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民族熔爐的中心:16張照片帶你看重慶大廈

亞洲民族熔爐的中心:16張照片帶你看重慶大廈
Photo Credit: Wak-kun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對於香港的認知,除了金融、購物、美食以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印象或想像?香港重慶大廈,揭示了香港鮮為人知的另一面,它是全球化時代的縮影,更是實現族群間和平共處的最佳典範。

圖文編輯:Nico

香港作為指標性的全球金融中心之一,我們不難在香港的街道上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高端人士,包括企業家、專業經理人、企業主管等,如此構成華美繽紛的城市樣貌,這或許也是一般人對於香港的既定印象。不過,我們對於香港的認識還有哪些其他的可能?透過視角的轉換,我們或許能夠窺視到更加真實的香港,「重慶大廈」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重慶大廈,這座由5棟17層連體式樓宇所組成的住商混合型大樓,在2007年被美國《時代》雜誌評選為「亞洲最能體現全球一體化的例子」。究竟它有什麼特別之處?透過對它的認識,我們是否會發現那個鮮少被注意的香港的另一面?

14

重慶大廈可以被視為全球化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之一。Photo Credit: FunkBrothers @Flickr CC BY SA 2.0

重慶大廈於1961年11月11日建成,位在香港最精華的中心地段,九龍尖沙咀彌敦道36至44號。這座原為居住用途的大廈,目前已轉變成由平價酒店、商店、餐館、外匯兌換處等其他服務組成的住商混合型大樓。並且,這裡也是香港少數族裔的聚集地,匯聚來自世界各國的商人、勞工、難民、旅客等。

重慶大廈環境混雜,香港本地媒體的各種報導更使此處給人犯罪集中和黑社會盤踞的印象。1994年,電影導演王家衛看中了此處混亂、複雜、神秘、多元的氛圍,以此為主要拍攝地拍攝了《重慶森林》。

和毗鄰的每晚動輒上千港元住宿費用的高級酒店相比,重慶大廈內平價酒店的價位低廉得超乎想像,較為奢華的標準套房也不過約200元港幣,若是單純用以落腳的床鋪,一晚則只要50元港幣,並且有空調、公共淋浴間和廚房等設施。

15

重慶大廈內一間較高檔的旅館房間一景。Photo Credit: Connie Ma @Flickr CC BY SA 2.0

34

對於預算有限的旅客來說,較為簡陋的「實際房」是一個不錯的選擇。Photo Credit: Mace Ojala @Flickr CC BY SA 2.0

由於在重慶大廈生活的成本低廉,且地處交通極為便捷的中心地段,適合作為商品的集散地,這裡吸引到各式各樣背景的人們聚集,包括商人、臨時工、政治難民、遊客,甚至性交易者。據統計,大廈內有約160家小型賓館、500多個租用的住宅單位,4000多名來自約130個不同國家的居民,並且平均每天有約1萬人行經此地。

族裔組成方面,特別是經商者、臨時工或難民,主要是來自於中東、非洲、南亞、東南亞等地區的人。至於具體的國籍,則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佐治亞、索馬利亞、阿富汗、尼泊爾、奈及利亞、肯亞坦尚尼亞、烏干達等。至於遊客,則以中國大陸或歐美的人士居多。

46

重慶大廈內部大廳一景。商業貿易的興盛和遍佈的平價旅館,讓重慶大廈成為多國人士聚集的交點;而過去以中國大陸人士為居住主體的重慶大廈,如今也已換上多元族裔的外衣,成為香港一處富有特色的所在。Photo Credit: Alexander Synaptic @Flickr CC BY SA 2.0

重慶之所以被視為全球化的最佳代表,是因為這裡的商品貿易與世界緊密結合,實現所謂的「低檔全球化(Low-end Globalization)」。換句話說,這裡的商業模式並不需要龐大的資金與人力,即可以在各國之間進行營商獲利。大廈的一、二層由各式店鋪構成,一共分成380個攤位,主要出售珠三角地區製造的中國廉價商品;三樓以上則以風味餐廳和廉價旅館的開設為主。

On the second level of Chungking Mansions

從大廈二層向下俯瞰一景,各式商店林立。Photo Credit: Alexander Synaptic @Flickr CC BY SA 2.0

45

由雜貨店構成的廊道,顯得十分侷促擁擠。Photo Credit: Alexander Synaptic @Flickr CC BY SA 2.0

據估計,目前南亞和非洲的手機,有20%來自於重慶大廈的商人之手。在大廈中時常可見巴基斯坦籍的手機交易商,從美國大量收購二手手機以後,再將它們轉賣給一間擁有許多非洲顧客的商店。

香港本地的婦女則在大樓外的街道上叫賣電話卡,這也成為重慶大廈中最為常見、規模最大的商業交易型態。此外,重慶大廈內也有商人從摩加迪沙海岸進口鮑魚,再轉賣到香港、韓國等地的餐廳。這是因為,在摩加迪沙,沒有人食用鮑魚,但在香港、韓國等地,鮑魚則被視為一道佳餚。

6

櫃台張貼的海報刊載著販售電話卡的訊息,構成重慶大廈一個重要的圖景。這裡還有大量的電腦、手機等電子用品的交易,此外,這些商品是原廠貨,而非仿冒品。Photo Credit: shankar s. @Flickr CC BY 2.0

