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挑戰社會不公而被稱為「廢青」,我覺得很光榮

因挑戰社會不公而被稱為「廢青」,我覺得很光榮
Photo Credit: 林健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佔領運動,中學生、大學生幾乎傾巢而出,為的是甚麼?是因為我們不想付上一輩子的時間,活得像奴隸一樣,不能說真話、沒有自由意志、無法自我掌控自己的人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小到大亞洲社會都有「知識改變命運」的潛文化,爸媽努力供書教學,砸大錢讓我們上各式各樣的補習班,只因他們仍信奉「考上了大學未必有出路,但考不上大學必定沒有出路」這一套。在香港,只有百分之十八的青年有機會讀大學,然而身處今日的香港社會,考上大學又如何?

今年大學畢業的我,失去學校的庇蔭,才發現即使是循規蹈矩地跟著社會公式走,同樣是沒有出路的。當香港的經濟只傾軌於商業與服務業時,我們這一代所選擇的工種相當有限,不少朋友就讀心理學系、中文系、文化研究系、地理系這些「無法接軌」的學科,畢業後大多跑去讀進修教育文憑,然後往後人生便不得不依附著愈來愈緊縮的教育制度。有些朋友讀科學,畢業應徵了好幾個月而毫無回音,因為社會上根本沒有相應的工作職位。最後大量朋友被現實逼得只好做著與本科全無關係的工作。

我讀新聞與傳播,算是較易找到工作的一科,然而這又代表我有理想的生活嗎?我那些入學成績極高的同學們不論男女,大都是「鐵漢」,睡得極少還天天扛著器材四處拍攝採訪,畢業後卻得拿著比洗碗工更低的薪水出外跑新聞,工時長而不穩定。最近因為報導「雨傘運動」更疲於奔命,前線記者「吃」催淚彈、胡椒噴霧,被「藍絲帶」暴徒襲擊,同時還不能確保高層會否把你的報導改至面目全非,以合乎「國情」。

這一代的年青人是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

想創業嗎?社會根本不鼓勵,高昂的租金把創業門檻大大提高。

想買房子嗎?現時連劏房(把一間住宅分成多個不同房間再分租出去)我們都快住不起。

想有基本的政治權利嗎?我們的特首梁振英竟敢公然說出不可有公民提名,不然政策會傾於收入低於一萬四千元港幣(約值五萬五千元台幣)的人。

想生孩子嗎?將來我們的孩子面對的是國民教育、是洗腦教育,現時不少學校已推行「普教中」(以普通話教授中文)可見將來我們的教育制度只會全速向大陸接軌。

以上隨手舉例,我都覺得在這種制度下,自己的未來只會是一個灰暗無光的人生。一個不是光憑自己努力就可突破上流的人生。只有改善現時的制度,我們才有可能打破這些牢不可破的規則,試圖為生活尋找哪怕只是多一公分的可能性。

阿里巴巴董事長馬雲,也一語道破重點:「年青人佔中是因為對未來感到絕望。」

我們為了爭取公義、爭取更好的社會而站出來。與此同時,卻不斷被冠上「被煽動」、「廢青」、「垃圾」等稱號,彷彿我們就是不會思考的人。

然而,這次佔領運動,中學生、大學生幾乎傾巢而出,為的是甚麼?是因為我們不想付上一輩子的時間,活得像奴隸一樣,不能說真話、沒有自由意志、無法自我掌控自己的人生。

只要站在佔領區,隨意問任何一個學生,他們都能滔滔不絕地道出香港的困境、以及我們這世代的困局。因為我們還需在這地方生活五十年以上,我們不能輕言放棄。

光有滿腔情緒,或許能上街一、兩天,仍然能夠持佔領多於一個月,靠的不只是一腔熱血,而是每個個體獨立分析後,為自己所作出的人生選擇。

每個青年都必須面對時代給予我們的困局,而香港青年選擇以這種方式,無畏無懼地爭取一個更公平的制度、一個更公平的社會。

如果是因為挑戰社會不公而被稱為「廢青」,我覺得很光榮。

Photo Credit: 林健恆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鄧敏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