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羅馬神話故事》:愛上太陽神阿波羅,那就把你變成向日葵

《希臘羅馬神話故事》:愛上太陽神阿波羅,那就把你變成向日葵
Photo Credit: Ricardo André Frantz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諸神見到一個人處於危險之中,他們會把他變成一棵樹或是動物,幫助他脫險。諸神的懲罰也是極其嚴苛,有時候,即使像折斷一條樹枝那樣的芝麻小事,他們也會將一個人禁錮終身。

文:黃晨淳

希臘諸神最愛變化身形。他們喜歡喬裝各種不同的模樣,降臨塵世,到處走動,傾聽進行中的每一件事。只要有人冒犯他們,他們即將他變成某種令人不快的東西。

往往,諸神見到一個人處於危險之中,他們會把他變成一棵樹,或是一隻動物,以幫助他脫險。諸神的懲罰也是極其嚴苛,有時候,即使像折斷一條樹枝那樣的芝麻小事,他們也會將一個人禁錮終身。

不要亂折花木,否則就像德萊歐碧變成一棵樹

德萊歐碧是一位受諸神嚴酷懲罰的希臘美女。有一天,她與她的妹妹沿著河邊散步,採摘花朵。德萊歐碧抱著她的幼兒,她的妹妹愛歐麗則走在她的身旁,她們採著桃金孃與紫羅蘭,絕沒料想到回來之前會碰到什麼事。

不久,德萊歐碧抱著她的小兒子感到累了,於是坐在河邊的草岸上休息。她坐著的附近,有一株忘憂樹的枝枒低垂到水面上,她的孩子將手伸向那些紫色的花朵。

德萊歐碧摘了幾束花給她的孩子,愛歐麗伸手去摘另一束的時候,她們注意到紫色的血從折斷的枝枒中滴下來。此時,恰巧有個拾柴的老人從附近走過,舉著手跟她們打招呼。他說山澤女神羅蒂絲就寄身在這棵樹中,她們折斷了這些樹枝,這位女神很快就會死,諸神一定會降下可怕的懲罰。

說時遲那時快,這老人正說著的時候,德萊歐碧的腳下有種奇特僵硬的感覺,樹皮也開始慢慢地由下而上向她的身體滋長。她的雙臂突然長出了樹枝,她不能再用手臂抱她那摔倒在地的孩子。

愛歐麗抱住她的姐姐,想要阻止那褐色的樹皮在她的身上滋長。

頃時,一株幼小的忘憂樹,豎立在德萊歐碧原來的位置,僅剩下她的面容尚顯露在樹枝間,悲傷地望著她的幼兒與妹妹。她央求愛歐麗每天帶這孩子到樹下來玩,並特別囑咐她教導這個孩子,千萬不要折斷樹枝、採摘花朵。正當她說話的時候,樹葉長滿了她的臉上,德萊歐碧全身都被這樹遮蓋了。

每天,她的小兒子都被帶到河邊來,與他變成忘憂樹的母親說話,而她的樹枝也常低垂下來愛撫這孩子。

當她的兒子長大時,仍然到這忘憂樹邊來。即使他已經成年,他還是坐在他母親的樹蔭下休息,將他的快樂、煩惱,以及他所獲得的勝利向母親訴說。

柯萊蒂愛上阿波羅,變成向日葵每天盯著太陽看

有時候,諸神之所以將人變成其他的形狀,卻是出於仁慈心腸。

柯萊蒂是位水澤女神,她在阿波羅和他姊姊阿緹密斯狩獵經過森林的時候,見到了阿波羅。阿波羅是所有神祇中最俊美的一位,柯萊蒂瘋狂地愛上了他,可是阿波羅對她卻不理不睬,連正眼都沒瞧她一下。柯萊蒂跟在他後面走,希望他會跟她說話。但是,這群狩獵者很快就到達了森林的邊緣,阿波羅騰上一朵灰白色的雲塊,消失在東方。

這時天色陰黯,整個早晨都沒有陽光,因為太陽神阿波羅在塵世狩獵,不曾駕著他的日車跨越天際。柯萊蒂熱切期待地注視天空,頃刻間,雲消霧散,鵝黃色的光輝,繚繞在雲朵四周的邊緣。接著,陽光乍出,日車正在它的中途顯現。

此後,她每天凝視著初升的太陽,目不轉睛地追隨阿波羅的行程,直到他下山去。

她憔悴了,整日坐在冰冷的土地上,無心梳洗,聽任滿頭亂髮披散著,九天九夜地坐著不吃不喝。柯萊蒂目無他顧,臉總是向著太陽。

最後,群神漸漸憫惜她,將她變成了一大朵金黃色的向日葵。她的手腳永遠扎在地上成了根,臉蛋兒變成花盤,會在枝莖上轉動永遠朝著太陽,追隨他走過每日的路程。

這個女神蛻變而成的花盤上深深地保留著她昔日的愛戀之情。

納西瑟斯墜入愛河,對象是水中自己的倒影

有時候,眾神的化身術只在聊以自娛,既不是為了懲罰人,也不是要保護人,而僅是開開小玩笑而已。

納西瑟斯是個外形酷似淑女的美少年,像柯萊蒂一樣墜入愛河,茶飯不進,一天一天地消瘦。納西瑟斯所愛的並不是一位漂亮的海中女神,也不是森林精靈,更不是山澤女神,甚或連凡間少女都不是。

他愛上了水中的一張臉蛋,他認為那是一張美麗水妖的臉。他待在岸邊向這可愛的影像傾訴衷曲,求它走出水面來跟他說話。當然,那只是他自己的臉,他所見的不過是反映在水中的倒影罷了。然而,納西瑟斯認不出來,因為他從不曾照過鏡子,看看自己的容貌。

山澤女神厄可愛上了納西瑟斯,她藏身在附近,當他對水中的影子說話的時候,她即回答他。

厄可本來要告訴納西瑟斯,說他愛上了自己的影子。但是,她正被希拉處罰,不能開口說話,只能應聲,而且她只能聽到什麼就說什麼。

當納西瑟斯說「妳真漂亮」的時候,厄可也柔和的回答:「你真漂亮。」可憐的納西瑟斯以為這是水中精靈在說話。當他說「我愛妳」,這聲音也照樣回答。當他伸手到水裡去時,精靈轉眼就不見了。

納西瑟斯以為這水中精靈已經逃避了他。因此,他便呼喊,「妳為什麼藏起來?」厄可也這麼發問。

「出來和我見面吧?」納西瑟斯又喊。厄可發出同樣的、來自她心底的呼聲。她急忙趕到納西瑟斯的跟前,伸出雙臂想去摟抱他的脖頸。但他卻驚得倒退幾步,喊道:「別碰我!我寧可死也不願讓妳佔有我!」

「佔有我!」厄可說。但這全是白費心機。他轉身走開,羞得她逃到樹林深處。從此,厄可就在岩洞與峭壁間徘徊流浪。悲傷吞噬她的形體,耗盡她的血肉,終於骨頭化為山岩。她的形體不復可見,但她的聲音仍然存在。至今要是有人召喚她,她總會發聲回應。

而納西瑟斯在河邊,一遍又一遍地呼喚著他水中的愛人。漸漸地,他瘦損下去,而且愈加悶悶不樂。群神化身為各種不同的樣子來到他的附近,注視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