27

同時,重慶大廈內也可以品嘗到各式印度風味小吃;大廈內林立的印度雜貨店內,則能看到琳瑯滿目的印度零食。Photo Credit: Connie Ma @Flickr CC BY SA 2.0

44

重慶大廈就像是個「生態系統」,這裡應有盡有,包括圖中所示的網路咖啡廳和旅行社;此外還有開設許多外匯兌換處。Photo Credit: Alexander Synaptic @Flickr CC BY SA 2.0

或者,重慶大廈也可以被視為是一個「生態系統」,因為這裡無所不包。有些人在志願性團體工作,有些人從事書籍買賣,此外,這裡還有電訊公司、旅遊公司、地產公司、網路咖啡店、各地風味餐廳、外匯兌換處、洗衣店、成衣店、雜貨店等。一位CNN記者Peter Shadbolt甚至將這裡稱為「非官方非洲駐香港辦事處」,可見其外匯兌換的規模之龐大。

不過,也因為這裡的族裔和背景組成複雜,再加上過去給外界的形象是貧窮、非法、難民、骯髒,甚至發生過火災和凶殺案,致使不少香港本地人對這裡避而遠之。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重慶大廈分屬920個左右的大、小業主所有,這些業主多為香港人,而業權的分散,則是重慶大廈一直未能夠重建的重要原因。

Peering into the heart of Chungking Mansions

從高處俯瞰大廈的內側。Photo Credit: Alexander Synaptic @Flickr CC BY SA 2.0

33

基於安全考量,大廈於2004年安裝監視器,圖片所示的監視畫面為大樓內部的電梯。雖然重慶大廈的住宿費用低廉,但安全設施是否健全、隱患是否存在,是個應該受到關注的問題。Photo Credit: Mace Ojala @Flickr CC BY SA 2.0

雖然大廈未能重建,但因為火災、電源供應、治安等問題,重慶大廈的業主立案法團於1999年決定對大廈進行一系列的修復、整治。2004年,大樓內部完成修繕,保安系統有所提升;2011年,外牆翻新工程正式完成,包括外牆冷氣機的拆除、外牆的鞏固、電梯大堂的裝修、電力設施的更換,以及走廊、外牆的照明系統和燈飾的安裝等。

經過整頓的重慶大廈,加上媒體的正面報導和相關研究著作的發表,其形象較過去有所提升,此外,相較於年長者,香港本地的年輕人更易於接納此地。

外牆重新粉刷前的大廈外牆,可以看到旅館或招待所的標示。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外牆重新粉刷前的大廈外牆,可以看到旅館或招待所的標示。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Chungking mansions

外牆翻新工程開始前的重慶大廈外觀。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SAMSUNG DIGITAL CAMERA

2011年,隨著外牆翻新工程的完成,重慶大廈的外觀煥然一新,其形象也有所提升。Photo Credit: shankar s. @Flickr CC BY 2.0

也許我們會好奇,這麼多不同族群的人相處在一起,會不會有摩擦和衝突?不可否認的,族群之間確實有緊張關係,但也能和平共處。原因在於,這些緊張關係並非來自於族裔的不同,而是商業上的競爭。來到這裡討生活的人,同樣都懷著「中產夢」,他們相信自己終究能憑藉著努力而致富。

40

雖然,這裡的移工彼此屬於不同的族群,但他們的夢想是一致的,有著共同的默契。憑著共同的默契,這裡的人們和諧相處、治安穩定,因此若非必要,警察也不會介入。Photo Credit: Connie Ma @Flickr CC BY SA 2.0

因為相知,所以相惜。當發生衝突時,他們自有一套調解的藝術,盡可能地自行化解彼此的矛盾。正是因為這樣,除非有暴力或偷竊事件,對於其他的非法情形,警察也多半採取不介入的作為。當然,另外一個原因是介入的成本太高,若真要執行稽查或取締,非法勞工的蹤跡難以掌握、語言不通而需要翻譯等,都是導致警力浪費的原因。

事實上,非法勞工的存在亦有其道理,他們所從事的工作往往沒有香港人願意做,並且也接受支取很低的薪資,形成互補的供需關係。就這個角度而言,並沒有任何一方是「受害者」。

43

在這裡,不同的文化持續碰撞,並激起耀眼的花火。而重慶大廈的存在,無疑成為了全球化時代下最具典範意義的縮影。Photo Credit: Alexander Synaptic @Flickr CC BY SA 2.0

重慶大廈,這個充滿神秘魅力的地方,吸引世界各地、懷有中產夢的人們聚攏在一起,即使有些人成功,但更多的人失敗了,不過,或許我們也能夠說:他們都是成功的。如同《重慶大廈》一書的作者Gordon Mathews所言:「任何人能夠來到香港,已經算是成功了。」因為在這些人當中,有的躲過了政治迫害、有的支付了昂貴的機票來到香港、有的則能賺得了錢再轉回家鄉。他們都足具勇氣,選擇落腳於人生地不熟的香港,即使是一個月三千港元的薪資,或許也能讓他們成為家族裡最富有的人。

還有一點是成功的。如同重慶大廈的官方網站所標示:「重慶大廈充分反映了本廈的多種文化活動,民族平等及和平共處。」作為大廈的一份子,所有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都為這個地方增添多元文化的色彩。他們成功展示著現代民族間平等共處的可能性,也讓香港成為名符其實的「亞洲民族熔爐的中心」。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