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談判桌就等著上供桌:經典影集《六人行》給我們的談判啟示

不上談判桌就等著上供桌:經典影集《六人行》給我們的談判啟示
圖片來源:《六人行》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第一季時,這六位主角的片酬是一集22,500美元的標準價;到了落幕的第十季,他們每一位都可以拿到一集100萬美元的片酬,以當季共有22集來說,等於他們每個人在當季都拿到了2,200萬美元的天價。當時《六人行》的六位明星,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希望自己的薪資收入十年後就能超過現在的四十倍嗎?假如希望,你不能錯過這個案例。

90年代大受歡迎的影集《六人行》(Friends)最近又在Netflix重播了。總共播了十季的《六人行》,我甚至不想在「最受歡迎的影集」後面加上「之一」,因為我真的覺得那就是當代最受歡迎的影集,羅斯、瑞秋、錢德勒、蒙妮卡、喬伊、菲碧的一言一行,深入我們許多人的生活中。

在第一季時,這六位主角的片酬是一集22,500美元的標準價;到了落幕的第十季,他們每一位都可以拿到一集100萬美元的片酬,以當季共有22集來說,等於他們每個人在當季都拿到了2,200萬美元的天價,而這還不包括節目重播時、他們可以拿到的權利金。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只是因為節目紅到無法擋,價碼就一定能像這樣水漲船高嗎?其實,過程間牽扯到很重要的談判設定。

之前為各位介紹過《雙贏談判》這本書。這本書分為三大部分,我原本希望分三篇來介紹這本書的三大核心架構:框架、程序、和同理心,沒想到前一篇提到程序時,光是詹姆斯麥迪遜讓人津津樂道的美國制憲傳奇過程,就已經寫到欲罷不能了。關於這一部分的其他許多精彩案例,只好留到今天才介紹。

由此也可得知,許多人在談判時往往過於重視實質而對程序毫不重視,難怪總是因為談判留下許多糟糕而不愉快的經驗。

《六人行》的例子,不但可以用來說明程序的重要,更能讓一般人了解為何需要學習如何談判。你假如認為,那是因為他們是好萊塢明星、才能談出這樣的結果,你可能太妄自菲薄了。就拿我自己來說,在我生涯的前面一段時間,我連續好幾年的年收入都是起碼加倍的,而且我當然不是每年都在跳槽而才能拿到這樣的薪水。好好理財投資當然很重要,但有多少人能夠連續十年、每年的投資報酬率都超過100%呢?而且,千萬不要以為我在自吹自擂,因為我算是在薪資和職級上比較不積極、也比較不計較的人了;相較於我認識的一些人來說,他們可以在過往20年中,平均每兩年就跳一次槽,而每次跳槽的實質收入大概都在2~5倍之譜。也就是說,不管是以複合年成長的角度來看,又或者是比最後的總值,我都只有瞠乎其後的份。因此,只要你熟稔談判之道,我可以向你保證,這絕對不是只有好萊塢大明星才拿得到的漲幅。

當時《六人行》的六位明星,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原來,當節目到第三季而要談續約時,飾演羅斯的大衛史威默,「理應」是當時六個主角中拿到最高片酬的一位,但他主動跳出來跟他的五位夥伴說,他認為製作公司和電視台在談判上佔有絕對的優勢,萬一哪個演員在價碼上談不攏的話,搞不好就會被電視台在劇中賜死或換角,而這在電視史上當然已經是屢見不鮮的了;假如這六位主角想要取得均勢的話,他們應該要能同進退的一起和電視台與製作公司談判,並且要求每個主角都應該拿到同樣的薪水,而不是以他們各自當時的身價、或者他們各自對那個影集的價值,來決定每個人該拿多還是拿少。

這是一個非常聰明的策略,重點還不在於同進退,而是羅斯聰明而客觀的省視情勢,清楚只有大家團結,才能創造足以和談判對手均衡的情勢,並且為己方創造出更多籌碼;要怎麼樣才能讓六位主角中的每一個人都願意接受,而不是認為自己只是為人作嫁?那就是「讓每個人拿到一樣多」的雨露均霑概念,唯有如此,才不會有人產生二心,也才更不容易被對手各個擊破。

