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客運司機廁所猝死,原因不明待釐清

基隆客運司機廁所猝死,原因不明待釐清
Photo credit: Solomon203 @ Wikipedia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客運司機實際工時必須根據「路碼表」來記錄,一天工時為10小時,但路馬表卻只計算「輪胎在滾動的時間」,意即塞車或返廠都不是算在工作。

(中央社)

基隆客運一名吳姓司機原定15日下午5:30出車,站務員昨天晚間8時看見車子還在站內,遍尋後發現吳男猝死在廁所,基隆地檢署檢察官16日上午相驗,決定擇日解剖遺體釐清死因。

基隆客運課長王亞弘表示,吳男昨天上午6時上班,發車前曾測量體溫、血壓及酒測均無異狀,昨天下午4時許回到位於基隆市樂利三街的總站暨修理場,原定休息到下午5:30出車。

他說,站務員晚間8時許排車時,發現吳男駕駛的車輛還在站內,依經驗研判,吳男應該半小時後才會回到總站,站務員覺得納悶立刻撥打吳男手機,電話雖有通但無人接聽。

王亞弘表示,站務員再詢問其他司機和吳妻,也沒人看見吳男蹤影,經仔細尋找後,晚間11:30發現廁所遭反鎖,且敲門無人回應,站務員趕緊以備用鑰匙開門,發現吳男躺在地上已失去生命徵象。

至於為何下午5:30至晚間8時無人發現車子還停在站內,王亞弘指出,司機都會按照派車單,自律依時間發車,若公司沒有接到乘客反映,很難發現車子還在站內,但只要接獲民眾陳情就會立刻了解。

另外,王亞弘也說,吳男個性內向,任職15年來工作認真,表現中規中矩,身體狀況正常,沒有心臟病、高血壓等疾病,家屬僅曾表示吳男肝有問題,另外,公司排班和休假也符合勞基法規定,至於是否為天冷猝死,仍有待解剖遺體後釐清。

司機工時根據「路碼表」,只計「輪胎在滾動」的時間

《聯合報》報導,吳姓司機的同事指出,上月吳姓司機才休3天,懷疑是過勞死。但基隆客運回應表示,吳男的工時都是9個多小時,最多不會超過10小時,月休4、5日,上月是因為有2名司機離職,請吳男支援加班,都有依規定發加班費。且根據監視帶顯示,昨天他出勤情況都很正常,公司感到很不捨,全力協助家屬處理後事。

《自由時報》報導,不過,吳姓司機的同事表示,吳男平時駕駛9006路線往返基隆到士林,該路線薪水較高,大家都搶著做,搶到的人為避免得罪公司,通常會配合加班。

《中國時報》報導,吳姓司機的同事表示,加上吳姓司機個性老實、木訥寡言,從未請過長假,是逆來順受的「好好先生」,但如今又面臨缺人的狀態,大家都會選擇配合加班,且加班已是常態。

「加班費補醫藥費都不夠!」同事透露,表定的休假日雖是八天,但客運業是「獎金制」,以至於許多司機為了加班賺錢而犧牲假日,到後來生出了一身病,導致加班費用來貼補醫藥費都不夠,身體因此過勞。

該名同事指出,客運司機實際工時必須根據「路碼表」來記錄,一天工時為10小時,但路碼表卻只計算「輪胎在滾動的時間」,意即塞車或返廠都不是算在工作,以致於許多人不堪負荷,出走離職,其它在職司機就得加班填補這個缺。

《自由時報》報導,同事說,「路碼表」紀錄的工時10小時左右,實際工時應超過12小時,以他為例,早上5點多出門,到傍晚6點多下班是常有的事,這一行不如外界想的輕鬆,所以不少人做沒多久就離職,長期缺工,班次卻不能減少,正職司機就得一直加班補這個洞,惡性循環。

「運輸與倉儲業」名列過勞死第三名

雖然無法得知,這次猝死的吳姓司機死因爲何,但司機疲勞駕駛釀成憾事的情況不少。

  • 2016年11月12日,台中捷順交通鄭姓公車司機工作16小時後,因腦中風昏倒在駕駛座上,送醫急救14天後死亡。
  • 2017年6月2日,國光客運李姓司機在國道三號段追撞前方貨櫃車身亡,出事前,李姓司機已連續工作8小時,而他當天共需工作14小時。李姓司機3月就曾向勞工處檢舉公司讓他們超時工作,但勞工處開罰後,國光客運並未改進。
  • 2017年9月29日,高雄客運賴姓公車駕駛,開車時突感身體不適,路邊停車請乘客先下車,自己搭救護車就醫,高市勞工局稽查發現駕駛早班跟晚班中間休息不到8小時。
  • 2017年12月18日,台南府城客運,蔡姓司機駕駛公車時突然暈厥失去意識,撞上路邊的燈柱停下,只有司機臉部擦傷。蔡姓司機兩天班表的休息間隔不到10小時,確定是疲勞駕駛。

《蘋果日報》報導,今年1月5日,自認是因為過勞而顱內出血送醫的桃客司機表示,司機如果加班,每天上班15、6個小時是很常有的,休假也不正常,常被要求加班,當然不加也可以,但收入會少很多。而且司機就這麼多,路線還是一樣,你不跑車,就是別人跑,只會增加同事的工作量。

根據《關鍵評論網》11月專題,2012~2017年6月,過勞死亡給付的總人數為145人,在過勞死排名中,其中「運輸與倉儲業」正是第三名,共22人,僅次於「製造業」及「支援服務類」。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