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考試」紛爭:曾經,浸大錢校長有一個公正處事的機會,沒有好好珍惜

「普通話考試」紛爭:曾經,浸大錢校長有一個公正處事的機會,沒有好好珍惜
Photo Credit: ViuTV新聞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認為,在最近香港浸大校園內出於「普通話考試評分準則」的紛爭,校長錢大康須負最大責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如果連相對保守的「浸大人」也不同意停學處分......

有時候,學歷更高、社會地位更高,不必然表示懂得妥善處事,而浸大校長錢大康在近日「學生辱罵教員事件」中,示範了何謂「死讀書」,其做事之不公與劣拙,跟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漠視「前車可鑒」,上任前仍無心檢視問題,可謂互相映襯。

如今,當內地《環球時報》介入相關輿論,刻意把原初只屬浸大校內觸發「普通話豁免試評分準則」衝突,結果有教師被辱罵受驚,事後學生經已公開道歉;媒體卻將之扭曲成為:大學生仿效極端社運手段,惡意威嚇教師,否定普通話的意義等。

然而任何事件被發酵,總需要有些「化大添加劑」,這一劑由錢大康校長添加,毫無懸念。奇就奇在,連發動教員聯署譴責學生的民選校董王凱峰,事到如今,也表態認為無必要即時將兩位學生停課,更別說有理有節的羅秉祥教授,一再撰文建議要分開層面處理,一方面要批評卻不必嚴懲學生(大有其他軟性做法),另一方面提出普通話考試確有檢討空間,豁免試旨在考核「基本普通話水平」,換來高達70%考生不合格,課程設計明顯有誤(另,學生從無意指「學習普通話」並不重要)。

即無論相對開明抑或保守的「浸大人」,均認為停課是不妥善的做法。

更撲朔迷離的是,媒體報導錢校長清楚明言:「只有一位同學行為有所偏差,所有浸大人都要承受惡果。」此言一出即自打嘴巴,既然影片只反映學生劉子頎有辱罵教員,是錢校長口中「只有一位同學行為有所偏差」,何以學生陳樂行須「連坐」受處分?

難道錢校長只為教員含淚,不替陳同學哽咽?

目前,正有政黨因為陳樂行的遭遇,發動示威介入其中,理由就是在《環球時報》曾點名批評他參與事件之餘,陳同學更收到恐嚇短訊,錢校長有違公正的處分,讓人揣測停學決定還包含「受政治壓力」。

如果錢校長為受驚的教員含淚哽咽,同樣,情之所至,事件令陳同學受不必要的恐嚇,他對學生豈能無情?是故,難怪陳同學認為校方一面倒站在教員那邊,卻絲毫沒有保護學生的誠意舉動。

而且,遑論停學的理據,是根據《學生紀律處理程序》條例程序10.1——「對其他校園成員的安全造成危險」,我們疑惑,有關學生已正式致歉,未有明知再犯及同類事件接連發生,試問二人如何對校園成員造成危險?若無,有何理據犧牲學生上課的基本權利,影響他們的學業與前途?

現在,連影星馬浚偉、杜汶澤也因事件互相開火,從官媒、政界、教界到演藝界層層火上加油,最大責任應由誰承擔?

曾經有一個公正處事的機會,錢校長沒有好好珍惜

我們可以設想,姑且退一百步,站在錢校長極端憐惜教員受驚的情緒,一時強烈站在捍衛教員尊嚴一方。首先,實際上,除了停學之外,香港其餘大學還是有處分學生「涉嫌」犯錯造成紛爭衝突的手法,中大就有過安排學生面見負責紀律的教員,先詳細了解事件,然後制訂如「撰寫道歉信文本交代理由」,並詢問學生是否接受要求,這是在不快事件發生後,層層遞進的交流和磨合的過程。對比此舉,請問浸大或校長的處理,可有反省檢討之處?

還有,又請問關心教員情緒,跟「承諾」檢討普通話課程有何衝突?有人威脅你往後檢討應如何進行嗎?檢討的細節不也是校方另組人員商議嗎?為何校長連「承諾檢討」四字亦無法說出口?

而且,有沒有更多程序改善空間?例如,當出現「為數不少學生」提出制度問題,校方有沒有更好的申訴程序,抑或是單方面只捍衛教員一切權益甚至權力,學生卻沒有提出軟性申訴的權利,並且能信任校方會真誠評估和處理?

最最最重要的是,當下公眾及媒體均在「眾目睽睽之下」,了解學生陳樂行並無嚴重操守問題,「如果」真的面對任何政治施壓,難道校長沒有責任公開、公平、公正將事件清晰定位,按分寸處理問題?難道只要出現任何施壓,身為校長就要迎合權勢人士,作為一校之主,竟然無法用一切方式據理力爭、公正解決?

這究竟是高學歷人士「死讀書」,空讀一肚子理論,不諳探求解難辦法,不懂扼要有力的論述,抑或是出於時代混亂、價值崩壞,身為大學之主遇事虛怯,慌亂且進退失據?

回望金耀基論一個人的「格調」,共勉

在此,金耀基以下的這段話,轉告給浸大錢大康校長,希望錢校長未至於成為年輕學子人生經歷中之壞榜樣,示範身為大學校長,如何缺乏對偉大價值的洞察力:

「 大學生不是中學生,大學對他(她)不再、也不應提供褓姆式的照顧,他應該也必然會自我尋求生命之意義和人生之目標。在最後的意義上說,人之成長(包括自我形象與自我認同之形成)是要靠他(她)自己的。人是不能永遠沒有孤獨的時刻的,人需要孤獨以創造思想,以體認人生,但人之為人,人之成長需要靠頭腦與頭腦,心靈與心靈之相遇和對話。

一個書院之可貴就在於許多頭腦,許多心靈可以不時的相遇和對話。就在這種不經心的,習以為常的師生之接觸下,假如年輕人能夠對偉大的重要的價值有所體悟,有所執著,那麼他(她)的優異的品性就在不知不覺間發展出來了。我十分欣賞懷海德(A. Whitehead )所說:

「除開對偉大的事物有自自然然的洞察力(habitual vision of greatness) 之外,道德教育是無可能的」一句話。這也可以說唯能見乎大,立乎大,然後才能有狂有狷,才能有格調(style, 懷海德所用字),也才不會沉耽於追逐短暫與微細的事物。書院的理念,誠如邱白勒(E. Trueblood)所說,是為年輕人「提供一個可以獲得整個生命的最大可能的快速成長的情境」。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