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紅樓夢》:攻心計的豪門小姐薛寶釵

《三生三世紅樓夢》:攻心計的豪門小姐薛寶釵
Photo Credit: 孫溫 Public Domain in the United Stat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寶釵撲蝶的例子可以看出,當「熱毒」發作,薛寶釵需要損人利己時,她做得多麼到位,多麼可怕,多麼老辣。

文:馬瑞芳

賈寶玉和林黛玉的出生詩情畫意,另一女主角薛寶釵的出生卻有點兒反諷。

《紅樓夢十二支.第二支.終身誤》揭示賈寶玉的婚姻歸宿是薛寶釵,卻始終不忘林黛玉:「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賈寶玉為情有獨鍾林黛玉,而且無怨無悔?因為釵黛的性格截然不同,而且跟出生有關——林黛玉是「閬苑仙葩」,薛寶釵卻有「從胎裡帶來的一股熱毒」。

薛寶釵的熱病

《紅樓夢》第七回「送宮花周瑞歎英蓮,宴寧府寶玉會秦鐘」,寫周瑞家的送走劉姥姥後,要向王夫人彙報接待劉姥姥的情況,而王夫人恰好到了梨香院,正跟薛姨媽長篇大套地說家務人情。周瑞家的不敢驚動,就到梨香院裡間,薛寶釵住的地方。薛寶釵滿臉堆笑地招待她,周瑞家的問薛寶釵,兩三天沒見寶姑娘到那邊逛逛去,是不是寶兄弟衝撞你了?薛寶釵說,是她「那種病又發了兩天」。然後,薛寶釵對周瑞家敘說她生來帶有「那種病」,症狀「不過喘嗽些」,卻「憑你什麼名醫仙藥,從不見一點兒效」。

一位專治無名之症的和尚說「這是從胎裡帶來的一股熱毒」,給了一包異香異氣的藥引子,告訴了一個「海上方」,配製「冷香丸」治療:用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花蕊十二兩,秋天開的白芙蓉花花蕊十二兩,冬天開的白梅花花蕊十二兩,在次年春分那一天曬好,再用雨水那一天的雨水十二錢、白露那一天的露水十二錢,霜降那一天的霜十二錢,小雪那一天的雪十二錢,把這四樣水調勻,配上蜂蜜十二錢、白糖十二錢,團成龍眼大的丸子,盛在舊瓷罐內,埋在花根底下,若發了病時,拿出來吃一丸,用十二分黃柏煎湯送下。

薛寶釵到底害的什麼病?醫學家有各種推測。有位香港著名中醫陳存仁先生曾經和香港著名紅學家宋淇先生合作寫過一本書,討論《紅樓夢》人物的病。陳存仁先生認為,按照西醫的觀點,薛寶釵的病叫「花粉熱」,而「冷香丸」正是在自身內產生抗體來治病。這當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認為,曹雪芹在《紅樓夢》寫到的病和藥方,都是文學化筆墨,因為曹雪芹是小說家,不是醫師。對「冷香丸」,千萬不要看成是真正治病的祕方,也不要看成是曹雪芹的遊戲之筆,這是敘事寫人的大章法。不管是薛寶釵身上的病根「熱毒」還是治病的冷香丸,都不是真正的病理性描寫,而是寓意性描寫。薛寶釵出生時就有胎裡帶來的熱毒,需要經常用大自然最本真、最純潔的東西構成的「冷香丸」來糾正,否則就會發作。

意味深長冷香丸

我們從冷香丸的組成,沖服冷香丸用的黃柏,還有冷香丸醫治的熱毒三方面來仔細看一看。

第一,冷香丸的配方有深刻寓意

「冷香丸」的製作非常有哲理。它的配料要求是春夏秋冬四時的白色花蕊,這象徵大自然的純潔和本真,用來和藥的是四樣水,雨水這一天的雨水,白露這一天的露水,霜降這一天的霜水,小雪這一天的雪水,這是春夏秋冬大自然節氣當日的雨露霜雪。時間一天也不能錯。時辰也不能錯。用薛寶釵的話來說,最重要的是「可巧」兩個字。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是就是是,非就是非,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好就是好,壞就是壞,不能含混不清,不能指鹿為馬。

