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怪胎叫哈洛,他看一眼朋友圈便知當中複雜的關係

有位怪胎叫哈洛,他看一眼朋友圈便知當中複雜的關係
Photo Credit: Octav Ganea / Reuter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David Brooks透過一些案例交代,為甚麼一些可稱為「怪胎」有天賦異才的人,對他們來說,社會化是學生在高中時期最需要動腦筋且最重要的事。

即使樣貌俊美卻潛力不足,世界巨頭都是怪胎繼承?

社會化是學生在高中時期最需要動腦筋且最重要的事……

受人歡迎、長相俊美、運動神經發達的孩子是飽受無情凌虐的對象。在他們年紀還小、容易受人影響時,就被迫接受跟自己無關的醜小鴨故事。他們不得不忍受無止盡的迪士尼電影反覆灌輸「真正的美發自內心」這種想法。高中時期,最有趣的老師偏愛那些腦筋好的學生,這些學生被討厭他們的人認為是充滿野心的,他們週六晚上閒坐在家,培養出對傳奇爵士樂手這種符合大人胃口的興趣。高中畢業之後,那些受人歡迎且長相好看的孩子,除了地方氣象預報員和益智遊戲節目主持人外,幾乎找不到其他學習的榜樣,而那些書呆子卻能仿傚許多當代大人物,從創立微軟帝國的比爾‧蓋茲到催生 Google 的賽吉‧布林(Sergey Brin),任君挑選。因為正如聖經所說的,在後的,將要在前。怪胎將會繼承這個世界。

然而,充滿朝氣的哈洛在面對自己青春期的長相與受人歡迎的特點,倒是能以輕鬆的態度擔起這份負荷。他的快速生長期來得早,在國中時期就已經是學校運動場上的風雲人物。雖然其他孩子後來追上他的體型,超越了他的能力,不過他還是保持自信地參與比賽,這使他贏得同儕的尊重與敬意。他常和那些細腰寬肩的朋友一起混,他們以製造噪音的能力著稱。聲音從他們身上的毛細孔輻射出去。他們在學校走廊上,以粗暴喧鬧的方式問候彼此。假如他們手邊有罐裝水瓶,就會在學校自助餐廳上演活力四射的傳水瓶比賽,在場的其他人則得小心閃躲飛掠而過的水瓶。他們會和漂亮女孩交換色情笑話,這舉動讓一些男老師在旁看得心癢癢的,也讓那些高二生又羨慕又想偷聽。雖然沒有人說出口,但他們知道大夥兒都認為他們是這所學校的王者。對此,他們感到無比自豪。

有一位怪胎哈洛,他可以瞬間「目測」出某小圈子的社交特色

哈洛有一種能力,他能在掃視某個房間後,自動掌握上百個微小的社交動態。我們全都有某些方法能夠去觀察茫茫人海。舉例來說,多數人的眼光會停在人群中的紅髮人士身上,因為我們天生會受不尋常事物所吸引。很多人會假定,擁有圓滾滾大眼和豐腴雙頰的人是比較柔弱、順從的。(也許出於補償心態,在二戰與韓戰中,娃娃臉士兵贏得勇士勳章的機率遠高於體格粗壯的士兵。)

哈洛憑直覺知道哪個團體允許吸毒,哪個團體不准。他可以分辨哪個團體能容忍自己的成員聆聽鄉村音樂,哪個團體會認為這種行為是該被掃地出門的。他能夠判斷出在每個團體中,一個女孩每年可以和多少男生交往而不會被視為賤貨。在某些團體,這個數字是三;在某些團體,這個數字是七。

多數人不自覺地假設,自己不隸屬的那些團體,其同質性高於自己所屬的團體。哈洛能從團體成員的角度來看待這些團體。比方說,當哈洛和那些模擬聯合國的孩子坐在一塊時,他不僅認為自己是個聰明人,還能夠猜出誰想要從怪胎象限移居加入優等生/運動明星象限。他可以感覺出誰是某個團體的領袖、誰是弄臣,以及誰在扮演調停人、魯莽勇夫、組織幹部、低調的觀眾等角色。

他可以在任何女子三人組中,辨認出誰扮演什麼角色。如同小說家法蘭克‧波特曼(Frank Portman)曾指出,三人組是高中女生友誼的自然單位。一號女孩是最漂亮的那個,二號女孩是她的老搭檔,三號女孩是最沒有吸引力的一個,她是另外兩個女孩施惠的對象。一號女孩與二號女孩會暫時幫忙三號女孩打理妝容,同時設法將她和她們男友長得不好看的朋友送作堆。不過,一號與二號女孩最終還是會讓大家間接了解到,她們可是比三號女孩漂亮多了,而且她們對她展現的敵意會愈來愈明顯,直到她們終於趕走她,找來新的三號女孩取代她。這些三號女孩永遠缺乏足夠的階級意識,無法團結起來,聯合彼此力量擺脫箝制她們的枷鎖。

他的社交直覺驚人,這優點卻沒幫到學業

哈洛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社交觸覺(social awareness)。當他穿過走廊,進入教室後,他感到有些不同。在走廊上,哈洛覺得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中。可是走進課堂,他卻無法對那些教材展現同樣的掌握。他的社交天賦似乎並沒有為他帶來學業天分。事實上,用來處理社會認知的大腦部位,不同於用來思考具體事物、抽象概念及其他事實的大腦部位。患有威廉氏症候群的人具有不凡的社交技能,可是在處理其他事務時卻有嚴重的能力缺損。大衛‧范魯伊(David Van Rooy)的研究指出,一個人的情緒覺察力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可以用智商分數這種整體的認知智能來解釋。

坐在教室裡等著上課開始,哈洛失去他在走廊上擁有的那種掌控感。他看了看教室前排的那些腦袋瓜,認定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國的。他可以拿到B的成績,也可以在課堂中說出具有建設性的意見,不過他的看法鮮少會讓老師覺得驚豔。在求學過程的某個時點上,哈洛已經斷定自己雖然能在課業上表現不錯,但自己不是個絕頂聰明的人。不過假如你問哈洛,什麼樣的人才算是絕頂聰明,他沒有辦法給出精確的答案……

(編輯附加小標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社會性動物》,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大衛.布魯克斯(David Brooks)

簡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專欄作家,《標準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資深編輯,《新聞週刊》(Newsweek)與《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Monthly)特約編輯,以及《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專欄編輯。現居馬里蘭州。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