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處皆科技,但科技相關工作你以為很多?

隨處皆科技,但科技相關工作你以為很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認知到許多高薪藍領工人和上班族的工作逐漸被自動化流程取代,我們安慰自己,認為這些轉變能創造新的工作機會給那些被取代者。布魯金斯的研究證實,雖然某些新型科技工作會流向沒落最嚴重的城鎮,最好的那些卻不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VAUHINI VARA
譯:王國仲

凱文.梅爾申(Kevin Mershon),加州貝克斯菲爾德一位32歲的企業家,在成年後已經花費大量時間來說服野心勃勃、以高科技產業為目標的朋友們留在當地。他在本地成長、在聖荷西州立大學學習電腦科學然後輟學。在那之後,讓朋友困惑不已地,他選擇回到當地,擔任克恩創新與科技社群(Kern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Community)的代理董事,該社群致力於在克恩縣(貝克斯菲爾德為其縣治)建立高科技社區。它們同時也是一間投資當地產業的創投公司──「和貝克斯菲爾德一起開始(Start With Bakersfield)」的合夥人。

但儘管有著許多親貝克斯菲爾德的論點(便宜房價!和當地有力經理人接觸、洽談的機會!),梅爾申還是眼睜睜看著居民陸續搬去更先進的城市。這可以說是最高層級的蛋—雞問題:沒有足夠的企業提供職缺或投資新成立的公司,科技人才留不下來;而在當地科技人才不足的情況下,外面的企業和投資者也不願意進駐。其他城市的勢頭強勁,梅爾申做出結論,認為貝克斯菲爾德和類似的城鎮將會越落後越多。他說:「這些障礙是無法被跨越的」。

梅爾申的悲觀論點有著充分的證據,最近的一項來自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藉由研究不同職業電腦能力(從搜尋資料庫到軟體編碼)需求的資料庫,它們製作了美國各大都會區的「數位得分」地圖。貝克斯菲爾德與拉斯維加斯並列,為大城市中最低,聖荷西得分最高。最引人注目的是,儘管已經有不少像梅爾申這樣的人,為縮短聖荷西等高分城市和貝克斯菲爾德這類低分城市的差距而奮鬥多年,他們的努力似乎未見成效。布魯金斯研究人員從2002年開始為城市分數排名,然後分析這些城市在2016年時的進步情況。一般而言,分數墊底的城市和名列前茅者的差距逐漸縮小,這是拜科技進入各行各業(如從護理到建築)之賜。但我們把目光轉向高度數位化,薪水也更高的產業(像程式設計)時,聖荷西和舊金山的領先甚至比以往拉得更遠。

企業草創時仰賴創投公司,而這種投資越來越集中在矽谷──於是新創產業便趨向紮根於此並開始招募成員。此外,由於新創和較成熟的科技公司相對雇用較少的天才型員工──那些能提出革新賺錢點子的人,它們傾向於在舊金山或聖荷西等地僱人,因為這些地區的潛在僱員較有吸引力。科技業是個贏者全拿的世界,這樣的事實更深化上述兩種情況。Google和蘋果這樣的大公司正鞏固自己的地位,也連帶為它們坐落的城市帶來好處。布魯金斯資深研究員馬克.穆羅(Mark Muro)表示,人們因「在對的地方居住與工作」而受益,「這樣的說法一直都是正確的,但資訊產業放大了這種效應。」

這樣的結論令人不安。人們知道許多高薪藍領工人和上班族的工作逐漸被自動化流程取代,我們安慰自己,認為這些轉變能創造新的工作機會給那些被取代者。布魯金斯的研究證實,雖然某些新型科技工作會流向沒落最嚴重的城鎮,最好的那些卻不會。貝克斯菲爾德的梅爾申已經開始覺得他應該要鼓勵前途最光明的那些居民離開,讓他們有一展長才的機會。他安慰自己,至少在他們離開故鄉、成為成功企業家之前,做為創投公司,「和貝克斯菲爾德一起開始」至少還可以投資其中的一些企業。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FORTUN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