如果一個人必須經常補充大自然最本真的東西,說明這個人身上有骯髒的毒素,必須不斷用純潔的因素來矯正,否則就不正常。那麼,這是個什麼樣的人?一個有時不很正派的人。我們說「有時」,因為薛寶釵是個複雜形象,如果她總是不正派,不說真話,那就臉譜化了。

第二,用來沖服冷香丸的湯是什麼?十二分黃柏煎湯送下

用黃柏沖服,我們可以讀出兩層重要涵義。第一層涵義是薛寶釵命運之苦和心靈之苦。黃柏是苦的,薛寶釵的命運和心靈也都是苦的。她雖是皇商之家的富貴小姐,但她的命運和心靈有兩方面的苦:一方面是薛寶釵雖然得到了賈寶玉的婚姻卻得不到賈寶玉的愛情之苦,還同時經歷了封建家庭覆滅之苦;另一個方面是薛寶釵一直用封建淑女的標準來束縛自己、壓抑自己,內心是苦痛的,靈魂是扭曲的。表面上看來,經常哭的是林黛玉,實際上內心特別痛苦的卻是薛寶釵。因為林黛玉我行我素,從不說違心的話;薛寶釵卻不得不經常說假話,說違心的話,活在對他人的討好中,活得很累。林黛玉最喜歡的《牡丹亭》有這樣的唱詞:「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願,便酸酸楚楚無人怨。」一個人活出了自己,即便活得整天以淚洗面,也酸酸楚楚無人怨。薛寶釵卻做不到。

第二層含義是薛寶釵身上熱毒之烈。

既然說薛寶釵命運和心靈是苦的,曹雪芹為什麼不用人們最熟悉的黃連治療,卻用黃柏?這裡又有講究。曹雪芹是懂中醫的,他用黃柏送冷香丸既是中醫裡很講究的處方,又有很深的蘊含。按照中醫理論,人體的熱毒分為上焦、中焦、下焦;治療上焦的熱毒用黃芩,治療中焦的熱毒用黃連,治療下焦的熱毒用黃柏。薛寶釵病的症候是「不過喘嗽些」,表現為肺熱,中醫認為「 肺與大腸相表裡」,所以冷香丸要用黃柏煎湯送下,冷香丸治療的是下焦的熱毒,暗寓薛寶釵這大家閨秀某些行事不免下流。

第三,「 熱毒」的深刻涵義

「熱毒」是什麼?按照中醫觀點,是毒素侵蝕了正常人體而導致生病。而《紅樓夢》所說的「熱毒」暗喻違反人的真情、人的至性,按照封建的理性綱常行事,做出矯飾巧偽的行為。為了個人的利益,不說真話,假意逢迎,虛偽應付,顛倒黑白;在涉及個人安危的情況下,為了保護自己而損人利己、嫁禍於人。

螢幕快照_2018-01-22_下午8_33_54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寶釵撲蝶, 設陷阱害黛玉

寶釵撲蝶嫁禍黛玉

薛寶釵如何熱毒發作?我們看個最典型的例子:寶釵撲蝶。

先看薛寶釵撲蝶前發生了什麼事?《紅樓夢》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塚飛燕泣殘紅」寫道,大觀園姊妹都在園中玩耍,卻獨不見林黛玉,薛寶釵就說要去鬧了林妹妹來。當她來到瀟湘館時,卻看到賈寶玉進去了。薛寶釵想:「寶玉和黛玉是從小一處長大,他二人間多有不避嫌疑之處,嘲笑喜怒無常,況且黛玉素習猜忌,好弄小性兒。此刻自己也跟了進去,一則寶玉不便,二則黛玉嫌疑,倒是回來的妙。」這段描寫表面上看,薛寶釵很懂事,但是,她骨子裡有沒有對林黛玉和賈寶玉如此不避嫌疑不以為然呢?有沒有嫉妒林黛玉?她有沒有想到:最終決定你們命運的並不是你們自己,而是家長?我想肯定有。

