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等人在本案中也仍是「證人」身份。因此就算檢方又發布消息在王炳忠的私人手札中有「黨政局今年500萬,下修350萬」的敏感文字。但在有進一步的證據之前,目前無法證明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等人是否為「周泓旭案」的同謀。

既然王炳忠等人是否涉案其實並不確定,或許也有人好奇這件案子究竟有什麼好評論的?其實這件事的關鍵,並不在王炳忠等人是否為共諜,而在於背後中共的態度。

隨著蔡英文政府的上台,中共對台統戰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已經不是新聞。但除了這點之外,台灣與中國關係所處的內外環境也遭遇了重大的變化。過去我們曾經提過,中共最害怕的的情況便是「兩岸關係」從台灣海峽的兩岸,發展成太平洋的兩岸。但從目前事態的發展來看,兩岸關係的發展方向正朝著中共最害怕的走向變化。

美國在川普(Donald Trump)上台後,表面上不再提歐巴馬的「亞洲再平衡」政策,更決定要退出歐巴馬(Barack Obama)致力推動的TPP,曾讓中國開心了一陣子。然而川普在去年的亞洲行,反而提出了規模更宏大的「印太戰略」來對抗中國勢力的擴張。相對的,中國在十九大確立習近平的領導權威後,也開始積極的對外展現強勢姿態。中國軍機頻繁在西太平洋巡航,不只繞行台灣,最北更遠達日本海。

在這個局勢下,兩岸關係不再是台灣與中國單純的雙邊關係,而是整個太平洋美中博弈的一環。美國為了爭取台灣更堅定的支持,在去年積極推動《國防授權法》與《台灣旅行法》。前者進一步確保美國對台軍售,甚至開放美國軍艦停泊台灣;後者則開放美國各層級官員訪問台灣,甚至包括敏感的國防、外交要員。

相對的,中國也開始了嘗試各種對台灣施加壓力的方法。例如指控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涉嫌顛覆中國政府、中國軍機頻繁繞台飛行。除了這些強硬的施壓手段之外,中國也嘗試了其他軟性的手段。像是今年初央視的《信中國》以「覺得台灣人也會喜歡」為名義,在西門町買下廣告宣傳央視的節目

m503
Photo credit: 交通部民航局

此外,中共最近也片面宣稱要將M503航線增加為南北雙向,並啟用W121、122、123航路給中國國內航班使用。過去這條航線由於過份逼近海峽中線,因此在過去兩岸協議後只開放由北向南單線飛行。而中國這次片面開通航線,很明顯是一方面想增加我方空防識別的壓力,二方面也是藉由這種強硬手段試圖矮化我方政府。

前面談到捲入王炳忠等新黨青年的「周泓旭共諜案」,源自於去年3月19日周泓旭遭調查局逮補。就時間來上來說可以看作是台灣在國際對立氣氛升高前,就破獲的中共在台佈局。從前面談到的西太平洋政治局勢發展,就可以知道周泓旭共諜案絕不會是單一的孤立事件,而是中國一連串滲透跟試探行動的先聲。

無獨有偶,從澳洲政府近來公布了新的《反間諜和反外國干預法案》,同時澳洲總理也直接點名譴責中國政府滲透澳洲政治。同時間紐西蘭也開始重視中國利用華人社群在紐西蘭進行間諜活動的情況。這些消息都顯示了中國的間諜滲透,不再只是單純追求「統一」台灣的政治目的,而是擴張為試圖稱霸西太平洋國家戰略的一環。

在這樣的戰略格局之下,王炳忠等人在這次捲入「周泓旭案」,象徵著未來像新黨青年這類的「中國同情者」將陷入非常尷尬的困境。

基於無罪推定,我們目前並不能宣稱王炳忠等人是共諜。但從王炳忠等人歷來的公開活動跟宣稱,我們可以確定王炳忠等人同情中國政權,並且在意識形態上也應和中國政府的政治立場,甚至相當程度的支持中國政府的政策目標。在中共過去的政治權謀中,所謂的「統戰」,就是在最大限度「利用」這類人來達成共產黨的政治目的。

