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狗也有抑鬱症?

貓狗也有抑鬱症?
Photo Credit: Sugarlove7714,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一個不斷變化的世界中,人要執行什麼行為,情感能力是不可或缺的。這種能力同樣存在於其他脊椎動物身上——鳥類、蛙類及魚類,牠們鐵定會憂鬱——這個看法絕對禁得起討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強納森・羅騰伯格(Jonathan Rottenberg)

其他物種對我們透露的憂鬱症資訊

歐利的姊妹被送走後過了六天,歐利還是不肯吃東西,甚至對點心也興趣缺缺。主人拿著一隻襪子在牠面前搖晃,想和牠玩牠最喜歡的拔河遊戲時,牠只是目光空洞地呆看著。門鈴響了,歐利沒有吠叫,也懶得去看看是誰來了。

這是不是憂鬱症?

動物會憂鬱一事向來不為學界所接受。笛卡兒提出二元理論,突顯了人類與其他物種之間的巨大差異,此後笛卡兒派的思想家便一直主張其他動物僅僅是會自己活動、毛茸茸的玩意兒罷了。對其他物種具有複雜內心狀態一事存疑的心態甚至持續到了二十一世紀,棒子由行為學家交給當代神經科學家,最後又傳到文化心理學家手上。行為學家意欲將所有關於動機的見解從科學界排除,當代神經科學家接受基本的動機說,但不包括像動物情感那樣模糊難解的概念。文化心理學家則完全不接受動物會憂鬱,但是不接受的理由和前人不同;對他們來說,憂鬱是一種人類共有的默契,是一種以人類的言語和行為定義出來的歷史產物。

情感科學試圖反駁這些看法。歐利確實是憂鬱的,我們也知道牠為何無精打采。失去固定玩伴是一種對社會資源的嚴重打擊(特別是對具有高度社會性的動物而言);這件事顯示出失去其他事物的可能,以及對未來的不確定感。最好還是窩起來等待,至少暫時先這樣。

與我們同屬哺乳類的動物,無論是老鼠、貓咪還是蝙蝠,都為動物界中的憂鬱現象提供了最令人信服及最引人注目的證據。高昂與低落的心情讓這些動物得以在其環境中追蹤機會和資源;在一個不斷變化的世界中,人要執行什麼行為,情感能力是不可或缺的。這種能力同樣存在於其他脊椎動物身上——鳥類、蛙類及魚類,牠們鐵定會憂鬱——這個看法絕對禁得起討論。無脊椎動物的行為能力較單純且彈性較小,牠們最多只具有整體向性,即情感的前身;舉例來說,變形蟲會朝向養分梯度移動。基於這些原因,我們不會討論歐利身上的跳蚤有沒有憂鬱症。

哺乳類的憂鬱現象涵蓋各個階段,從相對短暫及溫和的淺度憂鬱到嚴重且長期的深度憂鬱都包含在內。為了判斷歐利的反應落在這個範圍中的位置,我們需要像針對人類患者一樣,對其憂鬱行為的數量、強度及持續時間進行仔細評估。

官方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現已出版至第五版,縮寫為DSM-5)是一個很好的著眼點,手冊中列出了構成憂鬱症診斷要素的九個症狀。人類的判斷標準大多亦可輕易地用來分析狗的行為:

人類症狀 歐利的表現
心情憂鬱 垂頭喪氣的表現
對事物失去興趣及愉悅感 減少玩樂,對食物與交配興趣降低
睡眠不安穩 睡眠減少,夜裡焦躁不安
罪惡感 (缺)
缺乏活力 散步時精力變低;不願意取物品
心理動作產生變化 動作變慢
精神無法集中

缺乏專注力;不願意表演老把戲

體重或食慾改變 食量變小,體重變輕
有死亡及自殘的想法 (缺)

