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過去幾年,也許會驚訝發現最好與最糟的往往是同一件事

回想過去幾年,也許會驚訝發現最好與最糟的往往是同一件事
Photo Credit: Bede Jackson@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證明,比起過去的正面事件,大家認為過去的負面事件明顯更有意義,其原因在於負面事件比正面事件提供了更大的成長與學習機會。

文:拉伊.拉赫胡納森博士(Raj Raghunathan)

迎向快樂的第六個習慣:淡然地追求所好

聰明如你,我相信你已經領悟到我用來檢測我的「快樂假說」的一種方法:在課堂上進行實驗,把我的學生當成實驗對象。當然,我進行這些實驗的用意都很高尚,就算這話是我自己說的。我想幫助我的學生,並且進一步幫助其他人來過更快樂、更滿足的生活。因此我經常利用課堂上的這些實驗來琢磨我的課程以及此書中最重要的面向:那些「快樂練習」。

我常對我的學生說,雖然本書中所提及的概念(像是「心流」、「依附理論」或是「追求最大化效益的心態」)都很有趣,它們在增進快樂程度這件事情上卻不是那麼有用,能增進快樂的是那些快樂練習。事實上,我甚至會說只要你去做這些快樂練習,就算不去理會本書中提及的概念,你仍舊會看見自己的快樂程度大幅改善,但是反之卻不然。

而我的學生雖然了解去做這些快樂練習的重要,他們卻並非對所有的練習都同樣興致盎然,而覺得某些練習要比其他練習更有吸引力。為什麼呢?因為有些練習使他們從一開始就感覺良好,像是「定義快樂並且納入快樂」和「有創意的利他行為」。相反地,另外一些練習起初對他們的情緒健康並未產生什麼效果,像是「記日誌」和「健康的生活方式」,這些練習需要在一段時間之後才能發揮效果,因此比較不具有吸引力。至於其他的練習,像是「內心對話」和「表達感激之情」在一開始其實會使學生感覺更糟,然後才會帶來有益健康的結果。這使得這些練習相當不吸引人,大多數學生避之唯恐不及,就像幼兒討厭吃花椰菜一樣。

我替這一章所想出的練習就屬於那種起初會引發負面感受的練習,叫做「三件有意外轉折的好事」。而由於我知道這表示學生可能會不想去做,我想出了一個聰明的辦法:我在上課時無預警地要求他們做這個練習(當然是先把教室門鎖上,讓他們無法逃之夭夭)。

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是因為我將在你身上做類似的事:我將要求你去做一個起初會使你感到不太舒服的簡短練習。但我向你保證長期來說這將會提高你的快樂程度。

準備好了嗎?我要你做的事如下:去回想一件相對嚴重的負面事件,例如和「靈魂伴侶」分手,或是被指控酒駕,這些事件發生在一段時間以前,比如說兩年前或者更久之前。然後,把所發生的事詳細寫下來。

現在,使用一個七分計分法,1表示「一點也不會」,7表示「很強烈」,用1到7其中一個數字來回答下面這兩個問題:

  1. 該事件發生時你的感受有多負面?
  2. 如今你對該事件的感受有多負面?

等你給出答案,再回答下一個問題:如今你認為那個負面事件有多麼有意義?亦即,你是否覺得你從這件事中學到了某種有用的東西——那些假如事情不曾發生你就學不到的教訓?意思是說那件事是否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幫助你成長?使用七分計分法來回答這個問題,1表示「一點也沒有意義」,7表示「極有意義」。

「回憶和反省」練習

如果你像我的大多數學生,你就從這個練習中發現了兩件事。第一,你發現如今你對那件事的負面感受遠少於事發之時。第二,儘管那是件負面的事,如今你認為那件事是有意義的。為什麼呢?因為你從這件事當中學到了某種有用的教訓,是假如這件事不曾發生你就不會學到的。因此,也許你就像我學生當中為數不少的人一樣,甚至會發現如今你對那件事不但比較沒有負面感受,事實上還有正面的感受!

當我在班上做這個我稱之為「回憶與反省」的練習,我並沒有要求全部的學生去回憶一件發生在從前的負面事件:我只要求四分之一的學生這麼做,而要求另外四分之一的學生去回想一件發生在最近的負面事件——一件發生在上個月的事。至於其餘的學生,大約占班上的半數,我則要求他們去回想一件正面而非負面的事件。而在這半數學生中,我要求其中一半去回想一件發生在很久以前的正面事件,而要求另一半學生去回想一件發生在不久之前的正面事件。

因此到最後我有了四組學生:回想發生在遙遠過去的負面事件者(第一組),回想最近的負面事件者(第二組),回想發生在遙遠過去的正面事件者(第三組),回想最近的正面事件者(第四組)。我請這四組學生都去做我剛才請你做的事:

  1. 針對該事件提供兩組評分:在事發之時他們的感受有多正面或多負面,以及如今他們對這件事的感受;
  2. 針對他們如今認為該事件多有意義而提供評估。

如下圖所示,學生對於正面及負面事件的評價都隨著時間而有了改變,尤其是兩者都隨著時間而變得比較不強烈。這當然不令人意外。我們從個人經驗中得知自己對於負面及正面事件的感受一般來說都會隨著時間而變淡。

未命名
Photo Credit: 平安文化

然而,有趣之處在於相對於正面事件,此一改變在負面事件上更為明顯。這顯示出負面事件失去其傷害力的速度要比正面事件失去其光彩的速度來得快,這很酷。例如,在初吻和上次度假這些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以後,我們可能會繼續回味那些正面感受,但卻不會在同樣長的時間裡由於被騙了錢或是一次考試失敗而繼續懷有負面感受。另一個有趣之處是感受強烈程度的減少在發生於遙遠過去的事件上(相較於最近的事件)最為顯著。這表示雖然我們最終得以改變我們對負面事件的感受,但那並不會馬上發生,而是需要時間。

然而,更有趣的是我接下來要和各位分享的這個結果。這個結果是關於大家認為過去的事件多有意義。事實證明,比起過去的正面事件,大家認為過去的負面事件明顯更有意義,其原因在於負面事件比正面事件提供了更大的成長與學習機會。當然,這要等負面事件發生了一段時間之後才會發生,也就是說我們不容易在最近剛發生的負面事件裡看出意義。然而,一旦經過足夠的時間,負面(而非正面)事件被視為更有意義,這件事實很驚人。而更驚人的是(而且在我看來是所有結果中最有趣的):在那些發生在過去的事件中,我們認為最有意義的往往是當其發生時帶給我們最強烈之負面感受的那些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