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剪接大師:剪接就是要讓99%的人,朝引導的方向去看

荷里活剪接大師:剪接就是要讓99%的人,朝引導的方向去看
Photo Credit: 書傳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剪接師處理的並非僅是一場戲的剪接,而是整體的結構,如影片節奏與道德基調。這些問題可能被上千種因素干擾,並和速度、環境噪音,甚至是角色從一場對話中離開的方式,都有關係。而在《剪接的法則》一書中,著名剪接師華特將一個個硬梆梆的技術,消化成兼具文學美感的口語文字,闡明了他的剪接概念。

文:小望基金13號(書傳媒編輯)

華特是一個先鋒,是我希望自己也能成為的那種先鋒,也是那種需要被仔細聆聽和欣賞的人。你一定會覺得我對華特・莫屈(Walter Murch)充滿了尊敬和愛。確實如此。

──法蘭西斯・柯波拉

為什麼電影工作者一定得認識華特・莫屈

華特・莫屈是新荷里活運動中最為知名的剪接師與音效設計師之一,國際上享有盛名的剪接師,在電影畫面剪接和電影音效領域同時獲得奧斯卡和英國電影學院的高度讚譽。

1997年因《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的傑出貢獻而史無前例地一人獨得最佳剪接與最佳音效的兩座奧斯卡獎,該片同時也讓華特獲得英國電影學院的最佳剪接獎。在此之前,他在法蘭西斯・柯波拉執導電影《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中,贏得奧斯卡最佳音效獎。

書傳媒2
Photo Credit: 書傳媒

他還獲得過英國電影學院為柯波拉1974年電影《對話》(The Conversation)頒發的最佳剪接和最佳音效雙獎。他剪接的《茱莉亞》(Julia,1977)則獲得英國電影學院、奧斯卡的最佳剪接獎提名,1991年他剪接的《人鬼情未了》(Ghost,1990)與《教父第三集》(The Godfather: Part Ⅲ,1990),同時獲得奧斯卡最佳剪接獎提名。

書傳媒3
Photo Credit: 書傳媒
剪接師得發揮魔術,讓故事畫面跳躍又迷人

任何去過電影拍攝現場的人都知道,單憑一個人的力量很難拍出一部電影。有時候,拍片現場更像是黃蜂窩──那裡的人五花八門,各個工作崗位上的人都忙得不可開交。不過,在大眾的眼裡,電影最後的成果只跟唯一的某個人有關係。然而,顯而易見的實際情況是,眾多專業人士投身其中並承擔了艱苦的工作。

剪接是電影製作中至為關鍵的一環,但剪接師的藝術卻一直不在人們的想像範圍之內,它被理所當然地忽略了。雖然內行人都瞭解它處於核心地位的價值,但是在外行人看來,剪接依然是一種未知而神祕的技巧,它在兩個空間維度和一個時間維度上,對聲音和畫面做馬賽克式的拼接。剪接藝術的某些方面仍然是充滿神祕的,即使對於專業剪接師來說,同樣如此。這種神祕感是多方原因造成的。

書傳媒4
Photo Credit: 書傳媒

其中一個原因是,電影這門藝術是如此年輕,只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可以說剪接師仍在學習它,嘗試摸清楚其中的門道。剪接師處理的並非僅僅是單獨一場戲的剪接問題,而是更重要的整體結構:影片的節奏問題、道德基調問題。這些問題可能被上千種因素干擾,與速度、環境噪音,甚至主角的對手怎麼從一場對話中抽身離開的方式,都有關係。甚至更微妙地,在角色話音未落之際,剪接師用多快的速度把我們的注意力從他那兒切開,都會對整體結構造成影響。

華特・莫屈把剪接形容為魔術,並介紹了「障眼法」:

魔術師要你別往這邊(右邊)看,因為他的手正在解開他的鏈條,所以他想辦法要你往那(左邊)看。當魔術師這樣說的時候,他就在使用障眼法。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朝他引導的方向看過去。剪接師就能做到這些,也常這樣做,並且也應該這樣做。

書傳媒5
Photo Credit: 書傳媒

法國電影導演羅拔・布烈遜(Robert Bresson)曾說,一部電影要經歷三次的誕生,分別是劇本寫作、拍攝和剪接。如果要為電影剪接的原始魅力,找一個最近似的體現,那麼它將是莊子所寫的《庖丁解牛》。電影剪接師總是在嘗試要做到「目無全牛」,讓心靈指引我們的剪接刀游刃於影片的「縫隙」間,如同庖丁一樣。

在《剪接的法則》一書中,華特將一個硬梆梆的技術消化成兼具文學美感的口語文字,闡明了他的剪接概念。從小到大,由淺入深,層疊遞進,讓你不知不覺中,學會「剪接技巧」的思維方法。

非常欣賞華特的作家、著名詩人,同時也是《英倫情人》的作者麥可・翁達傑(Michael Ondaatje)則以對談的方式,將他與華特的對話整理為《電影即剪接》一書,嘗試以剪接師之眼,帶領讀者看電影創作的過程與藝術性。

影像本身是不夠的,真正掌控電影是在剪接時。

──華特・莫屈

延伸閱讀

本文經書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