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巴克斯大嬸」賣春悲歌

韓國「巴克斯大嬸」賣春悲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巴克斯大嬸賣春的社會現象,一直是韓國當地關注的社會問題,幾乎每年登上新聞版面。甚至有些貧苦的巴克斯大嬸對媒體直言,家庭窮到無法送小孩子上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不能相信自家小孩的幫助,因為我知道他們也有困難,小孩子也得開始準備自己的老年退休生活。」——金姓巴克斯大嬸,2014年,BBC訪談。

韓國有名的電影《釜山行》(부산행,港譯《屍殺列車》)前傳《首爾火車站》(서울역),動畫片頭一開始,有一個鏡頭讓我印象深刻,是在首爾火車站廣場前,一位年近半百的老太太,搔首弄姿地對著遊民說著:「要不要來幹一下?我才剛洗完澡呢!」

2018年,韓國當地65歲以上老年人口,預計將會超過總人口(約五千萬人口)的14%,正式宣告進入高齡化社會,且根據《英國金融時報》2017年11月的報導,韓國的生育率若是繼續低迷——2016年總出生新兒為406,000多人,比起1981年的867,000人,還少了一半之多——恐怕不到半個世紀,2060年時,韓國當地人口每十位國民中,將會有四位為65歲高齡人士。

人總會老,高齡社會也漸成趨勢,若是國家政策方針正確,福利做得好,國民活得健康,死得有其所,人生又有何憾?高齡社會也不見是個問題。

然而,這個社會對於走向人生最後一途,晚年的老年人士,似乎顯得不友善。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早先報告指出,會員國於2011年度65歲以上,老年人的平均高齡僱傭率中,男性為17.4%,女性則只有8.4%,數值相當低。但若對比韓國,呈現出令人吃驚的數據,因為韓國這兩項有關於老年人平均僱傭率,數值分別來到39.6%與21.4%,相較平均值高出了22.2%、13%。易言之,人來到65歲,本該含飴弄孫、盡享天倫之樂年紀,韓國老人卻是賺不夠退休金,晚年也得繼續出門打拼。

且又依據韓國當地統計廳《家計金融福利調查》統計數據,指出2011年,65到74歲領月薪制的老年勞工平均月薪是141萬韓圓(約10,000港幣),只有全體國民平均薪資210萬韓圓(約15,000元港幣)67%而已。換句話說,大部份出外工作的老人,多為「做身體健康」,領著未達最低起薪的薪資,越做越累,這也難怪韓國老年人貧窮率,會以48.3%居OECD國家之冠。同樣的數值,比起OECD其他會員國平均值的13.5%,還多出三倍。

然而,現況並沒有更改,等來到2015年,老年人的貧窮率更是躍升到49.6%,自殺率也已經是會員國平均值三倍以上——「窮苦、輕生、老人」即當代韓國現況。

這樣的例子,如同我之前撰文提到的,全國將近約有13,000多位,穿著乾淨制服、操作著全自動推車,沿街販售商品的「非正職員工」的養樂多大嬸,她們平均年齡約為44.3歲,每天努力工作下的月收入,也僅約落在約韓圓170萬元(約12,700元港幣),那麼諸如一些年紀更大、身體勞動力不如過往,甚至社會地位更為低下階層的大嬸,她們又是如何生活在此社會呢?無疑地,就是引起韓國人們討論的「巴克斯大嬸」(박카스 아줌마)。

巴克斯類似台灣提神飲料「康貝特」,小小一瓶容量約100-120ml,售價也便宜,約千元韓圓不到(約7元港幣)即可買到。然而,「巴克斯」飲料在一些場域,與放在上了年紀的大嬸手上,反倒成為了一個「社會符碼」,特別是在銀髮族群中,暗示「喝了再上」的「老人性買賣」(노인 성매매)現象。好比台灣社會的「菜籃族(婦女)」一般,只不過韓國當地的現況更為惡劣。

巴克斯大嬸大多上了年紀,約60歲上下,最著名的出沒地,為白天的首爾鐘路區塔谷公園(탑골공원)和宗廟公園(종묘공원,祭祀朝鮮王朝,歷代君主和王妃靈位的儒教祠廟)等處。

