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美國,擴散中的「假新聞」正悄悄滲透亞洲國家

不只美國,擴散中的「假新聞」正悄悄滲透亞洲國家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新聞(fake news)被選為2017年的代表字,但這種誤導資訊的影響不只存在美國,縱看亞洲,從菲律賓、印尼、柬埔寨,甚至是台灣,都曾遭受針對性的「假新聞」攻勢,而其中關鍵的治本之道,就在媒體識讀的教育。

作者:李問(芝加哥大學人類學碩士)

一、前言

資訊安全不只是技術層面,隨著社群媒體的興起,「假新聞」(fake news)、「假資訊」(disinformation)等錯誤訊息得以快速複製傳播,重新形塑國內與國際議題的輿論戰場。在全球威權政治復甦與中國崛起的背景下,威權政府得以用細緻的手法介入本國與外國輿論,藉此謀求地緣政治與經濟上的優勢;對臺灣而言,如何提高國內與亞洲鄰近國家的媒體識讀能力並維繫健全的公共領域,攸關臺灣的核心國家利益。面對迅速變化的新興輿論戰領域,臺灣應擬定明確的戰略目標並且強化相關論述;對外更應推動各類培訓工作坊與經驗交流機制,與亞洲各國政府及公民社會就「假新聞」與「假資訊」防治議題,建立多重管道的合作關係。

在鄰近的東南亞地區,媒體與言論自由保障尚未成熟發展,「假新聞」與「假資訊」的氾濫造成多層次的隱憂:國際輿論角力中,中國得以透過錯誤資訊的散播,就南海主權等爭議在國際輿論取得優勢,亦或是針對各國爭議性議題製造混亂訊息並加劇社會對立,形成社會大眾對民主體制的不信任;在國內政治的層次,「假資訊」有時成為各國威權政府與極端組織用以操縱輿論的利器,然而「防治假新聞」時而又成為威權政體打壓異己與壓縮言論空間的藉口,形成國內外訊息虛實交錯、真假難辨的複雜輿論地景。

二、「假資訊」的冷戰系譜

「假新聞」(fake news)屬於2016年以來受到高度注目的詞彙,然而西方國家對於「假資訊」(disinformation)的關注可以追溯至1950年代對於蘇聯輿論戰術的研析。前者泛指近幾年因商業動機所發佈的聳動消息,藉由衝高「內容農場」網站點擊率而賺取利潤;後者則源自於蘇聯情報機關所使用的輿論戰術「dezinformatsiya(дезинформация)」,係指國家機器為了影響輿論而刻意散播虛假訊息。[1]

然而,兩者之間的界線有時無法清楚劃分,例如部分「內容農場」網站為了衝高點擊率而散播虛構的政治醜聞;另外,不論是利潤導向的「假新聞」或是戰略意圖的「假資訊」,皆有可能破壞理性對話的環境,加深社會的對立與不信任。

蘇聯散佈「假資訊」經典案例為「感染行動」(Operation INFEKTION),其於1980年代捏造愛滋病由美國政府所創造的謠言。在這波輿論攻勢中,蘇聯首先於1983年在印度的平面媒體捏造一篇虛構的投書,內容指稱愛滋病是美國五角大廈研發出來的生化武器;接著蘇聯政府又請一位東德科學家偽造學術研究,號稱愛滋病由兩種不同的病毒混合而成。這些捏造的文獻,幾年後經過蘇聯陣營於全世界各地的報章媒體反覆引用、相互強化,散佈對美國的不信任和反美情結。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長期關注俄國資訊戰的分析師尼莫(Ben Nimmo)指出,當代俄羅斯繼承蘇聯「假資訊」戰術,在輿論戰採取「4D」戰術,亦即駁斥(dismiss)、曲解(distort)、轉移注意(distract)及震懾受眾(dismay)。例如俄羅斯針對烏克蘭戰事,即對北約官員、烏克蘭政府以及波羅的海三小國等鄰近國家進行「假資訊」輿論戰,往往運用虛實訊息對批評俄國的外國官員進行人格抹煞、接著對烏克蘭戰事相關訊息加以曲解,進而指控西方國家亦曾實施侵犯人權的政策以轉移注意,最後透過武力威脅加以震懾與警告。[2]

面對俄國近年頻頻運用「假資訊」戰術影響各國輿論,歐洲各國透過政府機關或立法加以反制。其中德國調查發現俄國散佈關於穆斯林難民在德國犯罪的「假資訊」以加深社會對立,使得國會立法通過要求臉書等網路平台移除錯誤資訊,並制定相關罰則。北約在芬蘭特別設立「歐洲反混合型威脅卓越中心」以對抗「假資訊」輿論戰,而波羅的海三小國在烏克蘭戰事爆發後,更針對支薪的網路評論員(類似中國情境中的「五毛黨」)進行反制。[3]

共軍 解放軍 習近平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三、中國崛起:亞洲「假資訊」與「假新聞」戰場

在亞洲地區,「假新聞」與「假資訊」必須放在中國崛起與區域威權政治復甦的背景下檢視。一方面,中國針對與自身國家利益相關的議題對周遭國家發動「假資訊」攻勢;另一方面,「中國模式」的推廣更在論述層次,加強威權統治的正當性,使得區域內各國威權政府得以仿效中國治理模式及其輿論操縱手法,甚至運用類似「五毛黨」的網路評論部隊帶動風向。在生產假新聞的同時,威權政府又能以「防治假新聞」作為打擊異議人士的理由。[4]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威權政府並非採用傳統手法封鎖資訊,而是採取主動出擊的方式,生產出大量混亂的虛實資訊,以創造有利於政府的輿論。同樣的手法能用來影響民主國家輿論,也能在威權國家內部進行操作。這在長期受到中國支持的柬埔寨及寮國相當顯著,更出現在近年遭到西方人權論述拒斥,而逐漸對中國態度更友好的菲律賓及泰國。

(一)臺灣:中國架設「內容農場」散播不實訊息

今年7月年金改革爭議中,「假新聞」躍上臺灣國內新聞版面。媒體報導,年金改革爭議中出現「蔡英文政府以退休金為質,威脅人民出國就要申報」等不實謠言,經過國安單位追溯訊息來源,主要源自微信、微博平台以及「COCO01」等中國於海外架設的「內容農場」網站,顯示中國透過釋放錯誤訊息干擾政策討論;即便「假資訊」謠言不直接對政府進行攻擊,亦或是謠言散播者原始動機為賺取商業利益,卻同樣產生社會對立加劇的後果。原本僅出現在「內容農場」或社群媒體的錯誤資訊,經過傳統媒體的反覆引用,即能迅速達成數倍的輿論效果;在當代媒體生態高度講求「即時新聞」報導速度且缺乏查證的情況下,更對不實訊息難以把關。[5]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