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分佈愈不均,貧窮對健康的影響愈大?

財富分佈愈不均,貧窮對健康的影響愈大?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貧窮」和「疾病」中間的關係我們怎樣解釋,兩者有關聯,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因為本身經濟條件的不同,窮人比富人容易生病,健康也比較差。這樣的聯繫,除了某些在上位者會質疑外(註),相信普羅大眾並不會反對。但這個故事並非只止步於個人的貧窮,原來社會整體的財富分佈愈不均,貧窮對低下階層的健康影響就愈大。

古希臘哲學家Seneca the Young曾經說過,窮人中最可憐的一群莫過於生活在富有社會的低下階層(To be poor in a wealthy society is the worst kind of poverty)。社會流行病學家(Social epidemiologist)將此歸根於三個理論︰

整體影響

首先,財富和健康的關係本身就不是均等的正比例(absolute income effect)。由於有錢人不能永恆無盡地延長自己的壽命(人終須一死),所以財富愈增加,其相應對健康的裨益只會愈來愈少。比方說,對香港的富豪或中產家庭來說,跌了十塊錢不會令他們的健康一下子變差;但同樣的金錢損失對於拾紙皮度日的老婆婆,卻是一餐飯的分別。

因此,一個社會愈貧富懸殊,其中極富有的人和極貧窮的人比例就會愈多。富人不會大大提升這個社會的人均健康程度,但貧窮人卻會將其大大拉低。這個理論,從理性的角度指出財富不均對社會的整體健康只有負面影響。

心理壓力與負面情緒

第二個理論比較容易理解。社會愈貧富懸殊,窮人就愈容易將自己和有錢人相比,從而覺得自己的生活很慘,社會很不公平,自己向上流動的機會低(relative income effect)。研究顯示,原來有一半人會自覺地將自己和他人比較(而不自覺的比較就更多了),因而引申出心理壓力和負面情緒,健康也會因此轉差。

聰明的讀者此時應該心想,有錢人在比較之下,不是反而會感到自我優越嗎?這個理論的精彩之處,正是其包含了「窮人健康差」和「富人健康好」兩部分。沒有人想自己的健康變差,所以這也解釋了為何充斥富人的政府,很少會大幅度的向富人徵收稅項。特朗普政府最近的稅務改革,就是一例。

社會風氣不利健康

第三,是貧富懸殊本身會令整個社會的風氣變得不利健康(contextual effect of inequality)。例如有錢人愈有錢,就會愈抽離社會,由於他們享用著自費的私家醫療服務、學校、房屋,所以他們跟本不覺得公營服務跟自己有甚麼關係,更遑論為其作出付出了。

又例如財富分配不均的社會更易受「貧窮病」(the pathologies of poverty)影響,如罪行、暴力和傳染病增加。另一個例子在香港也可見到︰窮人沒有買保險,只能依賴公營醫療體系,令急症室爆滿。大家「一鑊熟」,整個社會能共享的醫療服務質素變差。

第三個理論與前者的分別在於富人在貧富懸殊社會的健康。這個理論認為,貧富懸殊對窮人的影響會延伸至整個社會層面(如以上所提的「窮人病」),所以連富人的健康也會因而轉差。

法律面前的窮人

這三個理論,是社會流行病學家對貧富懸殊和疾病間的連結所作出的總結。可是,生活在香港,目睹新聞上一單報導比一單離奇,我卻認為住在香港的窮人,還有一個不健康的原因。

當律政司司長可以帶頭犯案,犯的更是有錢人才有機會犯的「錯誤」,竟可以聳聳肩,道聲歉就逃掉法律責任;當清潔工人「忙中出錯」,卻被無情地逼進折磨人的法律制度裏,窮人得到的訊息就會是「連法律都不站在貧窮那邊」。當政府的制度系統性地輕視窮人,他們的心理健康還會好、壓力還會少嗎?

以上的理論其實不是沒有可辯駁之處。有社會學家認為,過度強調財富不均對人們心理和社交(psychosocial)的影響,淡化了窮人本身缺乏物質、「輸在起跑線上」的客觀現實(neomaterialist perspective)。不過我覺得,不論「貧窮」和「疾病」中間的關係我們怎樣解釋,兩者有關聯,是無可爭辯的事實。在堅尼系數持續高企的情況下,香港的窮人還要忍受多久「健康差」的現實呢?

(以上部分資料來自《Social Epidemiology》一書裡《Ch.4 Income Inequality》一章。)

註︰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