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部隊以維和之名,卻帶來性侵、浪費的黑暗面

聯合國部隊以維和之名,卻帶來性侵、浪費的黑暗面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有家庭的職員,朝思暮想盼望的就是每工作四週會有一週的特休,並有機票補助可以返鄉探望親人。這個看似極度優渥的福利,其實也不過是稍稍彌補那太多難以言喻的辛酸與孤寂。

位於東非的索馬利亞,可能是這世界上最糟的國家之一,他不僅海盜猖獗、恐攻頻繁,官員貪腐,政府幾乎沒有任何功能,經濟崩潰,全國超過半數的居民需要靠國際組織援助,否則難以溫飽。甚至,在當地發生多起針對聯合國、歐盟救援組織的攻擊案件,這些武裝份子,除了仇視西方的因素外,他們更想搶奪的是食物與日常用品,足見物資的嚴重短缺。

長達數十年的內戰,你能想到最慘的情況都可在此找到。隨著號稱「青年黨」(al-Shabaab)的極端組織勢力坐大,不僅與蓋達組織關係深厚,更與在中東一帶的的伊斯蘭國有所接觸。

在索國首都摩加迪沙(Mogadishu),不時可以聽到零星的槍響,與每天都在增加的恐攻事件。即便因出差關係住在由歐盟、非洲聯盟、聯合國維和部隊共同保護的區域,也不見得可以掉以輕心。

沿著海岸線的維和營區占地數十公頃,三面由層層高牆、鐵絲網與哨塔環繞,進出皆須嚴格安檢,卻仍然在去年發生汽車炸彈衝進最內圈防線並引爆的悲劇。「他們很聰明,懂得偽造識別證和偽裝UN的運輸車,加上好幾個月前先派出手下應徵營區內的基層打雜工,裡應外合,那次事件死了10幾的非洲聯盟的軍人,以及好幾位聯合國的雇員受傷。」駐紮快滿三年的K說到,語氣雖平淡,但不難聽出仍心有餘悸。

誠然,每個維和任務都具有相當的危險,畢竟大多是政經歷內亂或局勢及度不穩定的地區,像是剛果(MONUSCA)、南蘇丹(UNMISS)、中非(MINUSCA)等任務,過去幾次出差的經驗印象深刻,但都沒有這次索馬利亞來的更為戒慎與緊張。

在這裡,你不能隨意外出,最重要的隨身物品是防彈衣與無線電,以及營區內處處可見的碉堡與避難所, 安全軍官在所有新進人員到的的一天,便會很嚴肅的要你熟記最近的地堡,「緊急事件發生當下,你只有最多30秒可以衝進地下防護室。」我試著練習幾次,算是勉強做到。

索馬利亞會有今天的局面,某程度上與眾多非洲國家一樣,都與曾經的殖民背景,以及近代軍閥割據、部落紛爭有關。

1991年惡名昭彰的西亞德(Mohammed Siad Barre)軍人政府倒台後,全境陷入混亂,其間國際勢力與美軍曾一度介入,卻以失敗告終,過程還被翻拍成電影《黑鷹計畫》,描述兩架美軍黑鷹直升機被索馬利亞「暴民」擊落的故事。直到2004年,過渡政府與議會才在肯亞首都奈洛比成立,幾經轉折,列強折衝、利益分贓下,搬回摩加迪沙辦公。

但想當然耳,連首都一帶都無法掌控的中央政府,對於更遠的省分,幾乎是完全沒有任何實質的作用,目前實行的聯邦制,也是名存無實,為了安撫各系軍閥,勉強維持一個表面上完整國家的作用罷了。

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聯合國於2009和2015年分別通過決議案,先後成立代號UNSOA及UNSOS的維和行動,主要軍力來自於非洲聯盟聯軍,以及聯合國的各相關部門工作者,負責區域維安、政治穩定、難民與人權議題、糧食援助、恢復生產力與重建市場經濟等,希望能協助索馬利亞,盡快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

AP_1708502643353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這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任務,更別提舉凡大型組織活動,理想與目標之外大多都存在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維和軍隊性侵當地婦女的醜聞、浮報預算與浪費開支的行為,也都是近年來聯合國極力改革的項目。「每天的軍事行動,總是耗費大量燃油,但這之中,肯定不全是用在必要的行動上,甚至一部分,變賣流入當地黑市也不是全無可能…」後勤官M在閒聊時這麼說,「搞不好,當地的某部分(地下)市場經濟,還都得仰賴許許多多的國際組織,及其灰色地帶所流出的物資與資金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相信絕大部分奉獻在此的男女職員,確實都是群值得敬佩的維和工作者,他們得忍受惡劣的環境、相對拘束的生活,以及除了工作之外,百般無聊的漫漫長夜。不少有家庭的職員,朝思暮想盼望的就是每工作四週會有一週的特休,並有機票補助可以返鄉探望親人。這個看似極度優渥的福利,其實也不過是稍稍彌補那太多難以言喻的辛酸與孤寂。

聯合國與各國際組織的工作,究竟有沒有實質幫助到索馬利亞?從數據來看,不少指標皆有緩慢進步,包含難民的數量、生活在貧窮線之下的人口、教育、醫療、城市中的基礎建設等等,比起前十年的情勢,在現任擁有美國、索馬利亞雙國籍的總統法瑪約(Mohamed Abdullahi Mohamed)執政下,有機會帶領這個受戰火摧殘數十年的國度,擺脫海盜與恐怖份子的汙名,重建成現代化的民主國家。

不過,聯合國維和部隊也即將在2020年結束代號UNSOS的任務,超過兩萬名的國際職員(含部隊)會撤離,勢必衝擊當地過度仰賴「外籍人士」為消費主力的經濟生態,加上原由肯亞政府資助在邊境成立的難民營,也預計在維和任務結束後關閉,屆時若還有大批無法安置的居民,是否又會使極端組織有機可趁,都是索馬利亞當局面臨的挑戰。

延伸閱讀:我在索馬利亞,見證天災與人禍共同創造的飢餓煉獄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