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台文,不要再幫助殖民者歧視自己的母語

學好台文,不要再幫助殖民者歧視自己的母語
Photo Credit: 林艾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真的沒有惡意,那就一起學母語。就算你喜歡漢字,那也可以把「毋通」跟「糞埽」打對,這就是最基本的尊重。讓我們一起破除中華民國為了獨尊華語而撒的謊,不要再因為自己的無意或無知而成為歧視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有個朋友,去澳洲打工兩年後說得一口好英文,但是他連good morning都不會拼,只能寫成「古摸寧」。這故事你相信嗎?至少會說不太可能,因為拼音文字是這麼簡單,只需要會一點簡單的拼音規則就能學會。而英語是我們都想學好的語言,既然最困難的會話沒問題,沒道理簡單的拼音規則卻不想學。

那為什麼,已經會說台語的我們,還要打「母湯」而不是「m̄-thang」?還要打「笨嗽」而不是「pùn-sò」?

說穿了,我們不尊重台語,即使是這座島嶼上許多人的母語,我們仍覺得它沒什麼用、不覺得台語是什麼「知識」。我們平常用台語就兩種用途:搞笑跟辱罵。一部影片說了這麼多次不要,偏偏是母湯讓人笑;一篇文章通篇華語,偏偏罵人時要說笨嗽郎。

然後,叫我們不要生氣,說這不是歧視。

喜歡看喜劇的人都知道,最容易、最廉價的搞笑方法就是歧視,那你告訴我,明明意思一樣,為什麼「母湯」就是比「不要」好笑?笑點就在對台語的歧視,中華民國讓你內建了「台語就是好笑」的歧視,而且還透過火星文加強這種歧視。試想,如果這個影片的標題是m̄-thang而不是母湯,是不是沒那麼好笑?

動怒過、跟人吵過架的人也都知道,當你生氣時,你會在可用的詞彙中找出一個最髒的字眼來辱罵對方。那你告訴我,明明意思一樣,為什麼「笨嗽」就是比「垃圾」更髒?髒點就在對台語的歧視,中華民國讓你內建了「台語就是比較髒」的歧視,而且還透過火星文加強這種歧視。試想,如果把笨嗽打成pùn-sò,是不是感覺起來沒那麼暴怒?

只有這兩個用途,當然大家不想學台文,因為我們用到台文時,火星文都更能表達我們的情緒。而為什麼「更能」?其實就是中華民國自幼教育我們要歧視台語,你不用尊重這個語言,不用知道它怎麼書寫,搞笑時這個不尊重會讓你更好笑,生氣時這個不尊重會讓你顯得更憤怒。

到底,全世界還有哪種語言,會被在地人這樣看待?這樣,還要叫我們不要生氣,說這不是歧視?

我對這種歧視特別敏感,因為我就跟所有受華國教育的人一樣,也曾經是歧視台語的一份子。我記得第一次走進台語社團時,我第一個直覺反應是訝異:「這裡的人說台語怎麼這麼客氣?」第二個反應才是羞愧:「為什麼我會覺得客氣地說台語很奇怪?為什麼我竟然認定自己的母語應該是粗鄙的?」

台語
Photo Credit: Seng-hian Lau

所以我恨中華民國,我恨他們給你我的殖民教育,我恨他們用十幾年的時間在我們腦裡留下那些惡劣的刻板印象,我恨他們從小告訴我台語沒有文字。明明1885年我們就有台語白話字的報紙,從文學、科學到醫學,我們有各種使用白話字的台語典籍。為什麼為了獨尊你們從中國帶來的語言,就要欺騙我們說台灣沒有文化也沒有文字?

但我不恨那些歧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歧視。他們沒有得到足夠的教育資源去認識到自己在歧視,導致有人糾正他們時,他們的反應竟是捍衛自己的歧視跟無知。可是,無論用什麼方式遮掩,歧視就是歧視。你原本有機會讓人認識到被黨國掩藏的台語文化,但你選擇使用火星文,讓這個原本就弱勢的語言地位更加卑微。你看到別人寫英文就想糾正文法,看到因該就想改成應該,為何看到亂寫的台語卻無動於衷?

其實你可以成為更好的人,而不是一個歧視者。

我從來不是什麼說台語的既得利益者,我台語說得很爛只有被笑發音的份。家裡、公司都沒人說,我也從來沒上過台語書寫課。而這樣的我,大概只花了兩個小時上網,就把台語白話字的基本拼音規則學會了。甚至前幾天,我在樂團粉專寫了一篇白話字跟漢字的雙語文章,也有完全不會寫台語的朋友留言說她能讀出個八九不離十。

這就是拼音文字的優勢,你會說幾乎就能寫,推廣或使用都很方便。所以你只會見到外國人會說中文但不會打字,卻很少見到有人如同我的假澳洲打工朋友般只會說英文而不會書寫。

如果你能說台語或其他本土語言,只要兩小時、甚至只要一張拼音對照表,你就可以從一個被中華民國洗腦的歧視者,搖身變成一個母語推廣者。與其用火星文、用表意文字這麼複雜的系統來當拼音文字用,為什麼不直接學更簡單、更國際化的拼音文字系統?

如果真的沒有惡意,那就一起學母語。就算你喜歡漢字,那也可以把「毋通」跟「糞埽」打對,這就是最基本的尊重。讓我們一起破除中華民國為了獨尊華語而撒的謊,不要再因為自己的無意或無知而成為歧視者,不要再幫助殖民者欺凌自己的母語,不要拒絕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