這份清單所列的症狀中,難以被用來為歐利進行評估的只有過度的罪惡感及自殺傾向,因為這兩項極其仰賴語言表達。否定其他物種會出現憂鬱現象的人自然會把爭論焦點集中在罪惡感等以語言為基礎的症狀,以及在家庭寵物身上對這些症狀進行評估時,顯然會有的困難。你養的貓可能會因為牠對自己的小貓是個壞母親而表現出悔恨之意,這個想法或許看似可笑,但即便如此,科學家也在爭論,除了人以外的哺乳動物是不是可能具有某些表現懊悔的方式。

一如我在第一章所言,低落的心情存在於用來描述它們的語言之外。以幼兒園的孩子為例,他們對罪惡感與情感沒有細微的理解,要將自己的這些內心狀態說出來通常會有困難。然而不幸的事實是,六歲的小女孩和小男孩有可能極度憂鬱,而且學齡前兒童確定罹患憂鬱症的情形甚至逐漸增加,比例是百分之一到二。同樣值得注意的是,生活在不同文化環境中的人,對於罪惡感或情感這類概念的理解會極度分歧。在大溪地沒有「罪惡感」這個詞,這重不重要?儘管用以表示憂鬱症這種情感疾患的詞句可能會因地方而異,但不管在大溪地、或是DSM小組研究過的國家,都可見到憂鬱症案例的相關紀錄,包含伴隨憂鬱症而來的行為及身體變化。最後,DSM-5並不強調一定要有以語言為基礎的症狀。要做出「重度憂鬱發作」的診斷,這些症狀都不是必要的。

除了官方所訂的人類憂鬱症症狀外,貓和狗還會表現出許多沒有經過正式認定,但與人類憂鬱症患者特徵十分符合的徵兆。和貓狗一起生活的人都知道,貓狗要是試探性的行為減少、長時間躲在床下、對自我整理與自身衛生漠不關心(透過減少理毛或減少使用貓砂盆反映出來),都表示有地方出了問題。

貓狗與人類憂鬱症的相似處也不只存在於外表。與人類憂鬱症特徵相符的荷爾蒙變化,包括類固醇荷爾蒙的分泌增加與免疫系統某些部分的活動減少,在從表現出憂鬱行為的貓或狗身上抽取的生物檢體中都顯而易見。從據這些貓狗的二十四小時生物節律(又稱晝夜節律)檢驗中,我們發現每日體溫節律與醒睡週期都產生了和人類憂鬱症患者同樣的變化。雖然針對貓狗做的神經造影研究相當少,現有的證據顯示,透過腦波圖測量出來的腦波變化模式中,貓狗與人確實有極度相似之處。有相似之處,應是意料中事;貓和狗等哺乳類和我們一樣具有脊椎動物的大腦組織,並且受同樣的神經傳導物質系統支配。對於否認動物存在憂鬱症的人,我想請他們從與人類憂鬱症相關的那些頑強生理現象中,找出任何一項其他哺乳類物種所沒有的。

寵物飼主所描述的內容,也深刻表達出他們想要了解自己最喜愛的同伴為何會顯得沮喪;沒有活力;不願進食、喝水或玩耍,並設法為寵物尋求幫助時的挫折感。在網路討論區,我們可以找到許許多多心急如焚的飼主發表的文章:

我確定我的狗有憂鬱症,牠完全失去神采了!!!!去年夏天我們離家一個星期,把牠和我們的女兒留在家裡,從那之後牠就和以前不一樣了。當時我女兒出門幾個小時,把狗留在院子裡。大門被風吹開,狗跑出去,不見了幾小時,還被車撞(但沒有受傷)。我們帶牠去看過獸醫了,完全沒問題。但牠動作還是很慢,也不是原來的牠。牠不再會到門口迎接我們,而且如果我不叫牠起來、帶牠出去尿尿的話,牠就會整天待在床上……

