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上):為什麼香港更能吸引國際人才?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上):為什麼香港更能吸引國際人才?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推廣引入外籍專業人才的政策行之有年,但效果多不顯著,對比香港的歷史氛圍和開放的移民政策,不難看出吸引國際人才的原因,但這樣極度開放的作為,真的能對社會和經濟帶來正面的影響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正當大家近來為勞基法中工時規定討論得臉紅耳赤時,可能會錯過台灣對於放寬外籍白領的政策細節,更忽略了引入外籍專業人士後,所帶來的文化效用。

不如香港一般久久前就已經是外籍專業人士進駐亞洲的首要切入點,台灣直至2015年才推行鬆綁外籍人才來台政策,其中的利多包括放寬聘請外籍勞工或留台僑生的公司的資本額和營業額門檻、開放外籍配偶來台工作的條件等等,但4年過去了,卻看不到太顯著的成效

到頭來,台灣和香港在工作環境上還是有些本質的差別。

香港對於外籍人才來港創業就業的吸引力強是不爭的事實,除了語言的優勢——在港通行的兩文三語,只需要精通一種便可生活無阻;政府也推出相應措施方便外資來港和聘請外籍人才。外籍人才是來了、形成國際化的公司了,但對於推動社會的文化發展或經濟以外卻沒有過大的幫助,當中的複雜性可讓台灣在真正實行放寬政策前借鏡參考。

寬鬆的法規,外籍人才輕鬆就能安身立業

外籍人才來香港工作,均是經香港入境處提供的「一般就業政策—專業人士/企業家」或「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申請來港。一般公司向入境處交託有關的文件後,為外籍人士取得簽證可達24個月,當中除非離職或轉換工作,無需再遞交任何申請。政府亦推出優化政策,包括放寬逗留期限,配偶如有專業技能並取得工作機會亦能合法在港工作等。

而「優秀人才入境計劃」——也是我們俗稱的「專才計劃」,只需取得一般簽證後的6年申請為專才便可延期6年留港生活,等於變相提供香港永久居民權利,能擁有香港的身分證,並且無需放棄原有國籍。

薪資方面,為了保證本地人優先就業,來港就業的外籍人士必須是專業人士,年薪需達4萬美金以上,月薪約為3萬多港幣,但基本上月薪只需達2萬港幣,對申請工作簽證已很足夠。外籍人士如想在港創業,政府推出的多項創業計劃會提供企業家幫助如分配資金、提供建議等。即便沒有參與任何類似計劃,只需提供公司財政狀況、業務計劃、市場定位、引進的科技等,證明對香港的經濟有助,便可獲得簽證。

香港政府在開放工作簽證名額時,雖然需要公司列明聘請外籍人才原因,亦需要公司提供一堆證明財政業務等等的文件,證明有往外尋找人才的需要。如果公司早有先例聘請外籍人士,在18個月內曾提交相類職位申請,只需上交申請表,基本上是一定會獲得簽證,減卻重複令人煩厭的手續。

相對台灣,除了因物價水平偏低,外籍人才薪資水平相應調整比原有國家低外,辦理簽證的手續也非常繁複,配偶難以取得工作簽證,難以入台籍,能在台工作的專業被限制等原因,使外國人卻步而往其他亞洲地區發展。

一名20多歲、來自美國的APP研究人員,在美國需繳付年薪約3成作為稅金;在香港的話,即使沒有多餘減扣的免稅額,只需繳付年薪1成作稅金;新加坡跟上海的話,因並非本地居民,約需收取年薪2成作稅金。

香港在多個亞洲城市來說,不論是語言、生活環境和工作環境,均是較發展成熟和繁榮,工作機會亦因有不少具國際視野公司聚集而提供更多選擇,更能及早了解大中華市場需要,計劃日後的發展。政府在創新企業上推出的多項計劃及贊助,這位研究人員若將來希望轉為創業,亦絕非難事。

歷史歸屬感,讓「ABC」們洄游而來

此外,香港對擁有中國籍的第二代特別開放簽證申請,只需年齡合乎18至40歲,擁有良好教育背景或特殊技能,有自理的經濟能力便可。不難在香港街頭發現一副華人臉,開口會說一口流利英語的「二代」,並能說簡單的廣東話。他們回流的原因大多是因為父母一方為港人,香港讓他們有額外的歸屬感;另外香港整個生活環境對他們來說也極容易適應:中英雙語均通用無阻,對年輕一輩最為吸引的少不了繁華的夜生活。

他們在國外接受的教育和專業資格,加上能操雙語能力,正所謂「浸過鹹水」(從前飛機還未普及時,只能以搭船飄洋過海,鹹水便是指海水)越見矝貴,廣東話越不純正才能代表其「ABC」的身分。

hong kong_香港
Photo Credit: Ming-yen Hsu CC BY-ND 2.0

香港整體的營商或生活環境均很迎合外籍人士或操外國語言人士的需求:餐廳均有提供雙語的餐單、服務員基本上能操三語(廣東話、英文、國語),即使不算流利也可用單字溝通;街道或標示均以雙語表示;本地公司的職員也一定會基本英語溝通等,外籍人士來到香港完全不用擔心語言障礙,便能輕易適應新生活。

總部在香港的法國銀行,1300個員工基乎是所有人都會說流利法文。要是不用出外買午餐或是作銀行以外的溝通,甚至可能整天不用吐一個英文字出來。

這些對外放寬的政策無疑能使在港公司更國際化,本地人和外籍人士合作的機會多不勝數,除了語言上的訓練,專業知識的交流亦有助本地人開拓眼界。然而引入這些外籍白領之後,我們除了得到經濟上的增長,在社會真正的進程又有什麼實際的作用呢?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中):連新界在哪都不知道的「文化斷層」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下):一場Clockenflap看出「討好外國」的香港文化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