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搭飛機、搭便車、沙發衝浪,但絕不是只為了省錢

我不搭飛機、搭便車、沙發衝浪,但絕不是只為了省錢
Photo Credit:Beyond My Ken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旅行不是一場比賽,只花多少錢就去了多少國家的人,並沒有看了比較多,或是得到比較多,最後它不過淪落為說嘴與炫耀的工具。如果你為了省錢才搭便車或沙發衝浪,別去了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于洋(歐北來成員)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好像以花少數金錢來旅行感到自豪,每當人家問起「怎麼有那麼多錢可以去那麼多地方?」我總是回答「我不敢說旅行不花錢,但絕對沒有大家想得那麼多。」

我走陸路不搭飛機,我搭便車,沙發衝浪,吃簡單的食物。這些都是我能用較少的金錢去到那些地方的原因,但絕對不代表,我做那些事是為了省錢。這完全是兩碼子事。

儘量不搭飛機:可看見風土民情和氣候的改變

在能不搭飛機的情況就不搭,是因為一個國家的氣候與風土民情的改變,並不像地圖上的國界那樣絕對,在機艙門一關一合之間,你從這裡被帶到那裡,這裡說著阿拉伯話,那裡說著法文,這裡的人多是伊斯蘭教徒,那裡的人信奉天主教,如此絕對又直接的改變,然而陸路旅行,可以看到這一切漸漸的改變。

從蘇丹到伊索比亞首都需要搭上四天的車,一路從沙漠氣候開始,漸漸地看到一些灌木叢,最後是滿是綠意的草原,在蘇丹時,人們一天把公車停下來五次,為了對麥加朝拜,而在進入伊索比亞前,已經能看到穿著裙子,脖子上掛著十字項鍊的女人,這一切都在眼睛的開合與車輪的前進間漸漸改變,那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絕對且不可逆的改變。那是我愛陸路旅行的原因。

Photo Credit:Marcin WicharyCC BY SA 2.0
搭便車:認識平常沒機會接觸的人

我搭便車,因為我想要認識我平常沒有機會接觸的人,因為我知道會停下來的那些人,絕對跟我有著什麼共通之處,他們身上都有著故事,也有值得學習的部分,每輛停下來的車都載著驚喜,從那輛紅色suzuki和那檯銀色toyayo,他們不再只是冰冷的交通工具,他們傳遞個一個想法與信念,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我用一個故事跟你換一個故事,我們找到彼此文化裡相近與大相逕庭的部分,我們的笑聲蔓延整條公路,最後再用眼淚滴在彼此肩上的擁抱再見。

「我今天看到你站在路邊時,只有三秒可以決定要不要停下來,而我決定停下來這件事,也許是我做過最好的決定之一。我從現在開始會對任何沒有嘗試過的事情說Yes。」像是這樣的對話,或者,「上車吧,妳要去哪?」「都可以,我只是想遇到有趣的人。」「妳上對車了。」

因為這樣的人和事情,搭便車不辛苦,移動的慢也無所謂,因為這本身就是旅行。

Photo Credit:Beyond My KenCC BY SA 3.0
沙發衝浪:看到一座城市真實的樣子

沙發衝浪,因為我想看到一座城市真實的樣子,他們生活的模樣,星期五晚上都哪裡跟朋友鬼混?心情鬱悶的時候都做些什麼?這個城市哪裡讓你感到驕傲?最喜歡的角落是哪裡?有什麼食物是你習以為常,等到去旅行時才開始想念的?這樣子的問題,待在旅館的人是得不到答案的,在睡過的一百多張沙發裡,有那麼幾個人,是我們彼此都知道會是一輩子的朋友的人,我一個突如其來的外來者,裝飾了他們的生活,他們也妝點了我的旅行。

當她說「每次我想到『勇敢』這個字就想到妳。」時,我隔了很久才說,每當我想到「用生命去熱愛自己的工作的人,就會想到妳,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旅行才能感受生命,妳讓我知道生命可以有更多的模樣。」

那是我選擇這樣旅行方式的原因,從來都不是因為要省錢。

Photo Credit:Matthew HoganCC BY SA 2.0
旅行不是比賽:若為了省錢才搭便車或沙發衝浪,就別去了吧

去年在哥倫比亞,我待在某間青年旅館裡,為了有機會認識更多人,我提議由我來煮飯,大家平分食材費用就好。最後有十幾個來自七八個不同國家的人一起吃了那頓飯,還有說大聲囔囔著要來台灣大吃大喝,最後大家要掏出錢時,一個瑞士人說「我沒有吃很多,我覺得我應該出少一點。」那頓飯平分下來不過是六十塊台幣,加拿大人趕緊打圓場的說「沒關係,你不夠的我出吧。」

我記得他在大家聊天的過程中透露了他擁有兩棟房子,而瑞士也是相當富有的國家,其實我在意的不是有沒有收到那筆錢,只是我一直非常在意的是他在晚餐時說了「我在中東時,很多當地人請我吃飯,甚至買了車票給我。我在那邊花了非常少的錢,這裡的人卻不會這樣做。」

他的口氣聽起來像是在抱怨,因為他一直自豪著自己一路下來一天平均只花了三塊美金。其實我當時一直很想跟他說,我在中東待了不短的時間,那裡的文化跟拉丁美洲非常不同。我剛到中東時,也注意到了當地人總是喜歡搶著付飲料與食物,甚至提議幫忙購買一些物品或車票,即使我再三婉拒,他們仍然會這麼堅持著,所以一開始我接受了一些好意。

久了我才知道,那就是中東社交的一部份,人們會不斷的做著這樣的事,而我應該讓他們試著搶著付賬,最後仍然不應該接受,因為在那裡每個人都是這樣做的。一方搶著付賬,一方連忙說不要,一來一往,最後還是各付各的,即使看起來像是在演一場戲,但這就是禮儀與文化的一部份,在他們的語言裡甚至有一個詞是專指這樣的事情。

而當他們提議為那個瑞士人買票,其實多是因為這樣的文化,如果他了解得夠深,或著試著了解,就應該知道他本不該接受那樣的贈與,再說,那些人過著比他辛苦許多的生活,住在一個也許連他家浴室大小都不及的房子裡,怎麼忍心讓他們為自己支付車票錢?

在整個晚餐裡,他不斷地說著自己只花了多麼少的金錢就去了哪裡,但旅行不是一場比賽,只花多少錢就去了多少國家的人,並沒有看了比較多,或是得到比較多,最後它不過淪落為說嘴與炫耀的工具。

如果你為了省錢才搭便車或沙發衝浪,別去了吧。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