來過首爾一遊的朋友都知道,鐘路區內座落許多的大小公司行號,商家看準人潮,附近酒吧、餐廳也越開越多,琳瑯滿目,晚間上班族下班後,大伙喝上一杯的風氣,時常讓此處的道路總是充滿喧囂聲與酒味。但這裡的白天,卻是屬於高齡銀髮族的聚集之地。

古色古香的歷史公園內,經常可見許多上了年紀的阿公、阿嬤,三五好友圍在一起下著「將棋」(장기,即『軍棋』),或者是聚在一起吃著小點心,喝著燒酒聊是非。平淡無奇的公園內,若是有上了年紀的女性大嬸,化著濃妝前來此處,大家心裡大多有數。

AP_484311409787
韓國首爾宗廟公園,常見上了年紀的長者在下棋。此外,這裡也是巴克斯大嬸常出沒的地方。|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巴克斯大嬸大多挑選孤獨地坐在涼亭、長椅上,或是單獨拿著柺杖散步的阿公,方便「兜售」飲料,而有些「膽大」的大嬸們,也早已習以為常這樣的場域,都會主動靠近一群男性銀髮族,積極地進行「兜售」。

大嬸拎著巴克斯飲料上前搭話,往往都以「歐巴,今天天氣真好!」、「歐巴,最近辛不辛苦?」、「歐巴,要不要喝一瓶巴克斯?」等話題開頭,有意者的「歐巴」當然可以回著話,或是直接詢問巴克斯一瓶多少錢?此時男女雙方,大多心知肚明——喝了巴克斯,之後來到鐘路三街後方廉價的旅館街。休息的房間費用,約韓圓一萬元(約75元港幣)有找,進行一場短短的一到兩個小時,約兩萬韓圓到三萬韓圓(約150至225元港幣)不等,溫存的「黃昏之戀」。

有時候,房內的巴克斯大嬸還可以賺上點「外快」,因為顧客大多已經上了年紀,她們也會自備一些威爾剛等壯陽藥錠,搭配巴克斯一起販賣給「歐巴」,一舉兩得。

然而,藉由「巴克斯」牽線,談上感情,重溫一次年輕戀愛感覺的老年人雖有,但是不多;畢竟大家都已近七十古稀之際,人生走了大半,有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呢?這種年紀,還能對感情付什麼責任呢?大家也許是在此冰冷社會內,都只是各取所需——「感情」幾乎在大嬸入房脫衣服、歐巴顧客完事掏錢後,消失殆盡。

他們都知道,出了這個房門,就得重新面對一天的太陽,炙熱的現實——貧苦的生活、孤單的人生,以及隨時會浮上的輕生念頭。

巴克斯大嬸賣春的社會現象,一直是韓國當地關注的社會問題之一,幾乎每年登上新聞媒體版面。許多被捕的巴克斯大嬸,當被詢問為何到了這把年紀,還要出來兜售巴克斯,大多回答是因為「經濟因素」,甚至有些貧苦的巴克斯大嬸,還對媒體直言,家庭窮到無法把小孩子送到小學上課。惡劣的生活環境,不得不逼得這些大嬸甚至阿嬤,出外討生活。

再者,也有人指控當局的國家福利袖手旁觀,無視於她們的貧苦生活,如同2017年11月1日被捕的年長75歲A姓「巴克斯阿嬤」(박카스 할머니),怒吼「現在政府給的『基礎年金』(기초연금,即國家支付給老人的『養老金』)只有二十萬韓圓(約1,500元港幣),要人家如何在首爾生活呢?」

儘管現任大韓民國總統文在寅釋出善意並承諾,預計在2021年把基礎年金提高到三十萬韓圓(約2,250元港幣),但考量到當地近十幾年來飆漲的物價,恐怕這樣的三十萬養老金,對於這些老人來說,生活仍是捉襟肘見。

某位朴姓巴克斯大嬸,只能搖搖頭地回想起這二十年之間,她只能靠自己賣著一瓶又一瓶的巴克斯,躺過一間又一間的小房來維生——「年紀大了,我只能靠這個賺錢而已!」她絕望地如是說著。

這樣的現象終究是掩蓋不住的,引起韓國當地媒體注目,無疑是來自外人的目光,引起軒然大波的外電報導。

銀髮歐巴,喝了再上(下):外媒揭老人性交易,傷韓國人面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