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時代愈來愈醒目的「數位人文學」:爭議、現況與未來

全球化時代愈來愈醒目的「數位人文學」:爭議、現況與未來
以社會網絡分析研究國際聯盟檔案|Photo Credit: Calvinius@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整體而言,就台灣人文學科目前資源的建置而言,並不利於數位人文的發展。但做為一種非常有潛力的研究方法,以及與國際學界進行交流的重要管道,筆者還是期待有個別的學者能夠投入,並慢慢累積以改變現況。

文:祝平次(國立清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元史專家蕭啟慶先生在1990年代曾是我在美國念書時的短暫室友,所以當我在2002年9月轉到清華大學中文系工作後沒多久,就去歷史所拜訪他。我還記得,當去他研究室時,他指著桌上的電腦,帶著童真的興奮說:「平次,如果我們那個時代有這個東西,我就會做通史研究,而不用侷限在元史了。」他所說的這個東西,就是電腦正在連線著的《四庫全書》全文檢索。蕭先生的話,指映出,數位工具與人文學研究的關聯:不一樣的工具可以完成不一樣的研究。就他所說的具體個案來講,則是研究範圍的廣窄,而這種擴展的可能性則在於全文檢索可以節省下大量蒐尋資料的時間。而2002年,也是台灣啟動國家型數位典藏計畫的一年。

從2002年到現在,數位典藏計畫在10年之後結束,科技部轉而籌設「數位人文」跨領域學門,然而在前後5年的時間裏,數位人文籌備學門又被終止,而接著教育部在今年(2018)啟動為期4年的數位人文創新課程的中綱計畫。撇開政府政策的更迭不定不論,數位人文在這15年的期間在全球化的時代裏的確變得越來越醒目,各個國家投入大量資源在數位典藏上,也開始設置大型的數位人文計畫申請案,而數位人文做為一種學術訓練也引起不少的爭議。

但在這樣的浪潮之下,台灣的人文學界並沒有受到特別的影響。如果考慮蕭啟慶先生對於《四庫全書》全文檢索的童真地興奮,與15年後台灣數位人文在人文學界受到重視的情況來講,可以說數位人文的發展並沒有離開全文檢索的地步多遠。然而,其間卻有不少的單位以及個別學者投入不少的精力與時間,貢獻於這個「領域」的發展,可惜這些貢獻並沒有造成有明顯影響力的累積。而台灣的數位人文之於台灣的人文學界,目前可以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存在。

對於這樣一個還沒有打濕台灣人文學界腳背的學術浪潮,我們應該抱持怎樣的態度加以看待?到底數位人文研究使用的工具是什麼樣的工具?這些工具真的會使人文學科類同於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而使得人文學迷失自我、誤入歧途,還是人文學原本就是人文科學,應該加強知識具體穩固的基礎,以利與其它知識領域進行整合與溝通? 到底一個人文學者、一個人文學術機構應該對數位人文抱持什麼樣的態度?或者,換個方式說,今天的人文學應該跟十五年前、二十五年前、一百年前、兩百年前有什麼不一樣?或者,以追根究底的方式來說,到底人文學是什麼?在今天的任務或使命又是什麼?而這些問題,和數位人文又有什麼關係?

望文生義的「數位人文學」

就字面來看,數位人文學到底是什麼?我認為可以從三個方面來加以定義,而在之前科技部的申請計畫裏,也都可以看到這三方面的內容。

第一,從人文學的研究對象來講,這三十幾年人類生活已經進入繁密、快速的數位資訊交換時代,在這種情況下,有如科技史是以科技的歷史為研究對象一樣,數位人文學就是以人類數位生活為研究對象的人文學科。舉凡從社群網站、電腦遊戲、數位藝術、數位載具、居家照顧的數位系統、虛擬實境、人工智能等等所引起的人類生活的變化,都可以是研究的焦點。亦即,數位人文學只是人文學中一個領域的畫分,類同於研究「數位」的人文學,一分面標誌著時間的區段,如歷史學中的「中世紀」、「近世」等等;一分面標誌著空間內容的不同,如個人電腦、奈米等等,畢竟數位的時代也存在著娃娃機大為流行的事實。

第二,如果把「數位」當成一個形容詞,則數位人文學其實就是人文學,但標誌出人文學不同的時代進程,亦即人文學科現在進行的方式,舉凡我們的閱讀、書寫、研究的方式,乃至於思考,都離不開「數位」的媒介。現在全球不同地區依然在持續進行的數位典藏就是這種意涵的數位人文學的基底,而這樣的基底就像過去因著印刷術而大量產生的書籍、報刊一樣。如同印刷術的紙本媒介一樣,如何進行數位媒介的製造、登錄、校勘、修補等等,在西方的圖書館已經是存在一段時日的行業。西方學界已經進行三十年TEI(Text Encoding Initiative)的標記標準,就是一個最好的代表。而它在台灣的具體代表,就是法鼓文理學院聞名全球的CBETA電子佛典集成

這裡面,數位媒介並不是單純地模擬、複製紙本媒介,而是有很多會更改閱讀習慣及便利性的設置,如交互參照的超連結與內建辭典。至於在數位媒介這個基底之上,人文學又應該怎麼再繼續進行或重新進行呢?陳淑君在〈初探人文學的數位研究工具類型與案例〉的演講中,對於怎麼從研究的起點,到研究的發表,都已經有很好的整理,大家可以參考。而其中,數位工具的使用則是一大關鍵,也是數位人文學字面上的第三個意義,和本文的重點所在。但在進入這個重點之前,讓我們先想想去年和前年轟動一時的人機大戰事件。

在維基百科「艾倫.圖靈」(Alan Mathison Turing)條目中有下面這麼一段話:

1952年,圖靈寫了一個西洋棋程序。可是,當時沒有一台計算機有足夠的運算能力去執行這個程序,他就模仿計算機,每走一步要用半小時。他與一位同事下了一盤,結果程序輸了。

到去年,世界聞名的AlphaGo Zero已從自我學習中,打敗中國最強的圍棋選手柯潔,而每一步的計算,不超過兩分鐘。更早一年,則有AlphaGo與李世乭的對戰。在對戰前,李世乭自認為人類的直覺要更優於電腦的計算。即使在研究過AlphaGo打敗歐洲冠軍職業兩段樊麾的對局之後,李世乭認為終局會是自己以5:0或4:1打敗AlphaGo。但結果是AlphaGo以4:1打敗李世乭。而一年後的AlphaGo Zero已是無人能敵,其中有部分的下法、布局概念,被認為和已故大家吳清源有相似之處。李世乭在五盤大戰的敗戰感言中,也曾說AlphaGo讓他認識到什麼是「圍棋」的創意,這也是李世乭本身一直在追求的下棋方式;也是AlphaGo DeepMind團隊帶領人Demis Hassabis在決定讓AlphaGo從圍棋界退休後,認為AlphaGo可以留下來給人類圍棋界的資產。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