就拿我們的【一談就贏】課程來說好了,為什麼我們會在課程中用許多活動來處理「人」的問題?因為談判的主體本來就是「人」重於事,而且你談判的對象也恆久都是「人」。讓我站在羅斯的對手那一邊來說好了,其實我們在實務談判中,我們經常在各個不同場合去製造對手陣營中不同對象各自間的矛盾;多數時候,你會很容易發現,明明我們自己的立論根本站不住腳,但對方卻一下子就潰不成軍了。為什麼會如此?因為我們遠比對方了解如何處理「人」的問題,不但刻意製造矛盾、接下來再針對他們的不同成員各個擊破,然後我方就因此達到目的了。

這也是為什麼,當我看到很多人以為談判就是要論個是非,往往覺得自己很有道理、但卻因為我告訴他談判根本不該這樣談而怒不可遏,我會覺得相當喟嘆,因為這些人總把談判當成辯論,但其實無論從本質或形式上談判都和辯論沒什麼關係。萬一你可以靠著把人辯倒就達到你的目的,我也只會幫你鼓鼓掌;但為什麼很多人到道理十足且辯才無礙,但卻吃了一肚子鱉呢?因為你從頭到尾都著重在「事」,而不是在「人」。

就《六人行》來說,羅斯願意自動跳出來扮演這個角色,也是其中一個成功的關鍵。因為當時的他本來是六位主角中拿到最高片酬的,但他卻願意為了說服另外五位,以及為了加強和對手談判的力道,主動願意降薪,他要拿得跟其他人一樣多,才能讓大家都願意接受六位主角都應該拿的一樣多這件事。何謂談判程序的巧妙?羅斯等人先搞定了這件重要的關鍵,然後讓對手也願意接受之後,接下來每季都無法把這群命運一體的人換掉了,於是主導權一步步地朝主角而非電視台或製作公司傾斜。到了影集愈來愈紅,電視台也只能讓他們予取予求,也才達成最後一季每個人都拿到一集100萬美元的天價。

movie_004591_113817
圖片來源:《六人行》劇照

《雙贏談判》這本書之所以寫得好,就是萬一這本書只寫到這裡為止,那就和一則影視雜誌的報導也沒什麼差別。但它畢竟是一本談判書,作者深怕許多人看到這裡,以為只要找到一群人來壯大聲勢即可;萬一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此處也是這麼認為,那你可得趕快修正一下自己的想法,因為假如大聲喊著同進退的人夠多就會有用,為什麼勞團號召那麼多人上街抗議也不見得有用?又為什麼許多關廠或被資遣的勞工齊聲抗爭怒吼,也未必能喚得回無良的老闆而保障自己的權益?

在進行類似的操作時,幾個關鍵必須要注意:

一、把握釋出善意的時機

你到了有需要和對方結盟時才釋出善意,難免被人認為鐵定是另有所圖、非奸即詐,因此,不管是個人或企業,刻意經營並經常性的釋出善意(good will),是一個必要的功課。以《六人行》來說,羅斯本人的確在平常也給其他五位主角和其他合作夥伴們許多好感,才會讓大家都在他提議時相信他的真誠,也才能有下一步的進展。

二、盲目讓步反而容易被人看扁

羅斯主動願意降薪,當然看起來是高風亮節,但本書也提到,萬一你在談判時主動提出大幅讓步,但缺沒有給對方一個夠好的讓步理由,對方就算不認為你這是空城計而必定有詐,也會趁機把你踐踏過去,因為他會把這當作是一個你不小心犯錯的進攻機會,而你也很可能真的在處理方式上犯了大錯,因為你顯然沒有掌握住夠好的時機,也沒有掌握好你的談判對象。

本書在接下來的段落寫得稍嫌簡單而混亂了些,且讓我為各位補充,那麼到底應該怎麼做才會產生你期待的正確效果呢?幾個原則給各位參考:

  1. 給對方一個自己願意讓步的理由
  2. 條件式的提出自己可以接受讓步的做法,也就是例如「萬一你在下個月可以……」的話,,我就願意「從明天起進行……」
  3. 換成對方是願意讓步的一方時,你有台階時就要懂得漂亮的下,否則只是逼對方以及你日後的談判對手非打垮你之後再來談
三、為自己建立信守承諾的形象

