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皮補釘到救人古宅,由水岸望向從來不是島的社子島

鐵皮補釘到救人古宅,由水岸望向從來不是島的社子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子島總是被其餘的台北市民遺忘,只有在選舉期間才會被當作談資,雖然因為禁止改建使得街景充滿鐵皮屋,但透過幾座保存下來的廟宇,我們可以從中參透這片沙洲上械鬥的歷史,以及與大水共處的生長環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攝影:侯名晏

「社子島」這三個字,近年來時常在公共討論的話題中出現。從去年台北市長候選人「社子島是座島」的失言風波,到今年社子島開發案的爭議,這個一向平靜的地區,突然間成為台北市民眼中的焦點。社子島究竟是不是一座島,又為什麼到現在才要「開發」?想了解這些問題,不如親自走一遭此地,在講者的帶領下親眼看看這裡的生態與文化。

社子位於台北市士林區,是由淡水河與基隆河沈積而成的沙洲,葫蘆狀的沙洲平原讓社子看起來像是台北市延伸而出的半島。此地居民以泉州移民為大宗,也有不少南部移民,過去以農作為生。社子並不等同於社子島,一般而言,社子島指的是堤外被禁建的地區——由於地勢低平,過去時有洪水氾濫,社子島在1970年的大台北防洪計畫中被劃為滯洪區,禁止改建、開發。

一條法規,一道河堤,使此地的命運與台北市區彷彿交錯的直線般,漸行漸遠。

社子島的建築無法改建,只能以鐵皮修補

社子島保留的不只是過去的街景,更有許多都市早已消失的傳統文化。

順著街道前行,我們不斷看到一座又一座的廟宇,當我們停下腳步參觀時,在裏頭休息納涼的居民都十分熱情地與我們搭話。當年的一紙禁令意外地將社子島的地方信仰與閩南文化保留了下來。社子島的地方信仰以土地公與祭祀孤魂的有應公為主,由於社子地處兩河之間,過去常見到順流而下的械鬥屍體,或者其他動物的屍身,為了安撫這些鬼魂,社子地區的陰廟比例十分高,這些鬼魂往往成為當地守護神,被居民虔誠信奉。溪州底部落內的許英媽廟即是一例,據說許英媽廟便是當地居民夜夜聽聞女性啼哭後建祠祭拜而成,由於十分靈驗,至今每年農曆4月皆舉辦酬神戲碼。

社子島的有應公信仰:許英媽廟

除了信仰範圍較小的土地公與有應公,社子也有著較大的村落信仰中心,供奉中壇元帥的坤天亭便是中洲里的共同信仰,由村莊共同出資興建。這座廟宇落成時間較晚,故而十分宏偉,是少見的三層樓建築。

原來,這是應對淹水的策略,為了使神明不至於被淹沒,一樓並非廟宇主體,而是規劃為里民活動中心,二樓開始才是真正的廟宇,顯現居民的智慧。有趣的是,坤天亭同時配祀開漳聖王與保生大帝,但在泉州同安人為主的地區,這裡的開漳聖王是作為陳氏守護神而存在。

坤天宮

相對於本地信仰的坤天亭,較晚北上至社子島的南部移民,則合力興建了供奉五府千歲的北興宮。北興宮的對聯十分有趣,仔細看每一聯的首字都藏了出資者的姓氏,對聯的內容則是說明了北興宮由南而北的建廟典故。

由南往北,我們接著來到了李和興古宅,二層式的建築在1963年葛樂禮颱風大淹水時救了不少人。

社子島的傳統建築頗具特色,許多房屋不僅在設計時便墊高處理,通常大廳與屋頂間還會有名為「半樓」的夾層,供居民收納不耐水淹的家具,以免被大水泡壞。從此地的建築可以看出,社子島的居民早已習慣與大水共處的生活方式。不過,自從抽水站擴建,除非遇上人為疏失,此地已少有淹水災情。

1970年代,為了台北市區的防洪計畫,葫蘆狀的社子在井口築起高提,堤外的發展備受限制,可以說是犧牲了社子島以保障市區的安全。放眼望去,許多建築年老失修,但禁建的法規卻也意外地保存了在都市中迅速流失的傳統文化。社子島開發案已投票通過,但無論社子島未來何去何從,當地的獨特的文化與歷史都值得被了解及保留。

本文獲台北城市散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