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四年的「洪仲丘事件」最終判決:前旅長沈威志屬過失犯「無罪確定」

等了四年的「洪仲丘事件」最終判決:前旅長沈威志屬過失犯「無罪確定」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洪仲丘案共有18名軍士官被起訴,到更一審時只剩9人受審,最高法院今(24)日對檢方提出的上訴,做出最終判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3年發生的洪仲丘冤死案,歷經四年纏訟,最高法院今(24)日做出判決:曾接到洪仲丘求救簡訊的前旅長沈威志「無罪確定」,洪仲丘的姐姐洪慈庸表示感到無奈,但也只能尊重。不過自認管理禁閉室按表操課、無過失的中士陳毅勳,被認為未依當時氣溫及洪的身體狀況調整操課內容,確與洪的死亡有因果關係,上訴被駁回,維持刑期4個月。

最高法院判決摘要

(中央社)前陸軍542旅長沈威志被控5年前於任內,處理下士洪仲丘被送到禁閉室進行悔過處分時,假借公務員職務上之權力,故意剝奪他人行動自由,一審被判刑6個月,但二審與更一審認定,沈威志已將洪仲丘的求助訊息轉交下級主管調查,並無犯罪故意,均改判無罪。最高法院今日再度駁回檢方上訴,沈威志無罪確定。

陸軍下士洪仲丘在2013年6月23日晚間7點多,因收假返營回到陸軍542旅第3營區,於該營區前遭待命班人員查獲攜帶照相功能手機及MP3播放器,進而被送禁閉室,「悔過」處分。

7月3日在室外溫度達紅旗警戒,洪仲丘身體質量指數過高,禁閉單位仍執行操練,造成洪仲丘中暑、熱衰竭,引發彌散性血管內凝血而死。

時任陸軍第六軍團裝甲第542旅旅長的沈威志,曾接獲洪仲丘傳簡訊表示有輕微幽室恐懼症,擔憂自己能否撐過禁閉,並質疑懲處程序的合法性。

檢方起訴指控,沈威志明知士官資安違規僅應受申誡懲罰,又疏於注意洪仲丘反映「身心狀況不佳」「程序合法性」,率予核定禁閉懲罰案,涉犯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懲罰、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故意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等罪。

高院更一審去(2017)年判沈威志無罪,案經檢察官上訴,最高法院認為,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部分,沈威志屬過失犯,與起訴法條的故意要件不符,檢察官上訴無理由,應予駁回;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懲罰部分,屬不得上訴第三審之罪,一併駁回。

最高法院指出,沈威志被控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故意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因欠缺故意要件,而不負刑事責任,但他仍應為軍紀鬆散負責,至於沈有無行政或民事責任,應循其他法律途徑解決。

另外,陳毅勳時任陸軍269旅禁閉室的戒護士,已目睹洪仲丘操課時出現無力進行、體力不繼的狀況,卻疏未注意採取因應措施,是洪仲丘於7月3日下午中暑死亡的原因之一,更一審被依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罪判刑4月,緩刑2年。最高法院今天駁回陳的上訴,案件確定。

《蘋果日報》報導,本案共有18名軍士官被起訴,到更一審時只剩9人受審,包括沈威志、何江忠與事發時洪仲丘服役連隊的連長徐信正、副連長劉延俊、士官督導長范佐憲、士官長陳以人,以及當時管理軍團禁閉室的陸軍269旅中尉憲兵官郭毓龍、中士管理士陳毅勳、羅濟元。

其中何、徐、劉、范與陳以人等5人認錯並和洪仲丘父母達成和解,更一審依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均緩刑2年。而連同分涉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私行拘禁罪、業務過失致死罪但都獲改判無罪的郭毓龍與羅濟元,因被告與檢方都沒上訴,去年6月宣判後已定讞。

  • 沈威志(陸軍542旅長):無罪確定
  • 何江忠(副旅長):判刑1年6個月,緩刑2年
  • 徐信正(連長):判刑1年6個月,緩刑2年
  • 劉延俊(副連長):判刑1年,緩刑2年
  • 范佐憲(士官督導長):1年2個月,緩刑2年
  • 陳以人(士官長):判刑1年,緩刑2年
  • 郭毓龍(陸軍269旅中尉憲兵官):無罪確定
  • 陳毅勳(中士管理士):刑期4個月,緩刑2年
  • 羅濟元(中士管理士):無罪確定

檢方對沈威志獲判無罪部分提起上訴,洪家對沈威志十分不諒解,認為沈本來有機會阻止洪遭不當處罰而喪命的結果,卻僅將洪誤傳給他的求助簡訊轉交下屬調查,但最高院認為,沈或許有過失,但起訴法條處罰的是「故意行為」,只能維持沈無罪判決確定,至於沈有無行政或民事責任,應循其他法律途徑解決。

此外,陳毅勳自認管理禁閉室按表操課,都無過失,不符被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判刑4月、得易科罰金12萬元,雖緩刑2年,陳仍上訴。最高院指陳未依當時氣溫及洪的身體狀況調整操課內容,確有過失且與洪的死亡有因果關係,今駁回其上訴,維持更一審對陳的判決定讞。

洪仲丘媽媽:起碼給我們一個道歉

判決結果出來後,洪仲丘媽媽胡素真說,「縱使他沒有錯也有疏失,雖然司法判決確定,但起碼可以給家屬一個道歉,這樣要求不過份吧。」

洪仲丘父親洪吉端也指出,判決的結果本來就可以預想到,對於台灣的司法判決,人民始終感到無奈,雖然無奈,但還是尊重判決的結果,他的心情平和。

洪吉端表示,從未想會過會還給他們公道,前總統馬英九也到過家中,曾說過幫忙,但最後也是沒做到。他說,「凡事都要努力去爭取,盡人事、聽天命,至少我們曾經努力過」。

對於沈威志無罪確定,洪慈庸對判決感到無奈,但只能尊重,接下來希望相關單位能追究主官的行政責任,不能放任有權無責的事情一再發生。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