發文者:瑪莉娜,發文時間:二〇〇九年三月七日,晚上十一點三十六分二十八秒

要對寵物重度憂鬱症真正的範圍取得流行病學上的見解很困難,特別是因為寵物無法自我診斷。我們低估了寵物的憂鬱症,這點幾乎毫無疑問,因為連人類的憂鬱症都沒有得到足夠的正視與治療。小動物的精神問題時常遭到輕忽,所以寵物憂鬱症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二〇〇七年,禮來藥廠決定提出請求,讓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簡稱食藥局)核可一種專門給寵物服用的咀嚼型百憂解,《財富雜誌》便把該舉動諷為當年企業界最蠢時刻的第二名,文中寫道:「感謝老天。自從阿福把自己的毛染得烏七抹黑,還開始聽史密斯樂團的歌以後,我們就擔心得要命。」

除此之外,診斷上也有很大的挑戰。了無生氣、體重減輕、對進食、喝水及社會活動提不起興趣,甚或產生睡太多的傾向,這些憂鬱症的症狀都與一些已知的動物疾病症狀很相似,獸醫必須進行徹底的檢查才能將潛在的健康問題排除。最後,應在何時著手治療也很難斷定。憂鬱症發作要到多嚴重的程度,才有必要插手介入?在這方面,寵物就和幼兒一樣,牠們無法自行尋求治療或讓我們一窺其情感生活。我們必須就我們所知做出最好的推測,判斷怎麼做對牠們最有利。

不過,獸醫將人類的抗憂鬱藥物開給憂傷的寵物做適應症以外的使用,已經有幾十年了。這些藥物有用嗎?很難說。我有豐富的人類憂鬱症臨床試驗資料,但是貓狗的卻很少。此外,各藥廠直到最近都沒有興趣針對小型動物市場進行成本高昂的臨床試驗。(唯一的例外是Reconcile,即前述之咀嚼型百憂解,已通過食藥局核准,可用來治療動物的分離焦慮症。)我們的獸醫資料由許多臨床知識匯集而成,自然是很主觀,但足以顯示,狗、貓、馬服用人類的抗憂鬱藥物時,藥物只能發揮部分療效——就和人類服用的結果一樣。

如果傳聞與臨床證據還無法說服你,其他哺乳類也會展現出各種心情低落的狀態,那還有更多方法證明。首先,我們可以來看看針對憂鬱症的「動物模型」所做的大量神經科學研究。

相關書摘 ▶對抗「正午惡魔」:為何我們花了這麼多力氣仍然節節敗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憂鬱的演化:人類情緒本能如何走向現代失能病症》,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強納森・羅騰伯格(Jonathan Rottenberg)
譯者:向淑容

假設演化後的能力都有助於繁衍後代,那麼為何「憂鬱」這種擾人的情緒會留下來呢?

一心想成為歷史學家的強納森・羅騰伯格,在念博士班那一年,遭受憂鬱侵擾,連出門買東西都無法集中注意力。為了認識這個疾病、找回人生,強納森進入史丹佛大學心理系,最後成為憂鬱症研究學者。

就心理功能上來看,憂鬱心情對人的生存幫助有二:第一是停止錯誤嘗試,讓當事人休養生息;其次是串連人際網絡,讓親族好友前來安慰當事人。不過,有助於生存的低落情緒怎麼會變成病呢?第一,過去只有天災野獸,威脅很明顯,所以人的憂鬱很單純。但隨著社會結構、文化、科技變得複雜,不確定的訊息變多,人感覺威脅變多,於是更容易不安。其次,人會透過語言文字反芻思考,過度揣測憂鬱原因或是產生罪惡感,強化惡劣心情。最後是現代文化對快樂的設定值太高、太單一,但不是人人都適合。

羅騰伯格強調,過去我們都把憂鬱症當成一種待修正的「缺陷」,不只使它汙名化,也讓我們以為只要移除症狀就算康復。其實,在專業的協助下,透過「傾聽憂鬱」,也有助於了解自己的人生困境。更重要的是,在即將痊癒的後憂鬱期,找出人生目的,再次成長,才能走向穩定的康復之路。

憂鬱的演化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