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庫克公開出櫃而稱讚他勇敢,說到底還是保守思維

因為庫克公開出櫃而稱讚他勇敢,說到底還是保守思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下許多關於同志議題的討論上,仍然是以「包容」、「接受」,或是一種讚賞人們打開心胸,接納「特殊族群」的觀點來切入,這某種程度依然是保守思維。

亞洲同性戀者的燈塔」這是紐約時報在25號,台灣舉辦第12屆同志大遊行後,在報導中對台灣的推崇。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在新聞報導內文,「你為什麼需要知道這則新聞」中寫道:「正當美國、歐洲及拉丁美洲不少國家紛紛立法允許同性婚姻之際;汶萊、印尼、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等都有不同層級懲罰同志婚姻或限制措施。」人在新德里的我深有所感。

印度雖然也有盛大的同志大遊行,甚至在今年立法正式承認第三性,被譽為對第三性友善的國家,然而在社會中以及法律制度上,對同志還是有諸多壓迫。29號一名工程師,因為被太太以監視器偷拍到他與一名男子在家中從事性行為,依照印度刑法第377條遭警方逮捕。

印度刑法第377條規定,「自願從事違反自然定律性行為者,判處最低10年,最高終身監禁」,這一直以來飽受爭議,一來是訂立時間在19世紀末,早已經不符合實際情況;二來,什麼是「自然定律」性行為呢?

在2009年時,印度高等法院判決,成年人兩廂情願的同性戀行為,不適用於刑法第377條,而這項同性戀除罪化也被視為是歷史判決。然而當地的保守勢力,其中包括政治、社會以及宗教團體等,對這項判決深感不滿並提出上訴。在2013年底,印度最高法院竟然表示刑法第377條並不違憲,撤銷了高等法院先前的判決,這又被形容為開歷史倒車。

而這位印度的工程師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被逮捕,因為你情我願的性行為而將面臨十年以上,最高終身監禁的判決,多麼荒謬?根據印度媒體的報導,這名工程師在去年11月與妻子結婚之後,兩人分居並未同住,直到後來丈夫到妻子執業開牙醫診所的城市,兩人才住在一起。

同住後,丈夫堅持和妻子分房睡也不碰她,而妻子也因為有非常多的陌生男子頻繁的拜訪,以及丈夫會塗粉紅色的唇蜜而心生懷疑,她要求丈夫去做醫學檢測而丈夫拒絕,丈夫的親人則把她的抱怨視為是女方自己的問題,最後就在房間裡裝了隱藏鏡頭發現這一切,現在甚至連男方家屬都要出庭。

這個案子除了印度刑法第377條之外,還有很多非常值得追究的地方。為什麼他們兩個會結婚?為什麼妻子覺得「奇怪」時竟是要丈夫要去「看醫生」?為什麼男方家人會把這一切「怪罪」到女方身上?是什麼樣的社會導致同性戀必須要隱瞞並與異性結婚,甚至最後還得因此對簿公堂。

是什麼錯了?是同性戀錯了?同性性行為錯了?還是其他東西錯了?

這幾天最熱門的一條新聞是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公開出櫃,這當然是件正向而具有鼓舞性的事情,但朋友在臉書提到這則消息時,提到一個讓我省思的角度。她說:「人們因為一位同性戀公開出櫃而稱讚他勇敢,可這說到底根本還是保守思維啊。一個人公開他的性取向是要多令人驚訝到足以成為頭條?」

試想,現在如果有一個男性友人來跟你說:「那個…我喜歡女生,我是異性戀!」又或是一個女生跑去跟全世界宣告,甚至召開記者會大喊:「我喜歡男生,我是異性戀!異性戀懂愛。」這才會招來大家奇怪的目光吧。

當然相較於印度以刑法將同性戀定罪來說,台灣已經是個非常「友善」的國家,而歐美更被視為更加「進步」的地區(當然歐美也有非常激進的保守地方和勢力),但簡而言之,現下許多關於同志議題的討論上,仍然是以「包容」、「接受」,或是一種讚賞人們打開心胸,接納「特殊族群」的觀點來切入,如同朋友所言,這某種程度依然是保守思維。

印度在廢除、修改或重新定義刑法377條上,還有許多路要走,在最高法院判決後,當地的同志權益組織提出了覆核聲請,他們的腳步並不會停下。身為來自被譽為「同性戀者的燈塔」的台灣的我,對於台灣在同志權益運動上受到的國際目光與肯定,感到驕傲,但同時,我們也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