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下):Clockenflap看出「討好外國」的香港文化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下):Clockenflap看出「討好外國」的香港文化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音樂節和香港的人才市場其實有很大的相似性,一味討好外國文化的結果,導致在地的資源遭受擠壓,就算主事者有心利用各種手法「增進交流」,也常化為外籍人士的耳邊風。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上):為什麼香港更能吸引國際人才?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中):連新界在哪都不知道的「文化斷層」

外籍專才的優劣,真可以單憑公司願意給予的工作機會,而證明真實的工作能力嗎?

曾經有朋友介紹一家設立在台灣設立的外資公司,他們希望找一個能說流利英語的行銷部同事,與外國的同事溝通,那間公司的台灣同事雖有足夠經驗卻因語言能力不足,只能擔當低一級的職位。

公司在聘請外籍人士時,透露這個職位上的人,公司花錢幫他辦了工作簽證,卻未能適應而在三個月辭掉了工作,他們的這次招聘首要條件是希望申請的外籍人士已有在台的工作簽證,省掉他們的麻煩。

不是每個老闆都有能力在招聘階段選中最合適的申請人,常常花了時間程序金錢辦的簽證,最後卻是浪費了。這種落差在香港頗為常見,僱主只靠一紙履歷和見談便輕易付出金錢和時間申請簽證,後來發現員工能力不合乎預想期望,又回到起點。

別忘記香港的簽證是以12至24個月為主,要是這家公司不合適,擁有工作簽的人只需在簽證到期前尋找新的工作,便可申請延期居留。

要是那家公司可以把這些資源放在那個語言能力不好的台灣同事,也許他會很感恩公司給予進修的機會而努力上進,讓公司栽培出一個本土的管理層人員,為公司開拓新市場,只是大部分的經營者或許覺得買護照比學語言快,常把資源都花在沒有回報的地方去。最後,那家公司一直也沒有辦法找到穩定的外籍專才留下來。

一場音樂節,看出香港和外國文化的交流缺乏

每年年尾在港舉行的Clockenflap音樂節,在前來的世界各地的知名歌手中,樂團名單上多是外國的表演單位和少數的港澳台表演者。先不論本地與外國表演單位的比例數目,這個年度盛會早被形容為「Annual drinking event(年度喝醉活動)」,幾乎是每個人在港居住的外國人都必然出席,「摸住酒杯底」這個動作當然也少不了,因為「有價有市」,Clockenflap的票價也每年上漲。

你可以說這樣的活動,是屬於一種「文化交流」的節目,事實上Clockenflap每年也的確加入不少文化類的大型裝置、手作市集等,但每次看到在這些藝術裝置旁喝到掛的外籍人士,就令人懷疑有多少人真正了解這些用心。

再者,Clockenflap在近幾年來也遭受輿論,名額多為外國表演單位,本地的表演項目少得可憐。音樂節跑趴看來雖和外籍白領政策沒有太大關係,但引入的「文化」和背後效益,卻有很大的相似之處。這些沒有存在真正的交流,而只對外國文化的「討好」行為,並不能說不是我們的責任。

Asia Stor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香港今日的外籍專才政策,就是明日台灣的最好借鏡

香港早在殖民地時代受到英國的自由貿易制度和文化的薰陶,對外來專才的措施和政策,無疑是能吸引不同的外資商貿來到亞洲,讓國際大機構成立總部,藉此把香港也打造成所謂的「國際大都會」。

然而,任何的政策都有飽和的一刻,資源錯配、過份優待外商,這些名詞在香港早已不罕見。在港擁有房地產、物流、商管的上市英資公司,甚至有內部的「不成文」規定高階管理層只能為外籍人士,沒想到當香港殖民地時代完結後,這種不平等政策還會出現。

殖民地時代的香港並無發達的商貿系統,大眾的語言能力也沒有兩文三語,在經過數十載的發展後,現今的香港便是台灣進行放寬政策後的未來樣貌,台灣可以就香港情況作參考在政策上略加改進,並衡量經濟與文化的得失才作決定。

畢竟世界的變化以光速進行,如何在當下以最合適的方法推進社會前行,是當前政策者需要有的眼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