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下):我有政治立場,但不用站上對立第一線

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下):我有政治立場,但不用站上對立第一線
Photo Credit:微信公眾號《大漢公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黑人社區有很多基督徒,難道他們不害怕伊斯蘭恐怖主義嗎?但為什麽沒有顯著來自黑人社區的聲音去聲援川普反穆斯林政策?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之間存在唇亡齒寒的問題。

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上):自認代表全體華人的少數中國奇葩

加拿大(或類似英語系移民國)的華人社區,長遠該思考什麽?我們必須要認知華人社區內部的多元導致利益,立場,文化,意識形態,和支持黨派的自然多元。很多事情不要去強求「團結」和動不動代表「華人的立場」。

學會「遊戲規則」,是為了保護自己

華人真正的利益共識,是在於保護華人在加拿大的基本生存空間以及防止「排華潮」的再次發生。而很好地保護自己就要學會「遊戲規則」,並且尊重所在國的「政治文化」。

「遊戲規則」顧名思義,就是認清楚在加拿大社會運作是基於民主體制的。這個部分其實近年來很多新移民也有了認知。網路上呼籲華人參政,議政,投票的呼聲很大,這都是積極的事情。不論對於代議制民主這個制度本身有什麽看法,在西方社會,制度就是如此。華人不可能鬧革命更改制度的大環境下,學習好遊戲規則是參與公共事務的基礎要求。

然而任何社會的運作,光是了解制度是沒有用的。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有特殊的政治文化和主體價值觀。如果不在那個「語境」裡面介入,往往得不到社會上其他群體的支持。作為只佔加拿大全國人口5%的華人,根本是孤立無援。

這其實就是中國常說的「尊重國情」,很多人可能會說華人為什麽要認同加拿大的主流價值觀,難道我們沒有自我認同價值的自由嗎?理論上你有一切思想的自由,但實際操作上,你的「另類價值」就是達成不了你的戰略目的。哪怕是裝作認同「加拿大價值」,也要裝出個樣子來。

華人移民造成世代間的意識型態差異

其實這也是第一代華人移民的困境。他們往往是成年後,主要從中國移民至海外,要重新學習另一套文化體系並且純熟運用實在是非常困難。(這個部分不能去怪罪第一代移民。他們事實上也是最辛苦的一批華人。)他們的確沒有能力(如語言障礙),也沒有精力去適應加拿大的國情。而英文媒體塑造華人形象,恰恰喜歡用第一代移民的表現來作為依據。

而第一代移民的後代往往是兩種人。第一種叫做土生華人(加拿大出生的華人),他們在身份認同上本身就不一定認同「華人」。第二種人叫做1.5代移民(筆者屬於這一群體),他們是指小學到青春期階段,隨著父母移民出國的群體。

這兩個群體相對於他們的父母,更了解加拿大的體制與文化。但他們還有個共同特點,就是與父母輩在意識型態和價值觀上容易南轅北撤,這也是第一代移民內心所苦悶的,因為自己孩子的思想「太主流」。問題就在於,當他們說移民是為了孩子教育的時候,難道不該預計到教育是包括價值觀建立的嗎?

當部分中老年新移民認為自己的行為舉止是為了年輕一輩福祉的時候,有幾個能靜下先來聽一聽年輕世代的想法?筆者在加州的親戚介紹過這樣一個情況,因為2016年孩子反對川普,父母支持川普,一些華人家庭開始出現互相不說話,甚至孩子搬離再也不回家的現象。

這些華人後代在「保護華人生存空間」與父母輩的戰略目標是一致的,但是在戰略思維上的確有差別。從整個西方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的平權發展史來看,一個少數族裔去針對另一個少數族裔,或者對其他弱勢群體不屑一顧,是不太明智的。筆者知道很多新移民的本意不是如此,但事實就是通過媒體的形象建構,很多第一代移民的舉止被塑造成了那樣。

RTXELI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政治正確不僅是價值觀,還是個工具

以美國亞裔平權運動舉例子,整個運動起始於1968年的北加州(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為主),在進步主義思潮和弱勢群體平權的大氛圍下走出來的。這是和黑人、婦女、墨西哥裔平權,以及反戰互相促進、甚至重疊的一個運動。

而且在美國,土生華人(俗稱ABC)早已經把自己納入大亞裔的框架內。他們和其他日韓、東南亞,甚至南亞和太平洋諸島人士結合一起,做為保護自己的基本單位。(不完全是自發,但策略上還是接受了這樣的劃分)因為深知作為少數群體,在民主社會裡人數劣勢帶來的困難。

年輕華人反對川普不是純粹被主流價值洗腦,而是認知了少數族裔保護自己的戰略上該如何操作。別忘了他們從小在這片土地長大。

這同樣也是為什麽部分新移民張口閉口鄙視「政治正確」也是不聰明的。世界上任何事情若過猶不及,當然是不好的。「政治正確」過分瑣碎化和無限上綱肯定是錯誤的。但這並不代表「政治正確」就可以不要。

筆者一直在說一個觀念,那就是「政治正確」其實是保護華人一張非常好用的牌。這可不是單純的價值觀,而是一個具有功能性的政治工具。

如果政治正確的基本框架被打破,今天可以拿各種理由對黑人、穆斯裡或墨西哥裔開刀,明天就可以講中國新移民來自威權國家,文化上不認同加拿大等冠冕堂皇的理由,順理成章地制度性、政策性和言語性歧視,排斥甚至驅趕華人。

在加拿大,目前明確要向華人挑戰的政治團體叫做「加拿大文化行動黨」(Cultural Action Party of Canada)。這是一個以保護「加拿大文化」為由的川普主義,或者說「另類右翼」(Alt-right)政黨,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招募成員的口號就是防止「華人文化」入侵。

當加拿大在舉行反白人至上遊行的時候,華人幾乎不參與。(溫哥華的遊行筆者與十幾位年輕華人寫了標語參與,當時華人臉孔與在溫哥華人口比例極度不符)而抨擊其他少數族裔的部分,華人的聲音卻非常響亮。社會觀感如何可想而知。

可以有政治立場,但沒必要站在第一線製造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