接著,寶釵撲蝶到滴翠亭,聽到了小紅跟墜兒的對話。小紅跟賈芸私相往來是違反封建禮教的。小紅怕人聽到,很警惕。寶釵偏偏聽到了。在棘手的問題前,寶釵表現出四個「當機立斷」。

第一個當機立斷,是薛寶釵立即判斷出滴翠亭裡發生了一件按封建道德來說是「姦淫狗盜」的事,而且判斷出這件事發生在寶玉的小丫頭小紅身上,而小紅眼空心大,頭等刁鑽古怪。在這之前,小說寫道,賈寶玉並不認識他的小丫頭小紅。薛寶釵居然僅僅從說話的聲音就能判斷出是賈寶玉房裡哪個丫頭,還進一步知道這個丫頭有什麼個性特點。這說明薛寶釵對怡紅院的關注程度非常之高。她不僅處心積慮地交歡襲人,還仔細觀察分析怡紅院其他丫頭的個性特點。

第二個當機立斷,是薛寶釵立即想到小紅如果知道她聽到這番話,會人急造反,狗急跳牆。馬上決定要「 金蟬脫殼」。這說明薛寶釵非常聰明,善於保護自己。

第三個當機立斷,是薛寶釵本能地選擇林黛玉做代罪羔羊。處在尷尬情況下的薛寶釵如果想找個代罪羔羊,完全可以喊「寶玉」,喊「二丫頭」、「探丫頭」、「四丫頭」。而她連想都沒想,就選擇林黛玉。薛寶釵對大觀園內的親疏關係,看得清清楚楚。賈寶玉是她心愛的表弟,而林黛玉不僅跟她沒有親戚關係,還是跟她爭奪賈寶玉的強而有力的對手。薛寶釵下意識中,對林黛玉有對立情緒,需要傷害什麼人時,林黛玉成了首選。早期點評家已注意到,且說寶釵「卸罪於黛玉也,雖云急解,實有成心」。

第四個當機立斷,是薛寶釵臨時客串天才演員,故意把林黛玉偷聽滴翠亭談話一事一步一步坐實。她表演得一層深一層,無中生有,卻天衣無縫:第一步,她故意放重腳步,叫滴翠亭裡的人聽到有人來了,停止說話,從而表明她薛寶釵對滴翠亭裡說的話可是一句都沒聽到;第二步,她故意笑著叫道,讓滴翠亭裡面的人以此判斷出她這會兒玩得多開心、多投入,當然不會對滴翠亭裡發生的事發生興趣;第三步,她喊林黛玉時不喊丫頭通常叫的「林姑娘」而故意叫「顰兒」,這是寶姑娘和林姑娘之間的愛稱,喊「林姑娘」是喊給丫頭聽,反而露餡兒;第四步,她故意創作出林黛玉蹲在滴翠亭邊弄水的故事。問小紅,你們把林姑娘藏哪兒了?說,我才看到她在這裡蹲著弄水,看到我,朝東一繞就不見了,是不是藏裡頭了?她還故意進去尋了一遍,然後,抽身就走。嘴裡說「一定又是到山子洞裡去了,遇見蛇,咬一口也罷了」。

寶釵撲蝶跑到滴翠亭聽到有人說話時,就煞住腳往裡細聽,有可能是出於好奇,也可能是習慣——人前必須端莊,人後無妨偷聽的習慣。王熙鳳曾經說薛寶釵是「不干己事不開口,一問搖頭三不知」。薛寶釵似乎對和自己無關的事不關心,實際上,她平時處處留心。當她明白了滴翠亭內說話的人有可能危害到自己時,立即按照自己偷聽他人說話的心理,虛構林黛玉蹲在亭邊的故事,這樣一來,有意偷聽的就成了林黛玉。小紅相信林黛玉聽到她說的話,她非常驚慌。小紅認為:如果是寶姑娘聽了倒沒什麼,林姑娘聽了反而有問題,因為林姑娘喜歡刻薄人。小紅將來成為王熙鳳的丫頭,會不會在寶黛愛情上製造障礙?這樣一來,薛寶釵金蟬脫殼的同時,沒有任何過錯的林黛玉掉進了薛寶釵設置的陷阱。所以,張新之在點評薛寶釵說「給蛇咬一口也罷了」時說,薛寶釵就是蛇,林黛玉早晚會被她咬了:「卿卿即蛇,終必被咬。」

