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分鐘內就懂的系列】情報、劇本與路徑對我們應對現實狀況的影響

【三十分鐘內就懂的系列】情報、劇本與路徑對我們應對現實狀況的影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貼近事實很重要,是因為我們當代的人,會因為錯誤解讀歷史,而導致錯誤的結論,做出錯誤的決策,或是逼政客做錯誤的決定。為何筆者不斷強調組織的問題?因為沒有實際去接觸過這些政客,知道政治人物的盤算,面對不同的國際與經濟情勢,會做出何種判斷,我們怎麼可能會「簡單的用單一參數做決策」?

沒有真正管理過的人,很難理解為何政客會說他手上有多種劇本可以因應,也很難理解情報的重要性。沒經驗的素人,大多會從自己的個人感情,以及家庭求學的背景經驗,來想像遇到狀況時的應對。

軍事重視情報的理由,其實就跟一般公司行號生存沒兩樣,也跟考大學選科系沒兩樣。差別在於,選錯科系只是畢不了業或是畢業即失業,公司判斷錯誤虧損連連也不見得會倒閉,軍事行動失敗就會死人,還會死很多人,這不能開玩笑。

情報的理由極其簡單,任何政治、經濟、軍事的運作,照邏輯去想,只要有念點書的都會懂,一點都不難,這也是很多大學生會覺得自己超強的理由。但若這麼簡單,怎麼事情都沒有朝某種方向前進?原因有兩點:

第一,現狀運作的邏輯知道的太少,不同的國家、組織,代表著運轉的文化跟習慣差異很大,就算同一套管理模式,在不同國家的軍隊組織中也會有不一樣的操作,具體要看當事者的慣習。換句話說,為何需要在每個國家設立常設的情報分析單位,越重要的國家就越多,而情報員也不見得要去幹詹姆士龐德的工作,更多的只是蒐集當地的政經情勢,細緻點的就是物價變化等等。

至於會要求到哪種資料,是要看情報組織的訓練跟習慣,好比近來破獲的某個很豬頭中國在台發展共諜組織案,之所以很容易查出來,就是因為台灣情治系統太了解中國的情報運作邏輯。反過來說亦然,要說台灣哪個政治人物亂講話害中國的潛伏間諜被抓,多半是唬爛。真正的原因是順藤摸瓜,抓到某個下線,整套網路就很容易追出來。

Depositphotos_70144575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第二,知道現狀運作的邏輯越準確,你就越能以精準的手法,最低的成本去達成自己的目的,照理來說是這樣。但這世界上並不是每個人都如此,假設某國跟十個外國有重要關聯,但這十個國家對某國的政經軍運作邏輯理解都不同,投入培養的資源也不同,乃至於跟某國政治人物交情好不好也不同。這時候,遇到了某一個重大的國際事件,或是多國經濟合作協定怎麼簽署之類的狀況,往往就不是那麼簡單。

如果很難懂,就用股市來比喻,你以為有內線的超大戶可以跟銀行借錢炒股賺翻,結果自以為有內線的一群普通大戶反向操作,散戶就跟上去,賠死的搞不好是有內線的那個。你以為多數的大戶都在賣,可能是準備放空,但結果大批散戶以為情勢大好,一路跟進結果連漲三天。

簡單說,太多人參與,大家手頭的情報都不見得完整,做出的「最理性」、「最佳化」決策,都不會一致。當大家攤牌,狀況往往意想不到,甚至慘到完全失控,國際局勢大亂三月。

所以為何國家機關都要編制一些沒路用的人力,去編寫一堆沒屁用的劇本?不是沒有用,而是我們面對的事情,萬一出現決策錯誤,國家的承受能力夠嗎,風險承擔的起嗎?蓋條橋不需要劇本,因為蓋錯頂多拆掉。國際經濟情勢,根更嚴重的軍事行動,都要劇本寫一堆,然後花一堆時間演練。目的說穿了,就只是我們不能承擔這個風險,所以寧可要花更多成本,也得要準備。至於,總預算多少,在這個預算內可以準備到哪裡,這就是政治角力了。

接下來不是在講編輯劇本,而是反過來談,有關戰略研究上,為何各家版本差那麼多?同一個議題,看的角度只是差一點點,整套故事劇本好像就不一樣了。

在做所謂的戰略研究,會遇到一個很基本的問題,就是「你站在哪種角度」看事情,將軍跟小兵的視野鐵定不同,想的事情也會很不一樣。所以,就會產生筆者之前一個系列,在講台灣為何軍盲很多,因為大多沒有經驗,去幻想那些上層的想法。

