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那些不會把你當人看的,你要表現得比他們更有自信

面對那些不會把你當人看的,你要表現得比他們更有自信
Photo Credit: Alan Lam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世界到處都有醜陋的人,面對那些不會把你當人看的,你要表現得比他們更有自信,才能站穩自己的腳步。不要貶低自己的價值,這個世界人人平等,我們以身作則。

自從之前使用五六年的奇摩部落格停止服務後,其實自己也懶懶散散的很少寫文章,偶爾在臉書上分享一些字句和照片,時間就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多。

從今天開始,暖暖要在關鍵評論往繼續記錄囉!2014年8月,我搬到了澳洲墨爾本,也榮幸地應邀成為關鍵評論網的城市作家。

Photo Credit:暖暖

早安墨爾本,春天的節奏已經抵達。

這裡天氣變化如翻書,早上晴空萬里,中午就下大雨;昨天還穿著比基尼去海邊曬太陽,今天要穿大衣加毛襪才敢出門。

起床時打開窗戶看見的刺眼太陽,氣溫涼爽在打開門就感受到的微冷清風,突然間,你會愛上曬太陽,因為有太陽照射的區域就是感覺得到溫暖的地方。

來到墨爾本第三個月,這是我第二次來到澳洲。

Southbank-在墨爾本南邊的區,Yarra River 雅拉河南岸|Photo Credit:暖暖

5年前,那時候的我18歲,第一次離開台灣、第一次自己在國外生活、第一次真的開始闖蕩世界。

那時候,只帶著8百塊澳幣和單程機票,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打包行李坐上飛機飛到南半球的大洋洲,開始學西方人早餐吃麥片、沒事就嚼沙拉;工作不會強迫自己逞強、生活只做自己喜歡的事。然後在心境轉大人的時期中,人格就慢慢地塑造成今天的樣子。

和法國人德國人英國人阿根廷人印度人日本人韓國人……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東學一點、西看一點,在澳洲這個多元種族的地方,學著不同國家的移民一起重新歸零的生活。

你開始打從心底重新學習什麼叫做:平等主義。你開始重新認識印象中的印尼人、泰國人、菲律賓人,那些在台灣被我們稱為「外勞」的人。你開始明白大家都是一樣的,

去到新地方,他們甚至可能是你的老闆或者你的同事和鄰居,他們也是和藹可親、敦親睦鄰、甚至幫忙你比和那些與你同鄉的人還多。

由馬賽克磁磚拼貼而成的「Ophelia」,是澳洲藝術家Deborah Halpern的作品。(更多資訊可參考ArtWalk)|Photo Credit:暖暖

全是手工雕刻和鑲嵌的「Angel」約有十米高,也是Deborah Halpern的作品。集合了許多動物的圖像,如鱷魚、天使、小鳥、植物、神話人物等。(更多資訊可參考Culture Victoria)|Photo Credit:暖暖

人生第二次的澳洲行,在5年前就有這樣子的想法,我刻意把二簽的機會留在未來,因為我知道幾年後的我會不同,到時候再來澳洲的目標和心態一定會不同。於是2014年我以背包客老鳥的姿態抵達墨爾本,一點也不怕生的開始建立生活。

依稀記得抵達St. Kilda青年旅舍的那個早晨,還沒調過來時差的自己,還穿著在氣溫37度的泰國買來的拖鞋,整個下午都在補眠,晚上起床肚子餓想去外面買消夜,卻發現夜晚太冷走不出去,因為還沒買新布鞋,只好一直餓到隔天。

後來的幾天,我和幾個愛好玩音樂的其他背包客混成了一片,每天都在黃昏過後開始靈感激盪,彈吉他唱歌打鼓到快日出。但我又會自動在中午前起床,每天到不同的街上散步、認識新的區域、擴展腦子的領地。

在賭場Crown Casino的外面,每個小時都有的噴火秀,點綴了夜晚的浪漫|Photo Credit:暖暖

兩個星期後,我找到一份在餐廳的全職工作,時薪21澳元起跳、每週38小時、固定週休二日、支薪年假四週,我毫不猶豫的合約就簽了。

馬上開始向目標邁進:存明年去美國的學費。

寫到這,很多人會問:澳洲工作到底好不好找?

剛開始,我接到很多面試,有的地方談起薪水時,說起一小時10澳元臉不紅氣不喘,多一點的則有15澳元,但是我不以為然。

我很明白的就跟面試者說,這裡基本薪資是16.87澳元,我對自己薪水要求至少一小時18澳元,你不想繳稅沒關係,可以付我現金,但是低於基本薪資我一定不做。我甚至還曾當著老闆的面把履歷表收回來,表明就算他有意願我也不要在這工作的態度。

有一次,我回了一封訊息給一個想用10澳元就雇用員工的老闆,內容大致如下:「嗨,只是想讓你知道,10澳元的薪水根本就不合法,我很意外當你說出這數字時一點都不感到丟臉或羞愧,就算有天加薪到15澳元還是低於基本薪資。如果你的店有賺錢,而這是你對待員工的方式,真是不好意思,有一天你會有報應的。」

這世界到處都有醜陋的人,面對那些不會把你當人看的,你要表現得比他們更有自信,才能站穩自己的腳步。不要貶低自己的價值,這個世界人人平等,我們以身作則。

雖然自己對工作很挑,但是當應徵上時薪破20的工作,就覺得在那之前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希望那些被我回絕的雇主,也學到了一課:不是所有人都好欺負的。

就算我們是外國人,也和其他所有來自澳洲甚至澳洲以外的人,有一樣的權利和起點。在關鍵評論網的第一篇文:寫自己的故事,讓我們一起為每一天的生活努力。

Photo Credit: Alan Lam @ Flickr CC BY ND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