從寶釵撲蝶的例子可以看出,當「熱毒」發作,薛寶釵需要損人利己時,她做得多麼到位,多麼可怕,多麼老辣。

小說人物跟現實人物一樣,常常有兩種形象,一種是內在形象,一種是人物故意表現出來的形象,也就是在他人眼中的形象。這兩種形象,在《紅樓夢》裡的一些人身上大多一致,比如說,在賈寶玉和林黛玉身上,內心和外在完全一致。趙姨娘和賈環也是這樣的人物,就像賈寶玉不掩飾自己對仕途的厭惡,林黛玉不掩飾自己對賈寶玉的感情一樣,趙姨娘和賈環也不掩飾自己對王熙鳳和賈寶玉的仇恨。而在另外一些人物身上,內在形象和表現給其他人看的形象,就可能天差地遠,例如薛寶釵。寶釵撲蝶,在自己金蟬脫殼的同時,把林黛玉推進陷阱,這跟賈環在賈政跟前公開給賈寶玉造謠,跟趙姨娘找馬道婆詛咒王熙鳳,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只是薛寶釵表現得隱蔽、優雅。

薛寶釵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也就是她有意識表現出來的形象:溫柔大方,顧全大局,和藹可親。用小說的描述來說,就是薛寶釵剛到榮國府時,留給人們的印象是:「品格端方,容貌豐美。」「行為豁達,隨分從時,不比黛玉孤高自許,目無下塵,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頭們,亦多喜與寶釵開玩笑。」薛寶釵給人留下的印象,就是這樣一個有修養的、有人緣的人。但薛寶釵的內心是個「時寶釵」,關鍵時刻該損人利己時,就毫不手軟。寶釵撲蝶陷害黛玉是典型例子。類似的情節還可以舉出幾個。

相關書摘 ►《三生三世紅樓夢》:賈元春點戲,預示賈府結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三生三世紅樓夢》,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馬瑞芳

「我也為的是我的心,難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

「癡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償。」
看大觀園裡貴族少男少女們的青春心事,
讓流傳兩百多年的傳奇故事,重新悸動你的心,溫暖你內心角落的星火。

  • 傳奇小說家曹雪芹的文筆,風靡清朝平民和宮廷貴族,像鴉片一樣令人上癮。
  • 即使被列為「禁書」,仍然擋不住人人悄悄傳閱、癡迷《紅樓夢》,就連下禁令的皇帝們也要一睹為快。
  • 傾聽情癡賈寶玉和林黛玉的三世情緣,沉溺在貴族少女少男的夢幻人生,參透愛情的禪。

古今最會說情話的戀人──賈寶玉:
我只顧我這會子立刻我死了,把心迸出來,你們瞧見了,然後連皮帶骨,一概都化成一股灰,再化成一股煙,一陣大風,吹的四面八方,都登時散了,這才好!……。活著,咱們一處活著;不活著,咱們一處化灰,化煙,如何?

古今最會蹙眉、含嗔嘔氣的戀人──林黛玉:
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
你只怨人動不動嗔怪了你,不知道你自己慪得人難受。

特別收錄

  • 金陵十二金釵的愛情命運
  • 紅樓夢重要人物關係圖
  • 大觀園鳥瞰圖:賈寶玉怡紅院與金陵十二金釵寓所地圖
  • 四十七幅清代刊本插圖,描摹清朝貴族少男少女群像。
馬瑞芳 三生三世紅樓夢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