這一點說來簡單,做起來不容易,因為很多人都太聰明,或者自以為自己太聰明。

簡單說,就是刻意做一些笨事,甚至把一些明顯的利益或好處往外推,對手才真的相信你會為了守信而犧牲自己的利益。

我之前在一家跨國公司負責亞洲區的業務時,我曾經明知道一家廠商不願意和我們合作,但我依然專程飛去東莞和他會面,並且在他們公司枯等了對方的老闆5個小時才講上話。在當時,我服務的公司規模是百倍於對方公司的大,但我願意這麼君子一言的非見到一面不可,不但證明了我的認真,而且也有助於我在一個陌生產業中快速建立我的名聲。簡單說,我可以用更簡單的方法來打垮你,但我選擇用費時也費事的方式先打一聲招呼,這會更讓我之後的對手都知道我的與眾不同。

就連來當一個講師後也不例外。就在最近,我們有個只限【一談就贏】成員報名的活動。我大可以比照其他活動,請想參加的人直接上網把表格填完,反正誰填的快、誰就能獲得參加資格,誰也不能說我不公平。

但我怎麼做呢?因為我之前答應一位自稱手很慢而每次都搶不贏的朋友,我這回會簡單的在臉書社團中用留言+1的方式來決定先後順序,他也覺得這樣他再搶不贏別人、也只有認了。於是我就多加了一道對我沒什麼好處且更費人工的手續,只為了我曾經答應過200個人中的其中一位。

為什麼我常做一些明顯很笨的事?為什麼我明明有人可以代勞、或者我根本不需要做,我卻常常親自花很多時間寫下一堆說明或回答別人的問題?我可以騙你說,因為我的本性很善良,但其實並非如此。我的所有動作,都來自於談判的良好訓練;而以這個動作來說,我必須常常做些很笨的動作,為的就是要讓多數人相信,我是個願意為了信守承諾或展現善意而刻意放棄本身利益的談判者,這樣才會有人繼續願意跟我談下去。

在本書的這個單元中,有三個標題名稱讓我想要把它刻成碑文般的肅然起敬,因為其中的微言大義,真的讓人想要鼓掌叫好;對很多想要學好談判的人來說,其實其他多的也不用學了,就把這三句每天反覆唸個十遍,萬一有天能夠自行參透,大概就已經到神功已成的境界了。

  1. 切勿離開談判桌
  2. 不上談判桌,就等著上供桌(If you’re not at the table, you‘re on the menu)
  3. 沒位子也能發揮影響力

這篇文章的篇幅有限,但《雙贏談判》中的許多實例卻是妙用無窮。相信大家看了前一篇美國制憲過程中的談判,相信一定覺得嘖嘖稱奇;即使你對歷史毫無興趣,就像我特別不喜歡看二次大戰的電影一樣,但你千萬別錯過本書中講兩次大戰後和平會議那一段。原來談判可以改變整個世界的命運,不只談判結果、而是如何進行談判,居然對世界上這麼多國家影響如此深遠,即使對談判小有理解的我,也深深覺得非得繼續再努力學好談判不可,因為影響真的太大了。

簡單幫各位做個整理:拿破崙進軍歐洲各國而終於戰敗後,維也納合約中的戰勝國讓法國之後還有坐上談判桌的機會,而不是對法國趕盡殺絕,也因此歐洲才維持了一整個世紀的和平。

然後,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對於發起戰爭的禍首德國,戰勝國齊聚巴黎提出的條件卻極為嚴苛,除了鉅額賠款之外,還禁止德國參加聯合國的前身,等於企圖抹殺德國作為一個國家在國際上的地位。本身作者認為,正是這種切斷處理衝突管道的孤立作為,造成德國後來又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原因。

最後,容我摘錄本單元另一個值得大家熟記並運用的重點:當你因為對方違反程序而打算掉頭走人時,請先想想以下五點。

  1. 對方是否認為自己違反程序?
  2. 各方的損失有多少?
  3. 你掉頭而去的做法合乎情理嗎?
  4. 對方知道該亡羊補牢嗎?
  5. 他們怎麼做才能保住顏面?

離開談判桌並不難,難的是怎麼讓雙方都願意再回到談判桌。所以,凡事多想想,即使是再重大的事情,甚至是像戰爭這種讓許多人家破人亡的殘酷罪行,都要懂得保持能放能收的轉圜餘地。關於這一點,連我自己也還在修練。

本文經鄭志豪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Alex Ch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