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中):連新界在哪都不知道的「文化斷層」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中):連新界在哪都不知道的「文化斷層」
Photo Credit: Mr Thinktank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雖然引入許多具有專業能力的高級白領,但因為他們留在自己「安全地帶」的習慣,沒有真正想「生活」在這個城市,少能為香港帶來經濟發展之外的文化助益。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上):為什麼香港更能吸引國際人才?

2016年外籍人士在香港成功申請的工作簽證有35,997個,受養人(即配偶)亦有17,250個,總數達53,247個,仍未包括內地專才計劃或獲准延期居留的外國人名額。一年便有5萬名外籍人士來到香港,到底是否真的有這麼多工作提供予這些外籍人士?

先不用大型跨國金融或保險公司來看聘請本地人與外國人的比例,畢竟具國際地位的大機構,總能以公司營業額為由聘請外國人。我們以一間在港開設數十年、中小型室內設計英國公司為例:這家公司有8成職員並非為本地人或擁有本地居港權——他們全是以工作簽證或以受養人身分來港就業。

即便香港的老牌大學中,每年都培養了很多室內設計學系的畢業生,政府仍然容許一家中小型公司內存在8成不屬於本地培養的專業人士,縱使社會中明明有一群具同樣專業的年輕人。

持平而言,香港政府制定這樣的政策,或許是為了保障中小企業願意留港發展,再者,莫論外資或本地公司,老闆偏好聘請專業之外亦能精通語言的人才,特別是英語或普通話,能面對歐美或中國大陸市場而不會出現語言阻隔(language barrier)。

香港本地人才大多也不是英語或國語作母語,而在專業技能學院的畢業生,一般的語言能力也不高,在此便高下立見,老闆甚至願意付出比一般更高的薪金,只求保障把這些市場都函括在內,但這種做法,間接也導致本地畢業生失去發展機會。

外籍專才的comfort zone,反而成為文化的「白色巨塔」

香港提供了機遇讓外籍專才發展,讓他們成立專屬自己的一個安全地帶(comfort zone),反而阻卻了真正社會進步和文化交流的機會,渴求表面經濟貢獻的香港,是否做得有些過頭?

有一對居港6年的英國夫婦,在港設立了英國顧問公司的分部,一直也有聘請本地人及外國人士擔當公司職位。公司的本地人和外國人比例,一直也維持1:1左右,算是比例「很健康」的公司。

那家公司處理的案子均是亞洲區域,有印度、新加坡、泰國等,公司整個形象就感覺很貼近亞洲,但你只要嘗試跟他們聊香港的政治動向或文化發展,就會發現他們生活在一個自己的圈子內,以廣東話來形容就是「堅離地城」(「堅尼地城」是港島西的一個地區,因諧音與「離地」同音而成為潮語;而「離地」意即離開地面、完全不貼近現況生活),來港六年不會一句完整的廣東話,或完成簡單的廣東話對話。

請不要誤會他們對香港的文化或傳統有任何厭惡,他們之於香港,只是像同一屋簷下而沒有感情的一對男女,只是互相依靠卻毫無感情交流。

這些外籍專業人士,把本地人居住密集度最高的九龍區,形容為城中的黑暗區域(The city’s dark side),充滿未知的危險地帶,好像紐約的布朗克斯(Bronx),不會無緣無故前往。有一次英國老闆問我住在哪裡,因為知道說了他也不知道,就故意的回答是城中最最黑暗的區域(The darkest side),也就是更偏遠的新界區。這個對兩岸三地的人而言幾乎是基本常識的地名,英國老闆除了滿是黑人問號到底新界在哪,還露出驚訝表情,竟然有比九龍更黑暗的地方。

這些人的主要生活圈市港島區,是外國人主要生活和居住的區域,酒吧餐廳夜店均是外籍人士消費居多,餐廳或菜單大多是英語,有時甚至不提供中文菜單,服務生也不懂你的本土語言,彷彿暗示英文不好請不要來,這種本末倒置才是真正的荒誕。

AP_16701315587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引入外籍白領的困難算術題:短期經濟效益犧牲和本地人發展的平衡

這些充滿爭議性的文化並不只是在日常生活找到,在工作環境中,實有遇到緊急案子需要加班處理的狀況,有些外籍白領會堅拒加班,理由是需要平衝生活和工作(work-life balance),然而有些人就連午餐時段都要和法國傳統來個3小時的平衡,有如合約一天工作6小時一般,與同樣的職位,領同樣的薪金的本地人比較,也成為變相的不公平。

當然,如果要讓每個來港工作的外國人先讀「香港文化大全」,簽署會嚴格遵守本地人文化規條的話是欺人太甚,但在我們引入同樣的專業人才,付出一樣或更高的薪金給這些外來人士的同時,最後換來的卻是差不多的經濟效益,還犧牲本地人就業和培訓的機會,這是政府需要精確無誤的一條算術題,而不是充滿投資風險、自求多福的一場賭博。

台灣的職場是以中文為主,對外語人士的需求則是用以面對歐美市場的溝通,比起香港,更容易出現外語人士聚集成一個社區的狀況。

當這個在台工作而不關心台灣社會的社區力量越大,比例越重,漸漸便會出現如香港般的失衡和落差——外國人都只是在忙自己的事業,帶來自己既有的習慣模式,卻沒有真正想「生活」在這個地方,願意一同改變這個地方。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下):一場Clockenflap看出「討好外國」的香港文化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