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上):自認代表全體華人的少數中國奇葩

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上):自認代表全體華人的少數中國奇葩
Photo Credit:微信公眾號《大漢公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部分華人的確存在根深蒂固對於其他少數族裔的歧視,甚至是一些擁有黃色皮膚的「白人至上主義者」。

加拿大最近有一個新聞,一個穆斯林女孩謊稱有人要剪她的頭巾,事後被證實這件事情並不存在。而這麽一個以穆斯林女孩為主角的撒謊事件,後來發展成了一齣由部分「中國新移民」自導自演的荒謬劇。

故事傳到華人社區就變成一種「針對」

事件順序還原:

  • 1月12日,女孩聲稱被一個留著鬍子的亞裔陌生人跟蹤,要用剪刀剪她的頭巾。
  • 警方開始介入調查,事情告訴了媒體。報導出去後,各方感到震驚。加拿大三個層級的政治人物都表示譴責這樣的行為,包括了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
  • 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女孩所稱事件並不存在。
  • 幾天後,女孩的家長開記者會表示,對社會造成的不安和憤怒道歉。同時根據家長的說法,他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孩子撒謊了。

總體來說,這就是一個孩子訴說族群仇視的故事,滿社會的成年人都信以為真,最後證實是個烏龍事件。而幾天的過程當中,加拿大(包括部分美國)的華人新移民社區卻異常慷慨激昂。中文網路新媒體作為主要載體,開始的論調是「這是穆斯林針對華人的陰謀。」(參考以美國為基地的中國新移民微信公眾號「Civil Rights」近日的系列文章)

後來輿論態度稍微軟化,可能覺得直接塑造穆斯林要如何構陷華人過於牽強,開始把矛頭指向加拿大總理杜魯道。理由是加拿大總理在沒有搞清楚事情緣由前就聲援了撒謊女孩,所以要向華人道歉。

總之,故事到了華人社區就變成了一場「針對華人」的案件。

於是部分華人通過社交媒體串聯,決定在多倫多和溫哥華展開遊行示威。根據一些訊息來源,在多倫多現場的示威人數差不多25人左右。但也有現場人士表示,至少有150人參與。

官方譴責仇恨「行為」,何錯之有?

根據現場的照片看,清一色全是華人參與。現場的標語很有意思,要求跟「Asian」 (亞裔)和「Canadians」 (加拿大人)道歉的字語是存在的,但網路上一口一個的「華人」 (Chinese)卻沒有出現。可見在技術層次上,意識到了上街頭炒作「華人被欺負」是完全不通的。

但同時還有「女孩的家庭要道歉」和「加拿大穆斯林協會是否是幕後黑手」這樣的標語出現。其實女孩的家長已經道歉了,但又是為何懷疑加拿大穆斯林協會是幕後黑手?這兩個標語很可能是未來被他人操作華人形象的素材。

要求加拿大總理道歉有沒有道理呢?新聞剛出來的時候,加拿大政壇三級的政治人物和朝野三大黨的黨魁(新民主黨,自由黨和保守黨),都出來譴責這樣的仇恨行為,因為這樣的行為本身就是違反加拿大的核心價值觀。

記住,是譴責這樣的行為,而不是譴責亞裔。雖然後來事件證實是烏龍,但譴責仇恨行為本身有任何問題嗎?如果說有任何瑕疵,那就是沒等調查結果就表態。

坦白說,以今天網路時代對於政治人物回應新聞事件的節奏需求,要求每件事情都等完全結果出來後才能表態,真的是吹毛求疵了。事實就是,三大黨都在第一時間回應,而且內容都不存在幫著一個少數族群(穆斯林社區)打壓另一個少數族群(亞裔加拿大人)。

现场照片_1_
Photo Credit:微信公眾號《大漢公報》

為何能炒作?有些華裔擁護「白人至上主義」

整個事件某種程度跟華人毫無關聯,除了華裔新移民社區,其他亞裔也完全沒有想要參與的意思。那麽為什麽這個事情能在華人社區炒作起來呢?這個事件反應華人社區哪些特質呢?這樣的遊行示威對華人社區的未來是好還是壞呢?

能在華人社區炒作起這樣的新聞,上演這一場遊行是有多層次原因的。開始炒作這個新聞的主要是北美幾個川普主義(Trumpism)和極端保守右翼的中文新媒體,他們在意識形態是當然是「反穆斯林」。現在有這麽一個穆斯林女孩撒謊的事件,當然要把故事往「穆斯林針對華人社區」這個方向發展。

另一個層次,是加拿大內部華人的黨爭。華人社區由於經濟狀況,文化思維的多元化,自然會支持加拿大主流的不同黨派。這次是支持保守黨的華人,趁機黑一把執政黨總理的機會。可惜前文也講了,保守黨的黨領在這個問題的態度和執政黨是一致的。還有一些人士純粹是長期看杜魯道不順眼,例如難民政策,所以有機會罵總理,當然要趁機譴責一番。

第三個層次是海外華文媒體,由於經營的困難和受眾的侷限,需要不時炒作民粹議題,如「排華再次來臨」等製造恐懼和憤怒的標題和故事設定,是他們經常需要拿來用的,因為恐懼和民粹的確能爭取點擊量。

第四層問題可能就有些難以明言了。那就是部分華人的確存在根深蒂固對於其他少數族裔的歧視,甚至是一些擁有黃色皮膚的「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對於「加拿大夢」和「美國夢」的理解是白顏色的,從來沒有把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和民權運動納入自己「北美夢」的想像中。

少數來自中國的新移民,卻主張代表所有華人

同時整個事件反映了一些華人社區的現狀。這個事情的討論侷限於華裔新移民社區,而非整個華人社區,更具體點是限於中國新移民社區。

即使在中國新移民社區裡,並沒有出現一面倒支持遊行的立場。很多人也在各自的社群平台表示,事件有點被拉到族群鬥爭的高度討論,而且跟華人的直接關係不大。

更重要的是很少有年輕人支持華人,並為了這件事上街,很多不太關心,了解到的也不一定支持。也就是說,真正群情激憤的是中國新移民社區裡面的部分人士,而且很可能是非常少數的人,並非得到了廣泛的所謂「華人」的民意基礎。但華人的事情就是這樣,個別新移民人士總是要上街,並主張代表整個社區的「華人利益」、「華人價值」及「華人立場」。

這便是此次事件的可怕之處。

首先,這次遊行的舉動本身,很容易被塑造成違背「加拿大的主流價值觀」,那麼類似由部分華人發起、會被認為違背加拿大價值觀(Canadian Value)的事件,就不止是這一件了。特點往往在於不論發起者主觀意願如何,但從標語到口號到論述都給社會一種藐視弱勢群體,或者仇視其他少數族裔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