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文面」曾逃到山上躲避日本人,泰雅族文面國寶簡玉英辭世

為了「文面」曾逃到山上躲避日本人,泰雅族文面國寶簡玉英辭世
Photo credit:文化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5年,簡玉英受訪時,堅持穿戴傳統服飾才能受訪,並堅持要為記者吟唱泰雅族的友誼之歌,對於自己一生的風華,僅只說:「我知道泰雅的文面文化受到了重視、被認識,這樣就十分開心了。」

(中央社)苗栗縣泰雅族文面【註】國寶簡玉英(族名Iwan Kaynu)日前感冒住院,昨(16)日過世,享嵩壽103歲。苗栗縣山地原住民議員黃月娥晚間證實這項消息,簡玉英離世後,縣內只剩一名原住民傳統文面保存者柯菊蘭。

黃月娥晚間指出,簡玉英生前雖是高齡人瑞,但健康狀況一直維持得不錯,去年10月,縣府社會處重陽節敬老慰問,她還開心示範唱古調;無奈今年月初感冒住院,沒能挺過寒冬,昨天上午蒙主恩召,家屬訂於18日舉行追思彌撒、23日為殯葬彌撒告別禮。

黃月娥告訴中央社記者,簡玉英生前與兒子同住在泰安鄉大興村,生活起居打理得井然有序,「連棉被都疊得非常整齊」,房間也維持得乾乾乾淨,為人十分親切。

超療癒紋面奶奶_(1)
Photo credit:文化部

黃月娥說,文面是泰雅族原住民早期重要文化,是榮耀的象徵,女子文面代表已具備織布等才能,有「資格」結婚,這項傳統文化在日治時期被禁止,逐漸失傳,在現代更顯彌足珍貴,相關記錄保存工作也是在跟時間賽跑。

苗栗縣政府文化觀光局長林彥甫指出,縣內僅存兩位文面國寶,其中之一的簡玉英女士往生,縣府深表遺憾與不捨,除將派員協助處理後事外,近期也將整理文觀局蒐集的歷史田野紀錄資料,向見證台灣時代及族群互動歷史的文面國寶簡玉英女士致敬。

原民會與文化部自2015年起達成共識,由兩部會共同推動文面傳統保存與文面耆老保存維護措施,原民會於2017年及2018年執行「文面傳統知識保存專案計畫」,提供文面耆老生活照顧、居家服務、交通接送、送餐服務等有關事項。

文化部報導,簡玉英過世後,目前臺灣僅存的文面耆老只剩四位,有苗栗縣柯菊蘭(96歲、梅園部落);花蓮縣3位,為太魯閣族陳清香(100歲、秀林鄉)、鄭好妹(98歲、卓溪鄉)及賽德克族林智妹(97歲、戶籍:卓溪鄉、現與兒子住臺北萬華)。苗栗縣及花蓮縣政府已將「文面傳統」登錄為無形文化資產,同時登錄位這幾位文面耆老為保存者,也是臺灣僅存的文面傳統代表。

《Li-Ho Taiwan 你好臺灣》曾於2015年報導,在泰雅族裡,文面有三種圖案:方形、菱形和V字形,簡玉英當時受訪表示,「因為從小父親不准我念書,所以我也不懂是什麼意義。」泰雅族女性文面有兩種意思,第一種表示她成熟;第二表示她可以處理家務。臉上有「文面」的話,就表示你是原住民,假如你沒有文面,就會強迫你嫁給漢人。以前原住民是禁止跟漢人通婚,所以,一旦文面後,就不能嫁給漢人。

日治時代,日本人是禁止原住民文面的,因此簡玉英說,以前部落停止文面了,他們會跑到山上去躲起來文。

採訪過程中,簡玉英堅持穿戴傳統服飾才能受訪,堅持要吟唱泰雅族的友誼之歌,對於自己一生的風華,僅微微笑地歸結:「我知道泰雅的文面文化受到了重視、被認識,這樣就十分開心了。」

台灣原住民族數位博物館介紹,泰雅族會以文面的圖案,做為與其他族群區別的識別。泰雅族的文面形式,男性是刺於前額的額紋與刺於唇下的頤紋,而女性則是刺於前額的額紋和刺於兩頰的頰紋。

昔日泰雅族分佈的區域,在海拔500至2,500公尺的中央山脈及雪山山脈深山,以火耕及狩獵的方式維生。險惡的地理環境和不同部落間的相互獵首是兩大生存考驗,為了保護部落的耕地及獵區,維持部落戰鬥和生產的力量是必須的。而只有擁有強健的體魄與獵首經驗的男子,善於織布、耕種技術成熟、及已有初經的情況女子,才能被施以文面。透過文面的施行,個人得以取得婚嫁的資格,部落的生命力也得以延續。

此外,泰雅族人相信,人死後,祖靈會在通往靈界的獨木橋邊守候著,死靈如果曾經通過成年的考驗,有成年的標誌,則會被順利的接送到橋的彼岸。不然只得繞道,經過千辛萬苦長途跋涉才能到達靈界。而文面、耳飾以及獵殺敵人後手上的血跡都是代表成年的標誌。

對於泰雅族人來說,文面的另一項重要的因素,便是美觀。傳統泰雅族人的審美觀念中,有三項關於身體毀飾行為是符合美感的經驗,除了文面之外,分別是拔齒與穿耳。在泰雅族人的三項身體毀飾行為中,拔齒與穿耳兩項,日本領台後,多數部落在日人進入部落之初便停止施行。唯有文面,一直到領台三十餘年後的昭和時期,西元1939年前後,才在日人的強力禁止下停止。

【註】:因為原住民文面有其深厚的文化淵源與禮法,絕非僅於紋面的「行為」,故以「文面」取代「紋面」正名。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