舉個最常見的例子,就是因為某樣武器的出現,所以我們制定了某一項好用的戰術,然後因此贏了整場戰爭,這就是所謂的馬蹄鐵沒打好輸掉戰爭的現代版本。這並沒有錯,邏輯上是正確的,但往往在戰略的路徑上是錯誤的,以下會有幾張圖大致幫忙解釋。首先,一般人或是新手以為的戰略到戰鬥層面,大概是這個樣子:

001_(2)
Photo Credit: eoiss

但是,只要書多看一點,就會發現很多不同的觀點,接著會進入下一個階段,也就是逆向解析,如下圖:

002_(1)
Photo Credit: eoiss

這只是舉例,就是用兵器等效能,反推回戰術跟戰略面的思維,這常常沒有錯,但往往只在戰鬥逆推回戰術時有用,往戰略面去推就是倒果為因居多。台灣很多軍盲不是武器盲,反而是兵器宅,對於武器效能如數家珍,出去工作又常是工程師一類,接觸工廠操作後,很容易找到一些專書,佐證自己的推斷。不過,比較貼近真實的狀況,應該是下面這張圖:

t7Yv8RH
Photo Credit: eoiss

有沒發現突然有種很XX的感覺?簡單說,如果我們用最底層的武器跟戰鬥狀況,逆著推回大戰略的判斷,會常常出現一種結果:「正確的結果」。因為結果已經出來,路徑已經確定,當然邏輯怎樣都是對的,作假報告跟事後修飾的人何其多,就算多方比對資料也不見得可以知道真相。

這代表我們無法正確的研究戰略這件事?

不不不,筆者的意思是,從下而上往往看來很正確,但真的要理解整場戰爭的意義,我們要著手的地方很多,除了當時政府的政治制度、派系鬥爭跟情勢,當代的經濟模式跟生產工具,以及國家民族的文化與輿論,更細緻的就是各企業之間合縱連橫,連指揮作戰的家族內部關係都要考慮。

人不是機器人,大戰期間准許回家陪老婆小孩過生日的例子不少,不可能鐵石心腸豪不動心。同樣的,認定政客都有私心,不是為國為民,多半也是錯誤的解讀,戰勝國的將軍往往罵人很兇,大家會相信他講的,戰敗國的將領怨氣十足,更不會對這些政治人物說好話。

在台灣做相關研究的,筆者看了多年下來,大致上可以分為幾個大問題。第一個就是技術高手,但是政治判斷很差,意識形態過強,他無法也不想去理解政治派系的鬥爭,即使是軍事將領的組織升遷問題,也會很輕易地連結到是否跟他討厭的政客有關係。

第二個就是組織層級太低,基層軍官理解不了將官的思維,勞工很難懂大企業老闆怎麼算帳,同樣的沒有選舉過的人,也很難理解民主國家的政客在想什麼。但人很容易受到自己經驗左右,會把這些太過高層組織的問題,簡化再簡化成收錢不收錢的情況。

第三個是最糟糕的,看了很多大的經濟、政治等書刊,但一輩子沒碰過技術細節的東西,非常容易陷入一種玩遊戲的模擬程式心態,覺得只要調整一些參數,下面的細節就會自動搞定。研究路徑切入是很重要,也很常見的問題,坦白說筆者不知道,究竟哪一種會最貼近事實?

貼近事實很重要,是因為我們當代的人,會因為錯誤解讀歷史,而導致錯誤的結論,做出錯誤的決策,或是逼政客做錯誤的決定。為何這些年,筆者不斷強調組織的問題?因為沒有實際去接觸過這些政客,知道政治人物的盤算,了解情治系統的作風,各派系的做法,以及各種企業行號,面對不同的國際與經濟情勢,會做出何種判斷,我們怎麼可能會「簡單的用單一參數做決策」?

當然,筆者知道這有差,我們一般打打嘴砲,說戰爭跟制裁不花錢,那麼真的可以隨便講,反正就是討論而已。但有時候也該靜心想想,你花自己的錢去投資,會這麼單純的參考單一指標嗎?

本文經王立第二戰研所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