所謂的統戰,全名叫「統一戰線」,在最早這項戰略是以工農兵為主體的布爾什維克政黨擊敗資產階級的策略。這項策略在理論上就是運用資產階級跟中產階級的矛盾,假意跟中產階級組織聯合陣線先打倒資產階級。在成功後再對中產階級倒打一耙,完成無產階級專政的手段。這項戰略雖然在理論上是以經濟階級作為區分,但在歷史上實際操作時,會有各種不同的變體。

像是在俄國的革命中,俄國共產黨先是跟資產階級合作發動「二月革命」推翻羅曼諾夫王朝貴族的統治,接著在稍後的「十月革命」中再倒打跟他合作的資產階級一耙,建立蘇聯的專制政治。而在中國共產黨的實踐中,在是藉由「抗日戰爭」等民族主義宣傳為名義,假意跟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政權合作,但在中日戰爭勝利後,就立刻倒打一耙,在國共內戰中擊潰國民黨南京政權。

我們可以發現無論怎麼變體,統戰的步驟都大致包括了「假意合作」跟「倒打一耙」兩個部分。這也造成了無論是蘇共還是他的繼承者中共,在傳統精神上都不會真正把與他合作的「同情者」當做自己人,反而多是當成用完即丟的工具。

Suppress_counterrevolutionaries(1951)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a> @ public domain

像是中共「建政」後發起的「鎮反運動」,主要的政治用意就是處理掉這些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政治工具。就連中國內部立場親共的媒體或學者,都無法否認中共在鎮反運動時期,大量殺害了過去在統一戰線中起到重大政治作用的中共同情者。甚至還包括很多實際具有共黨身份的共諜、地下黨員也同樣在鎮反運動時期遭到殺害。毛澤東甚至為了政治效果,直接以殺人的「人數指標」作為執行的標準,而非以當地人口真實的政治立場決定殺人的數量。

事實上,過去許多共產黨的「同情者」都是懷有高貴政治情操的人士。像是沙特(Jean-Paul Sartre)與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等歐洲左派,都曾經在冷戰時期扮演過這樣的角色。但無論這些人同情共產黨的出發點有多麼高貴,在蘇聯眼中這些人都只是列寧(Vladimir Lenin)口中所謂的「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同樣的,王炳忠這些人的政治立場對台灣是否有益先姑且不論,但從他們過去的活動,都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對中國有著真心誠意的熱愛。但這樣的熱情放在「統戰」的邏輯中,可以看出這種人只會是被中共用後即丟,甚至優先鎮壓的可悲棋子。

因此在某種意義上,王炳忠等人出現在周泓旭的電腦中的原因,如果真的是自願成為中國有立案的共諜,反而代表了中國至少一改過去統戰的冷血邏輯,將這類同情者正式吸收(但鎮反運動中還是殺了不少這類人)。但如果王炳忠等人出現在周泓旭的電腦中的原因,是一如王炳忠所說的「被周泓旭聽到」然後就這樣被寫在周泓旭的電腦裡。那就代表了兩種可能性:

  1. 周泓旭或中共相關部門為了騙取經費預算,把王炳忠等人列入人頭浮報獎勵。
  2. 周泓旭或中共相關部門為了製造台灣內部的動盪紛爭,在不顧王炳忠等人意願的前提下硬拖他們下水。

無論是上述哪一種可能性,都反應了王炳忠等人可能在中國政府眼中仍是「統戰」思維下用過就丟的棄子,一種因應政治需要而製造的「烈士」。由於冷戰的時代距離我們比較遙遠,可能很多人都會誤以為統戰只是一種「宣傳統一的作戰」,忽視他的危險性而被利用。「統戰」的本質其實就是假意跟你合作,利用完再對你倒打一耙的「過河拆橋」策略。

隨著未來全球局勢的緊張,中國政府一定會利用更多的方式嘗試趁透台灣社會。甚至從澳洲、紐西蘭的經驗來看,全球的華人社群都會成為中共優先滲透吸收的對象。台灣在經歷了政黨輪替跟轉型正義之後所留下的失意政客跟懷念威權的族群,將會成為中共優先拉攏的統戰對象。但從中共過往惡劣的紀錄,都顯示了跟中國政府合作,遠比老實接受民主社會的發展要危險的多。

王炳忠被等人捲入「周泓旭案」的是非漩渦只不過是個開端。在中國操作「民族主義」「大國崛起」的糖衣毒藥下,又有多少人能夠拒絕這種危險的誘惑?這個困境恐怕是未來每個中國的「同情者」都必須面對的難題。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