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校長:政府該鼓勵大學製造「產學落差」,別讓教授「小確幸」過頭了

交大校長:政府該鼓勵大學製造「產學落差」,別讓教授「小確幸」過頭了
Photo Credit:Weihao.chiuwiki.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界應該要走在產業的前面,如果沒有,這個國家前途何在?」他說政府不能要求所有大學解決產學落差,而是要鼓勵最好的大學製造「學產落差」。

交通大學校長張懋中昨(17)日表示,台灣從未鼓勵大學教授做最尖端的工作,每天「小確幸」,要升教授只需要寫幾篇論文,在國際上自然不會得到深刻的認同。他還認為,研究型大學最重要的目標是製造「學產」落差,「學」要引領產業,而不是「補」產學落差的漏洞。

張懋中提到,如果台灣的大學要跟一些世界頂尖學校比,面臨到最大難題就是「國際認可」,而不是「發表了多少論文」。他說台灣的大學要比論文數絕對不會輸,但最困難的是被國際所認同的程度,例如「諾貝爾獎」。

「台灣只重視小小的進步,人家有大發明以後,才在人家的大發明上,做一點小貢獻,但是我們卻沒有顛覆性的貢獻。人家做大工,我們總是跟著人家後面做小工,天天促成小確幸。」

張懋中強調,大學要辦得好,不是「相對的」,比較論文發表數量,然後給你一點錢,做一點小事,大家就都很高興,這些都是「小鍋小灶」,「台灣每天都在做小確幸,而且做過頭了!」

針對現在綜合型大學越來越多、鼓勵學用合一,搶佔各領域的經費,張懋中也指出,「大學應該要分類」,台灣本來就很小、經費又很少,培育人才遠遠跟不上速度,但每一間大學又要做學術研究、教學、解決產學落差、幫學生找出路、幫企業培育人才、善盡社會責任等等,結果什麼也做不好。

張懋中認為,必須從教育做根本改變,將來台灣才有可能出現先驅者或領導人,而不是像現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一間大學要做所有事。

而對於政府一再要求各大學解決「產學落差」、「產學合作」,張懋中則期期以為不可。如果「產業界」有人才需求,可以找科技大學「解決問題」,而不該要求研究型大學製造人才。

「學界應該要走在產業的前面,如果沒有,這個國家前途何在?」他說政府不能要求所有大學解決產學落差,而是要鼓勵最好的大學製造「學產落差」,強調「產」與「學」應該脫鉤,學校必須走在前面研發業界還沒有研發的技術,研究到一定成果,再由產業界接手。

他指出,產業界出問題,學界要如何解決產業界的問題,這是第二等的問題。台灣的工業已經飽和,現在只是補漏洞、拖延時間而已;第一等的問題應該是,學界要怎麼領導產業界,往產業界以前到不了的地方發展。

張懋中說,像交大之類的研究型學校,應該是要走在產業前面,研發更尖端的技術,為產業發展鋪路,他表示,產學脫鉤將會是接下來交大的方向,交大2017年成立的「深度學習機器人中心」與「3D Networking天羅地網大聯盟」,就是以此理念為核心。

國立大學「法人化」的「時候到了」?

張懋中在2017年也曾表示,國內大學還能留住一些人才,其中一個原因在於退休制度還不錯,但現在這個優勢開始瓦解,公教退休改革的結果已愈來愈接近勞工制度,使得人才想要留在公教體系的動機又消失大半。教育部當時私下探詢交大試辦大學法人化的意願,似乎認為「時候到了」。

所謂法人化或信託化,就是大學與政府的關係是契約關係,雙方根據契約協議招生名額與經費等事項,「至於協議以外的事務,大學想要如何發展是大學自己的事。」

也就是說,當「法人化」之後很多限制都必須鬆綁,招生名額也不是只有國家在管控,大學也可以控制,政府只需按學生人數撥款即可。此外,法人化後學費也可鬆綁,不同類型的大學可自訂不同的收費標準,大學並可自訂國際生名額,不受限制。

另外,教育部也應意識到,在台灣教授薪資早就不比他國的情況下,若還要將教授的退休金減半,只怕未來大學真的招不到人才了。

剛當選台大校長的管中閔2017年底也曾在臉書上提到「台大師資的雪崩危機」,十年內會有資深教授大批退休,但如果台大在國際人才市場上沒有競爭力,將來大批進用的新進教師中,很大比例可能並非一流人才,而這批師資卻是未來的主力教師,決定未來三十年內台大的教研水準。管中閔也提到,年金問題極可能引發一批中間層的菁英教授出走,亦將使問題更加惡化。

張懋中認為,國立大學法人化或信託化是全世界的趨勢,日本所有國立大學都已法人化,美國加州大學也有信託制度;大家常笑說台灣只有一所「教育部大學」,董事長就是教育部長,大學所做的每一個行為與每一項改變,都要向教育部報告、被教育部監管。

張懋中還建議主管機關修改《公司法》與其他相關法規,比照新創事業最有效率的美國,以極低價格將普通股分給技術提供者,不必課稅,而且鼓勵教授自己開公司,不限制持股比例,還不能讓他們去了業界之後,因為沒有時間繼續發表論文而回不了學術圈。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