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擠進城市,城市容得下牠們嗎?

麻雀擠進城市,城市容得下牠們嗎?
Photo Credit: hedera.baltica@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麻雀並非特稀有動物。以前的小朋友可能接觸過麻雀,只是現今孩子看到的機會反不多。風景地貌改變,我們很易感受生態環境惡化,但物種消失,卻常毫無知覺。

文:劉克襄

麻雀的一天

大清早,小小的安全島上,一群麻雀在草地忙著覓食,約莫兩個月大的A1也在裡面。旁邊馬路上的車輛和行人熙熙攘攘,但牠們顯然已習慣,無視於交通的繁忙。

麻雀群有成鳥也有亞成鳥。A1年紀似乎更弱小一點,才剛剛脫離乞食期,正在獨力謀生的階段。相較於其他麻雀不停地移動,動作明顯緩慢了些。

仔細看牠和自己族群的互動關係,也有些微妙。彼此間,若有似無地保持著一個距離。又或者,多數麻雀移動甚快,因而形成一個自然的間隔。A1雖在麻雀裡,明顯是孤單的。

麻雀們不斷地跳動,乍看啄食快速,彷彿專注於尋找食物,但又相當機伶,隨時都在觀察周遭的狀況。在環境顏色跟自己相似的地方,明顯逗留久一點,覓食時較為安心。若是在明亮顯眼的地方,滯留的時間轉趨短暫。群體一起覓食時往往較安心,因為大家都會幫忙注意周遭的動靜。

只有A1例外,牠好像上學時動作遲緩的學生,老是慢半拍,只能專注一件事。更因行動緩慢,跟不上大家的節奏,彷彿被其他麻雀排斥在外。

牠在找食物時,不但跳得慢而少,而且每個點落腳停滯的時間,似乎都長了一些,不因地方搶眼,警戒心較為增加。再仔細看牠全身的羽毛,感覺像個服裝儀容不整潔的孩子。羽毛蓬鬆,雜亂一些,彷彿早上醒來就不曾梳理。尤其頭上有些零亂和糾結,看似受到某種惡疾感染,一副病懨懨的形容。

以前觀察麻雀活動,偶爾都會遇到一二隻如此弱勢的個體。通常不會活存太久。漸漸地,所有麻雀群往其他地方移動了,只剩下牠似乎未察覺,繼續留在草地旁。突然間,幾名孩童快速地騎腳踏車掠過安全島,雖說未闖進草坪,但那莽撞的衝擊,驚嚇到了麻雀群。

所有麻雀本能地飛上了旁邊的紫薇,而且飛得很高,群棲在較上層的樹冠。大家一起生活,機伶地依靠。群聚力量大,卻各憑本事逃命。麻雀一如許多大型哺乳類的集體來去,都是這樣的生存方法。

紫薇葉子幾乎落光了,枝椏禿裸分明,很容易便看到每隻麻雀駐足的位置。初時,A1沒有跟著一起飛上枝頭。牠顯然未察覺,腳踏車急速駛過來的危險,繼續吃著草坪上遺落的禾本科種子。牠只跳到另一塊草坪。然後,約晚了一秒半後,再抬頭,發現其他麻雀似乎都飛上樹了,才拍著雙翅往上。

牠雖想跟大家一躍即飛上更高的枝頭,但明顯地拍翅力道不足,無法垂直飛上眼前枝頭的最上方。勉強搆上最低的一根枝頭,跟著樹枝一起搖晃。

現在,所有麻雀都上樹了,吱喳個不停。彷彿初春的熱鬧就是這樣一點吵鬧,以及隱隱的躁動不安,才有活絡的感覺,才能跟陽光的出現有密切的搭配。

A1好不容易站穩,注意到旁邊有一叢嫩葉。試著伸嘴到裡頭鑽探,看看是否有何蟲子、蜘蛛或芽苞。牠在尋找食物時,麻雀群又起飛了。這一群大概感覺安全島已吃夠,或者覺得無法再清靜,決定轉移到另一個區域,牠們飛越了馬路,試著停到對面的樟樹上。

A1鑽探一陣,抬頭後,發覺麻雀群消失。到底隊伍飛到哪裡?牠站在枝頭,一頭霧水。觀看許久,最後發現族群的吱喳聲,傳自對岸人行道的樟樹上。慢了五秒吧,牠才趕過去。

但抵達時,麻雀群又飛落街市。那兒有家小吃攤,早上固定淘米洗菜,不小心常把一些廢棄的菜屑和米粒遺漏在地面。主人常在午後清掃,避免有礙市容,或遭到政府罰款。

清掃前,麻雀群總會過來啄食。群裡有經常光顧的成鳥,知道店面周遭的狀況。牠們會率先大膽地飛降地面,在人行道上跳躍尋找食物。

A1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好不容易飛抵樟樹,只見大家飛降,牠也跟著下去。麻雀群裡還有一隻比牠們大好幾倍,色澤灰暗的大鳥夾雜其間,彼此相安無事。牠是珠頸斑鳩,都市公園和人行道屢屢出現的尋常鳥種。A1還算熟識,有時在人行道時,牠們都會在一塊。

在台北市一些熱鬧地區街道,如今常有麻雀群出現在小吃攤旁,學會尋找人類丟棄的殘羹冷飯之類的食物。在廣場等公共空間,市民也常以飼料餵食。麻雀不僅集聚成群,好像還懂得一代傳一代。A1跟著族群的出現,其來有自。麻雀是經過長時學習,跟人一樣,慢慢地適應城市生活。沒人餵時,牠們也在遊客周遭等候,毫不懼人。

當麻雀群適應城市生活,感受到城市的暖和,其繁殖行為明顯地也有改變。比如以A1為例,牠是年底出生的,算是幼鳥每一年的最後一班。這一晚報到的麻雀比例較低,因為此時昆蟲獲得機會較少,成鳥不會隨便繁殖。一定是在城市裡相對獲得穩定的食物,才敢營巢。

A1大抵是這樣出生的,或許又競爭不過同期的幼鳥。仔細瞧A1,除了嘴巴黑色形成,臉部和喉部的黑斑都不夠鮮明。背部翅膀的羽色也比其他麻雀灰淡。

黃昏了,A1單獨站在草地上。我看著那孤寂的背影,彷彿為生活掙扎得很辛酸。真懷疑牠還能生存多久,明天還會出現嗎?或許牠會是物競天擇下,命定的犧牲者。過去,這樣在都會裡被淘汰的例子,委實不少。

我不禁想起麻雀銳減的問題。近幾年,不少野外觀鳥的朋友早就在網路上熱烈討論。

多數人直指,鄉下麻雀會減少,大量農藥使用恐為關鍵。農民為了提高農作物的產量,各種藥物的劑量和施用往往增加。許多麻雀誤吃農藥汙染的作物或昆蟲而暴斃。二○一五年冬天,有些萬丹紅豆田噴灑好年冬,上千麻雀被毒死即一著名例子。出生的幼鳥,說不定也有身體難以適應環境的狀況,一如A1。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