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不讀書,明天當立委?吵立院南遷不如讓國會圖書館多買幾本書

今日不讀書,明天當立委?吵立院南遷不如讓國會圖書館多買幾本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週末至蔦屋書店打卡發文,再看日本國會圖書館4,188萬冊的藏書,讓人不禁懷疑台灣立委閱讀的管道是否不足,我們應該認真經營自己的立院圖書館,畢竟每一個攸關您我的三讀法案,都是自國會議員腦中的所有的「物質」轉化而來的。

風光時期被稱為「書店街」的重慶南路,近年老書店紛紛歇業,只剩十間左右,不到全盛時期的一成,然而以複合經營享譽國際的蔦屋書店,去(2017)年在台風光揭幕至今熱潮不減,連國會最大黨總召都親自到蔦屋書店朝聖,化為騷人墨客,以「父執輩」自居為文千字,諄諄教誨敵對政黨的政治明星。

國會議員如果假日都在讀書,絕對是國家之福,足證國會更需提供立法者一個名實相符的國會圖書館。

真理解放吾人——日本國會圖書館設立宗旨

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藏書量約4,188萬冊,為台灣立法院圖書館的40萬冊的104倍,戰後1948年根據國會法授權專法《國立國會圖書館法》所設置,國會圖書館象徵日本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省思,戰前因欠缺政治知識,坐視軍國主義橫行獨大,逐步走向戰爭,終至文明毀壞,戰後改革派接受GHQ(駐日盟軍總司令)建議,捨棄箝制言論自由的大本營——上野帝国図書館,在1948年遷移至赤坂離宮重新開館,1961至永田町現地址逐步整合原有藏書,完備各分館,打造專門提供國會議員知識為第一要務的圖書館。

日本國會圖書館以世界最大型的國會圖書館——美國國會圖書館為範本建造,設置理念是基於信仰透過了解真理,方能獲得自由,達成憲法所約定的日本民主化及世界和平使命;國會圖書館法更明確指出提供國會議員履行職務所需的資料是最優先的任務,高舉國會至上的價值,其次才是服務司法及各行政部門、地方政府,民眾智識也攸關民主政治的發展,因此並列為國會圖書館的服務對象。

日本國會圖書館在舊日本帝國憲法最後一任內閣時成立,首任館長由憲法學者出身的國務大臣金森徳次郎擔任,隔年1947年日本頒訂新憲法,以國民主權作為立國原則,放入基本人權保障專章,採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並宣示放棄戰爭、不保持戰力,否認交戰權為基礎的和平主義原則,而金森徳次郎館長就是力主張天皇機關說的憲法學者,認為天皇是象徵性的統治機關,實質負責統治則由內閣為首的國家機關負責,為此還曾遭受倡導天皇主權說的右派軍國主義人士批判。

Photo Credit:keyakiCC BY-SA 2.0
位於東京都千代田區的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

國會圖書館見證日本民主憲政的開端,凸顯由人民一票一票選出的國會議員,是國家統治機構中最具備正當性之職位,在維繫法治、人權、和推行改革上有不可替代的崇高地位。

日本國會圖書館為法定的全國出版本送存機關,平均每年增加館藏83萬部各類型的資料,配置近千位館員負責總務、調查、立法協助、收集、讀者服務、電子諮詢以及司法部門及行政部門分館業務,每年購書預算編列23億3,000萬日圓(約6170萬台幣)。此外,還成立送存制度審議委員會,由館長任命20位專業學科領域所屬的專家學者組成小組,研議專門領域的收藏政策及代償金制度。

我國現行法律規定國家圖書館——國家圖書館——為全國出版品之法定送存機關,藏書量約為336萬冊,立法院國會圖書館只是《圖書館法》底下被分類為提供專門性資訊服務之「專門圖書館」,館長雖是13職等的高階公務員,但每年只有170萬預算,其中購書預算只有區區40萬,選書收書都由同仁自行評選,還要在業務之餘上網參考國外國會的最新立法進度,整理成國外立法動態。

立院圖書館原址為康園餐廳,後來被迫遷到群賢樓,還被分散在不同樓層,許多立委常喊「國外月亮比較圓」,把國外法例當作問政重心,若他們看到國家對國會圖書館的重視程度,不知會作何感想。

圖書館、博物館、及檔案館都是現代國家不可缺少的智識泉源及收藏重鎮,畢竟國會議員腦中的所有的「物質」,都有可能經過三讀而成為一個個攸關全民福祉的法條。這些法條是良法或惡法,國會議員得要能做出正確判斷,而國會圖書館理應屬於其中的要角,有獨特的重要性。

眼見故宮南院人潮腰斬50萬或立院遷如此這般的議題不斷被提起,肩負提供立法、監督、預算審查等專業知識的國會圖書館重要性,反而少被提及。

立院南遷、25億興建國家檔案館,不如在國會圖書館多買幾本書

根據國發會的預算報告,檔案管理局打算要斥資25億497萬5千元規劃首座「國家檔案館」,說是以美、加、英、法、日、韓等國推動策略為參據,要做檔案典藏維護、技術研發及對外提供教育、文化及休憩等服務,甚至還規劃委外經營商業空間做點生意,也來玩玩複合式經營,好像這樣子就可以提高國家的文化素養,增加國會議員的價值判斷能力。

套一句開頭所說的老柯千言書句法,「君不見」年輕世代常覺得「今日不讀書,明天當立委」。其實單從台大校長遴選過程中的爭議,就暴露出國會議員有可能對於研討會論文、期刊論文及碩博士論文的學術規格都霧沙沙,把已註明出處的文獻稱為抄襲,還否認手稿可做為參考資料,由此看來,提升國會圖書館功能的重要性,絕不亞於新蓋一座冷冰冰的國家檔案館。

為避免國會議員找不到書,週末還得跑到蔦屋書店排隊,該是時候讓國會圖書館多買幾本書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