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咚」是浪漫還是性騷擾?

「壁咚」是浪漫還是性騷擾?
Photo Credit:Tambako The Jaguar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偶像劇中的壁咚場景看似浪漫,但若在真實生活中發生,究竟能達到抱得美人歸的結果,還是會落到挨告的下場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親朋好友的眼中只要提到大仁,馬上浮出的印象就是動漫、電玩與宅男這三組詞彙。誰也沒料到大仁竟然可以一路念到博士,返國後還馬上受聘為某國立大學的助理教授。

然而看似風光的經歷,卻掩蓋不了大仁不善與女性交際的事實。年過三十有五的他,至今仍是童子之身。更慘的是,大仁隸屬的科系中男女比例相當懸殊,在他所指導的研究室團隊中清一色是男性。恰巧今年來了位由外校考取的女研究生,該研究室其他研究生的反應,大概就像男生當兵忽然看到外送小妹一樣的歡欣鼓舞。

大仁也很中意這位女研究生,為了討女研究生歡心,縱然專任助理的缺尚未空出來,也硬是喬了一個工作給她。

某日深夜裡,實驗室只剩下大仁與女研究生,大仁或許是一時色慾充心,竟然模仿「壁咚」的方式,將女研究生貼到牆壁邊告白;女研究生則略帶無奈的表示:「老師,你誤會了,我不是那種女生!」兩週後,大仁接受學校性平會的調查並坦承一切,學校給予免職處分,大仁憔悴的走出會議室,卻看見此生永遠難忘的一幕。

該名女研究生正巧坐上一輛跑車,而跑車的駕駛是個胖子,長相和大仁原本的專任助理有幾分相似,大仁似乎也隱隱約約的知道自己一直沒有成功「轉大人」的原因了。

「壁咚」會有法律責任嗎?

在鄰近台灣的日本,東京地裁最近有一個判決出爐,該名法官認為「壁咚」還不到「猥褻」的程度,但卻是一個相當幼稚與不當的行為,所以判定屬於「性騷擾」的行為。

至於我國的法院見解又是如何呢?若以「壁咚」作關鍵字搜尋,僅會出現一個相關判決,但該判決的案例事實並非單純「壁咚」,因此不清楚我國法院對此問題的態度。不過,若從我國性騷擾防治法第2條關於「性騷擾」的定義,包含著以「違反他人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的言行,且對他人造成冒犯的情境」等用語來看,「壁咚」確實有成立性騷擾的疑慮。

綜上而論,首先,「壁咚」屬於性騷擾行為的可能性很高,男性要模仿以前請先照鏡子,確認你比木村還有型或是女生期待你的浪漫;不然「壁咚」完馬上會成為你職場上的夢魘。

再者,一般人常以為性騷擾有刑事責任,但不夠精確。基本上要看有無碰到對方,有碰到的話就給你兩年以下有期徒刑(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沒碰到的話就是處以罰鍰(性騷擾防治法第20條)。因此刑罰跟行政罰不同,請勿混淆。案例中的阿仁只是單純「壁咚」,因此免職處分有點太重與比例原則不符,確實可以請求法院救濟。然而,依據前面提的第20條規定,大仁還是會被處(行政)罰鍰。

最後一點,被性騷擾時請勇敢站出來,但我指的是提告不手軟。至於是否要模仿老外那種「Me Too」的風潮運動,鼓勵被害人於網路上公開被害經歷的訴求,個人持保留看法,畢竟每個人要顧慮的狀況不同,重點還是要找到一個讓自己可以回復平靜的生活方式,不要讓別人的嘴巴替你過生活。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呱吉參上!邱威傑的網紅參政實境秀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