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就算雞蛋是錯的,我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

為什麼就算雞蛋是錯的,我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起初,我其實很疑惑,既然雞蛋是錯誤的,為什麼還要站在雞蛋這一邊?難道就因為是弱勢,錯誤就可以被原諒、甚至錯誤就會變成正確嗎?我們應該憑藉是非、而不是根據對方的身分來判斷對錯不是嗎?

前幾天錄EP時,錄音師看著歌詞問我:「要一直站在雞蛋這一邊?這句是什麼意思?」這故事簡單來講是這樣:

村上春樹在2009年得到了耶路撒冷文學獎,當時由於頒獎的以色列政府空襲巴勒斯坦造成無數平民死傷,有一派聲音是希望村上春樹拒領這個獎項,表達對以色列的抗議。但村上春樹選擇出席領獎,面對台下的以色列高官們,面對背後那些質疑他的聲音,一向不喜歡公開談話的他,選擇來到以色列的頒獎台上,為那些在戰火中無辜犧牲的生命、面無懼色地講出這樣一段話: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他說這是影響他創作最重要的一段話。

起初,我其實很疑惑,既然雞蛋是錯誤的,為什麼還要站在雞蛋這一邊?難道就因為是弱勢,錯誤就可以被原諒、甚至錯誤就會變成正確嗎?我們應該憑藉是非、而不是根據對方的身分來判斷對錯不是嗎?

後來,隨著開始參加冤獄平反協會、廢死聯盟、國際特赦組織等等NGO的活動,我開始明白一個道理:

正確的對立面,常常不是錯誤,而是貧窮跟弱勢。

舉例來說,我們看到新聞上那些富二代、藝人們酒駕的新聞,就憤怒地想要對酒駕者施以鞭刑,但這鞭子真的能打在他們身上嗎?還是比較容易打在喝了維士比,騎著十幾年沒換的破舊機車的工人身上呢?誰比較會為了搭小黃的幾百塊鋌而走險?是富二代,還是那些只求下一餐溫飽的工人?

又或者,我們看到某些大企業違反勞基法結果「重罰兩萬」,就氣得要求勞基法把最低罰則提高,但提高了罰則,真的罰得到大企業嗎?還是比較容易罰到巷子口早餐店含辛茹苦的老闆娘呢?誰比較有資源跟人力來符合甚至規避勞動法要求?是大企業,還是一個月不過三、四萬收入的早餐店?

慢慢的,我知道自己想錯了,村上春樹說的是:「無論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他並不是對錯不分,並不是覺得弱勢就可以酒駕、就可以違反勞基法。他有對錯之分,但他願意平等看待每一個靈魂,對於那些有權有勢的人來說,他們手上的資源注定他們永遠比別人「更平等」。如果我們希望這個世界是公平的,那當天平強勢的一端可以放上金錢、權力、聲量時,弱勢的一端可以放上什麼?他們早已一無所有。

所以村上春樹說:「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意思是,把我村上春樹放上去吧,把我們、把在意公平的我們都放上天平弱勢的一端,讓世界可以真正地平等吧。

明白了這個道理後,我就一直把這段話記在心上,甚至寫進我的歌裡。後來開始寫一些專欄時也一直提醒自己,批判黨國或名人要怎麼兇狠都沒關係,但面對比自己更弱勢的族群或個體,即使想法不同,也盡量別惡言相向。

26734411_1535253799857715_67910959263722
Photo Credit: 林艾德

因此,見到擁有數萬粉絲的人,把我毫無群眾基礎、簡直社會邊緣人的臉友公然貼在臉書上罵時,我是真的很吃驚。那根本不可能討論,還比較像是公審,而且評審清一色是他們的粉絲,可以想像一下,當你一個人站在台上,面對數萬名跟你想法完全不同的人,而且在他們的場子,他們講話都沒在客氣,那麼你的心理壓力會有多大?

我看到時,第一個想法是:「上天保佑我的臉友堅強。」馬上點了他們的臉書,啊,好險,還有在繼續發廢文。

第二個想法就是,我要罵人,罵那些高牆。我要想辦法讓大家知道這樣是不對的,當你成為相對的高牆時,你的一言一行都應該更謹慎,更去尊重每一個意見不同的靈魂。因為你有一群追隨你的人,你的價值觀會影響他們。當你抓幾個沒有反抗能力、即使反駁也會被淹沒在你的媒體聲量中的人來公審時,背後的價值觀就正在帶領我們走向一個持強凌弱的不公平社會,你正在表現自己身為高牆就能為所欲為的傲慢。

也許你們內心並不是那麼醜陋,也許你們只是想得很簡單,就跟以前的我一樣,見到跟我意見不同、我認為他們有錯的人就罵,但這社會不是「無論高牆或雞蛋,我永遠站在正確的那邊」這麼簡單。沒有人永遠是正確的,如何保護跟你不同的聲音,同時又堅定自己價值的底線,始終是我們人生的課題。當你身為高牆,當你隨便一篇文章的讚都比別人的所有好友數還多,你就要清楚自己有能力捏碎那顆雞蛋,而我相信這就是我們該踩穩的底線:無論雞蛋多麼地錯誤,我們都要保護每一顆雞蛋不被高牆的手捏碎,尤其當你自己是高牆的時候。

「誰是誰非,自有世人、時間或歷史來定論,但無論如何,站在高牆這方的作品,沒有任何價值可言。」這是村上春樹當天,接在「永遠站在雞蛋這邊」之後說的話,如果把我們的人生看成一部作品,那拜託,我們可以讓這部作品更好。面對高牆時,我們可以是永不放棄的雞蛋,而面對雞蛋時,我們更應該當一堵溫柔的牆,這才是我們想要的社會。作一個更有價值的人,不要再當高牆上的人渣。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