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禪」是中國歷史的大事,其實就是總經理向董座報告業務

「封禪」是中國歷史的大事,其實就是總經理向董座報告業務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要兒女成龍成鳳,就要「教」子成龍、「教」女成鳳,而不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要「望」,誰不會「望」?從小「望」到大,你「望」的事情有幾件實現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 :呂世浩

想栽培子女是每一個人共同的願望,做父母的沒有人不希望子女成才,可是子女成才的卻很少,為什麼呢?我們中國人喜歡說「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各位,「望」是沒有用的!

想要兒女成龍成鳳,就要「教」子成龍、「教」女成鳳,而不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要「望」,誰不會「望」?從小「望」到大,你「望」的事情有幾件實現了?

而想「教子成龍、教女成鳳」,就要教之有道、教之有術,不得其法,自然難以成功。

父母身教很重要,不會教就找個好老師

教育的首要,就是做父母的人身教重於言教。司馬談是什麼樣的人,他自己是大學問家,一言一行都會影響兒子司馬遷。光是跟兒女用講的,那叫「望」;願意具體力行,那才叫做「教」。

如果父母自己難以做到,該怎麼辦呢?

那就幫孩子找位好老師!好的老師,足以影響人的一生。司馬談深知這一點,因為他自己就「學天官於唐都,受《易》於楊何,習道論於黃子」,受學於三大名師。而根據學者考證,他幫兒子找的老師,是孔安國董仲舒

司馬遷跟隨孔安國學古文,跟隨董仲舒學《春秋》。在西漢一代,以學問和品德來說,都很難找出比這兩位更加傑出的人物。這是司馬談為兒子的教育所做的努力,從後來司馬遷的學術成就來看,這樣的教育是極為成功的。

司馬遷當官就把中國西南走一回

於是遷仕為郎中,奉使西征巴、蜀以南,南略邛、笮、昆明。

巡遊天下回來之後,漢武帝便任命司馬遷為郎中。郎中是皇帝身邊的近衛,負責宿衛宮廷,但漢代往往會安排大臣或豪門之子,以及各種奇才異能之士來擔任郎官。因為他們有機會見到皇帝,所以常為皇帝所重用。

司馬遷擔任郎中後,武帝就派他到外面去出使。去了哪些地方呢?「巴、蜀以南」是今天四川的南方,「邛、笮、昆明」則在四川峨嵋山和雲南一帶,等於再到整個中國西南地區走了一趟。

《呂世浩細說史記:入門篇》第52頁
司馬遷出使西南路線圖。|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還報命,是歲天子始建漢家之封。

既是奉命出使西南,回來就必須向天子呈報出使的結果,這叫做「還報命」。「是歲」,這一年是元封元年,既然叫「元封」,就知道和封禪有關係。這一年,漢武帝要去泰山封禪。

「封禪」是什麼?總經理向董座報告業務

什麼是「封禪」?說「封禪」是國家或天下大事,都不足以形容其重要性。「封禪」,是中國歷史的大事。

用最簡單的比喻,古人認為「天子」並不是這個天地真正的主人,只是代「天」來管理這個天下。如果用現代公司組織來說,天子只是總經理,「天」才是董事長。這就是為何當年康熙皇帝的祭天文告,要自稱「總理河山臣愛新覺羅玄曄」的原因了。

總經理的業績如果很好,上天就會對你有所福報;總經理的業績如果不好,上天就會降下災禍。再不改過,總經理可能就會被免職。

而封禪典禮,就是天子要向天地報告,他已經把天下治理得很好。此時應該舉行一個典禮來感謝天地,讓上天知道天下現在有多好,我們對祂的感激之心有多麼強烈,這就叫「為民報德」。

因此歷代君王一旦實行封禪,就等於向天下宣告「太平盛世」的來臨。所以歷史上的封禪次數並不多。

以西漢為例,從東周天下分崩離析開始,春秋戰國一直處於戰亂之中,當然沒有實施封禪的條件。後來秦始皇雖然統一了天下,也去泰山封禪,但下山時遇到狂風暴雨,秦朝也在短短十四年內滅亡,所以西漢人並不覺得那一次是真正的封禪。

