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婚姻觀念無奇不有,原始部落大不同

全球婚姻觀念無奇不有,原始部落大不同
Photo Credit: 電影Jungl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藉蘇玉華分享成熟的婚姻與愛情觀,進一步剖析,為何我們看待「婚姻」這回事,千萬別認為那麼天經地義。

蘇玉華成熟的婚姻觀,其豁達智慧——如飲甘露

歌德(Johnann Wolfgang von Goethe):

「愛情是種理想,婚姻是種現實,分不清理想與現實從來就不能全身而退。」(“Love is an ideal thing, marriage a real thing; a confusion of the real with the ideal never goes unpunished.”)

Screen_Shot_2018-01-26_at_6_14_15_PM
Photo Credit: TVB Anywhere Highlights / Youtube截圖

其實,並不是很多人跟歌德一樣,把「婚姻」看成妥協生活的一種現實,更多依然將「婚姻」與「愛情、神聖、承諾」,看作是水乳交融的一種人生願景。甚至連BBC節目主持德斯蒙德.莫里斯(Desmond Morris)也揚言:「結偶是人類的根本狀態」,可想而知,傳統的婚姻觀念在不同社會是如何根深蒂固。

又,當香港社會各方面愈來愈兩極化的時候,連婚姻這種話題,亦久久未聽過有人分享「悅耳的人生智慧」,尤其,不少人聽說許多兩極的愛情故事,不是典型婚後的親子家庭樂,就是陶醉在離離合合的拜金情慾解放。

最近,香港演藝人蘇玉華在一次訪問中簡短愛情分享,其價值觀的成熟與平衡,聽起來在此世代特別悅耳,如飲甘露。

其實,蘇小姐無論回答記者哪一條問題,她的價值觀均直指一種智慧:認清自我,看通一件事的本質,不要把某些世俗形式看成天經地義。

蘇玉華說,自己的愛情既有傳統的一面,也有不傳統的一面,在婚姻方面,她似乎比較不傳統,至少,不認為兩情相悅「過一生」必須結婚,這是她的選擇。亦因此,她會衷心祝福朋友結婚,因為這正是朋友的選擇。歸根究柢,每個人都應看清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又是甚麼使我們每天的生活感到滿意。

不管結婚意味是一種名份、被照顧及生兒育女,她都認為沒有必要,既然活在當下如此滿意,有必要改變任何生活形式嗎?這種對二人生活稱心滿意的實在感,就是她看通了愛情的本質。

更重要的是,別以為打破一般形式人人皆可,在當代愛情生態,通常堅強柔韌的女人才受得住壓力,說到做到。

不是對錯問題:世人未忘布萊德・彼特的婚姻經歷

RTX2SXBA
Photo Credit: Mario Anzuon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君不見當年好萊塢影星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和珍妮佛・安妮斯頓(Jennifer Aniston)所謂羨煞旁人的愛情故事,有一個怎樣的結局。由1998年二人初次約會,交好兩年左右即在馬里布(Malibu)舉行盛大婚禮,並花了9個月時間尋覓愛巢,購買了整棟達12,000平方呎、價值1,350萬美元的華麗豪宅;甜蜜情路上,他們以幸福夫妻的模範氣派,登上《時人》(People)、《美國週刊》(US Weekly)等雜誌封面。

而且,二人也是緊密的事業合作伙伴,合資搞了一所「B計畫娛樂公司」(Plan B Entertainment),也成功製作過電影如《特洛伊:木馬屠城》(Troy)等口碑之作。

在那段時期,布萊德・彼特與珍妮佛,簡直就是完美婚姻的經典教材。最後呢?在結婚三年左右,2003年11月布萊德・彼特首次和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在電影《史密斯任務》(Mr. and Mrs. Smith)合作,二人隨即墜入愛河。布萊德・彼特在兩年後決定跟妻子離婚,同時裘莉已有了他的孩子。我們更加難以忘記,就在大約年半之前,2016年9月布萊德・彼特跟裘莉還是宣告離婚。

老實說,在筆者眼中,香港演藝界的蘇玉華與潘燦良,愛情「牌面」遠遠沒有布萊德・彼特與珍妮佛那麼亮眼堂皇,但蘇、潘通達愛情的本質,無須再三「經歷婚姻」足以體驗。或許你說,這算是以結果論斷他人嗎?不,從來沒意圖說甚麼對或錯,真正重點是婚姻有一項很重要的元素,就是情繫終老的簽紙承諾。世界總有些人,不必刻意承諾甚麼山盟海誓,每一天的生活已在實踐兌現之中;變相,又總有些人,大搞繁雜儀式、招待親朋戚友,在眾目睽睽之下交換戒指,立下永不分離的約誓,卻不表示甚麼。

倒是剩下生兒育女一項,婚姻在當中的意義,值得我們往後細緻商榷。

你相信一些原始部落,早已出現成熟自主的戀愛生活嗎?

RTS16FA5
Photo Credit: Federico Rio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無論如何,也許,你認為蘇玉華、潘燦良的愛情範例,大有近現代「自由主義」式戀愛之感,純粹是兩個人之間互相認定,破格不講求俗世形式,自主豁達。

然而,一些朋友未必想及,這種看似「浪漫又新時代」,充分互相尊重的愛情生活,對於人類學家來說,在一些森林原始部落,早已見慣不怪。

對於巴西庫里帕科部族(Curripaco),婚姻就是一種男女自主的選擇,亦無須鐵定禮儀和證書認可,正因為如此,庫里帕科人的婚姻戀愛觀念,並沒有清楚而劃一的界定,巧妙地跟現代自由主義式男女「同居」的本質,有不少契合之處。

譬如,曾在當地居住考察的學者為此解說:「當一個女人把吊床掛在她的男人旁邊、為其燒飯時,某些年輕的庫里帕科人就會說他們「凱奴卡納」了(kainukana,結婚)。但是年紀較大的受訪者不同意,他們說只有當表現出能互相扶持、幫彼此走下去時才算是結婚。生孩子、共度禁食期,則讓婚姻更為穩固。」

其根本就是,庫里帕科人經過相處選擇自己喜歡的對象,自願搬床一起生活,而只有這種戀愛的苗火,一直由熱戀燃燒到細水長流,多年患難與共、堅定攜手生活下去,再沒有選擇另一人,部落便會不言而喻公認二人正式建立了婚姻關係,無須簽紙、機構、隆重地證明,總之眾人皆知他們有親密而持久的夫妻「實質」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