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用兩個詞,道破美國財富的增長奇蹟

股神巴菲特用兩個詞,道破美國財富的增長奇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未來幾年的發展,我毫不懷疑,美國既可以為所有人提供豐富的生活,也可以為所有人提供像樣的生活,我們絕不能輕易妥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arren Buffett(巴菲特,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的董事長兼執行長)
翻譯:Wendy Chang

我有好消息告訴大家。首先,大多數美國孩子將比他們的父母生活得更好。其次,美國人生活水準將大幅提高,並延續好幾代。

幾年前,人們會普遍贊同我的樂觀。然而,現在民意調查機構發現大多數美國人對孩子的未來感到悲觀。政治家、商界領袖和新聞界不斷告訴我們:經濟機器運轉已經失靈,他們提出的證據是近幾年GDP成長率只有2%左右。

在我們對這個數字流下眼淚之前,先稍微計算一下、了解人均GDP的重要性。舉例來說,如果美國的人口成長率是每年3%,而GDP成長率是2%,那麼經濟前景對我們的孩子來說的確是黯淡無光。

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可以確信,出生人數減去死亡人數每年將增加不超過0.5%。移民更難以預測,我相信每年100萬人是合理估計,那麼每年湧入的難民將帶來0.3%的人口成長。

因此整體來說,你可以預期美國人口每年成長約0.8%。在這個假設下,若實際GDP成長2%(不含通貨膨脹的值),每年人均GDP將成長1.2%。

這個速度聽起來非常微小,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將創造奇蹟。在25年內(相當於一個世代)成長了1.2%,將使我們目前的人均GDP從原有的59,000美元升為79,000美元。這兩萬美元的增值確保了我們孩子的生活會更好。

在美國,這樣的成長其實很正常,最後都會變得非常了不起,只要看看我有生之年發生了什麼。

我出生於1930年,當時美國財富的象徵是老約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 Sr.)。如今,我中上階層的鄰居在旅遊、娛樂、醫學和教育方面所享有的,是洛克菲勒及其家人無法獲得的選擇。即使有財富,洛克菲勒也不可能買到我們現在認為理所當然的樂趣和便利。

用兩個詞來解釋這個奇蹟:創新和生產力。相反地,若今天的美國人和1776年的美國人做著同樣的事情,那麼我們將會和我們的祖先一樣過著同樣的生活。

若要複製早期的日子生活,需要現今約80%的工人投入農場,才能夠我們提供足夠的食物和棉花。那麼為什麼現在只需要2%的員工做這件事呢?都要謝謝某些人,帶給我們拖拉機、播種機、棉花酒、聯合收割機、肥料和灌溉,和其他一切提高生產力的東西。

當然有這麼多好消息,也就會有壞消息:在這241年以來,我剛剛描述到的進步已經摧毀和打亂我們國家的勞動市場,如果這已經能夠預見這個動盪(顯然沒有),那麼工人就會強烈地反對、創新就停止。美國人就會問:你叫失業的農民如何找到工作?

如今,我們知道農業生產力的驚人成長是一件幸事。他們釋出了全國近80%的勞動力,將他們的努力重新投入到新行業中,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你可以認為這些進步成長是生產力成長,抑或是中止,但無論是哪個標籤,都解釋了我們現在傲人的人均GDP:59,000美元。

這場經濟奇蹟遊戲尚在早期階段,美國人未來會從更多更好的「東西」中受益。中間的挑戰是讓受益者和受害者都能用「獎金」過上好日子,這一點,許多美國人有理由擔心。

讓我們再回想一下1930年,有人預測說,在我有生之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會成長六倍。 我的父母立即認為這樣的成長不可能發生。如果他們能夠早點想像到這一切真的在變化,就可以早點預測到類似於今日的普世繁榮。

然而,接下來幾十年的另一項發明——富比世400大富豪排行榜,描繪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情景。1982年的第一次排名與今年相比,這400人的財富增加了29倍,從930億美元增加到2.7兆美元,而數百萬努力工作的平民仍然停留在經濟跑步機上。在此期間,財富海嘯並沒有下降,而是持續上升。

1776年,美國藉由市場經濟、法治和機會均等的結合,開始釋放人的潛力。這個基礎令人讚嘆,我們只用了241年就將原來的村莊和大草原變成了96兆美元的財富。

然而,市場體系也使許多人無法擺脫困境,尤其當這個市場越來越專業分工的時候。這些破壞性的副作用可以得到改善:畢竟真正富有的家庭會照顧所有的孩子,而不僅僅是那些有市場價值的人才。

在未來幾年的發展,我毫不懷疑,美國既可以為大部分的人提供財富,也可以為所有人提供像樣的生活,我們絕不能輕易妥協。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