西漢初年,陸續有楚漢之爭諸呂之亂七國之亂,文景兩代省吃儉用,百姓休養生息,因此也沒有去封禪。到漢武帝時,他打算進行封禪大典,而此時距離上一位傳說去封禪的西周成王,已經將近千年之久。

《呂世浩細說史記:入門篇》第54頁
漢武帝泰山封禪的無字碑。|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因此能夠參加封禪大典,是幾百年都未必能夠碰到一次的機會。如今司馬談身為太史令,掌管天官,他絕對有資格參加。這是多少先賢苦苦等待卻未曾遇到的機會,而他居然有幸參與此事,這是何等的榮耀!

於是司馬談跟著武帝封禪的隊伍往泰山出發,但他發現事情愈來愈不對勁,因為武帝打算實行的封禪,根本就不是原來那麼一回事。

千年一遇封禪大典,司馬談多嘴沒得參加

從《史記.封禪書》的記載來看,武帝之所以要去封禪,是因為神仙方士們告訴他,想求長生就必須封禪,這樣才能得到上天的福報。因此武帝根本是依照方士的意見,來設計封禪典禮。司馬談深深反對這種不是為民報德,而是為了自己求仙得長生的封禪。

倘若你是司馬談,請問這樣的封禪典禮,你還要參加嗎?

這樣千年一遇的大典,如果不參加,豈不是遺憾終生?但如此荒腔走板的典禮,如果參加了卻什麼都不說,又怎麼對得起自己身為太史的責任?

最後司馬談決定,他要勸諫漢武帝,讓封禪典禮回歸正途!

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麼呢?結果是,漢武帝決定把這個討人厭的囉嗦老頭留在半路,不帶他去參加封禪大典!

而太史公留滯周南,不得與從事,故發憤且卒。

於是司馬談就被留在周南,也就是洛陽附近,被禁止參加封禪大典。他因而悲憤病倒,眼看就要死掉了。

過去有些學者認為,司馬談是因為剛好生病,所以才留在半路,無法參加封禪大典。但從本文來看,這樣的解釋恐怕有問題。因為這句話中的「故」字,是「因為……,所以……」的意思,明顯是因為「留滯周南,不得與從事」,所以才「發憤且卒」;而不是因為「發憤且卒」,所以才「留滯周南,不得與從事」。文章裡的脈絡清清楚楚,除非你要告訴我,司馬遷連他父親怎麼死的都記錯了,否則我們只能夠根據本文脈絡來分析。

而子遷適使反,見父於河、洛之閒。

就在司馬談快要死掉的時候,司馬遷剛好從西南出使回來,要經由洛陽到山東去見漢武帝「還報命」,沒想到卻在黃河與洛水之間的周南,意外地見到了父親的最後一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呂世浩細說史記:入門篇,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呂世浩

龐大恢宏的巨著《史記》匯集了中國上古文明的精粹,記載了無數精彩非凡的歷史人事。太史公不只想記錄歷史,更希望從歷史中找尋人類問題的終極解答。

《史記》只是一部書,卻身兼經、史、子、集特質:在「史部」是正史鼻祖,在「集部」是散文大宗,在「子部」是一家之言,在「經部」是百王大法,後世再也沒有出現如此宏偉貫通之作。

但是,司馬談與司馬遷父子到底為什麼要寫《史記》?答案全在〈太史公自序〉裡。

被譽為「千古名序」的〈太史公自序〉是進入《史記》的大門,讀通了這一篇自序,你不但能掌握《史記》的整體結構和要點,更將明瞭在中國史學最危險的那一刻,司馬談和司馬遷父子是多麼勇敢地承擔起責任,接續了史學的傳統,因為覺得責無旁貸。

原來,從頭到尾,《史記》都是一本私修史書。而司馬談和司馬遷父子,正是以個人之力寫出這部「史家之絕唱」!

翻開書,讓台大歷史系名師呂世浩引導我們細讀《史記》,一探《史記》究竟,從歷史人物的選擇,汲取面對逆境的智慧。

呂世浩細說史記_立封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