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到另一座城市垃圾堆找食物:被遺忘的也門內戰悲歌

走吧,到另一座城市垃圾堆找食物:被遺忘的也門內戰悲歌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吃的、喝的,都是被扔掉的食物。我們還會盡量收集魚、肉、馬鈴薯和麵粉,嘗試自己做點食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假設全香港人全都處於飢荒、糧食不足的困境中,你覺得會是什麼樣的景象呢?這是一個飽受戰火摧殘的國度,除了內戰之外,還有外國軍隊的介入,但這不是大家常聽到的敘利亞或非洲任何一個國家。

而是更被世人遺忘的阿拉伯世界一隅:也門。

也門經歷沙地阿拉伯的空襲後,許多人流離失所,這個人口多達18人的魯薩克家族(Ruzaiq),就是受害者之一。他們幸運躲過空襲,把家裡所有能帶上的財產都拉上,跑到相對安全一點的紅海港口城市荷台達港(Hodeidah Port)。

局勢緊張、物資短缺,魯薩克整家人這麼多,生活起居怎麼辦呢?他們無從選擇,跑到一旁的垃圾場,找尋還可以吃的食物。

儘管有健康的疑慮,但垃圾場旁有數百名的貧民聚集,垃圾場成為他們主要的食物來源,也是一些年輕人撿拾回收物的收入所在。

RTX4E4AM
魯薩克一家人部分成員。|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到底沙地阿拉伯為何要攻擊也門、讓也門局勢如此慘重?

南、北也門自1990年統一成也門共和國後,就由強人總統沙雷(Ali Abdullah Saleh)長期統治,內部始終有分離意識,因此不時傳出恐怖攻擊。直到2012年,席捲北非、中東的「阿拉伯之春」,將民主之風吹進也門,也門統一後就長期擔任總統的沙雷被迫下台。

沙雷下台後,由副總統哈迪(Abdrabbuh Mansour Hadi)繼任,卻是也門悲歌的開始。也門經濟沒有好轉、官員貪腐,再加上與美國合作反恐任務,希望鏟除境內的基地組織份子,卻造成無辜平民死傷。

RTX4E4AG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15年1月,標榜「反貪腐、反美」的叛軍「青年運動」(Huthi)攻入首都,造成哈迪流亡。沙地阿拉伯等周邊國家,在哈迪政府的請求下對也門軍事干預,不時以軍機轟炸的手段打擊「青年運動」。

但介入也門衝突至今已三年,阿拉伯聯軍一事無成,反倒是無止境的軍事行動,讓上千萬的也門人淪為戰火的犧牲者。

RTX4E4BE
魯薩克一家食物儲存在這個已經壞掉的冰箱中,衛生條件令人擔憂。|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魯薩克家的11歲男孩阿尤布(Ayoub Mohammed Ruzaiq)說:「我們吃的、喝的,都是那些被扔掉的食物。我們還會盡量收集魚、肉、馬鈴薯和麵粉,嘗試著自己做點吃的東西。」

魯薩克家族的悲歌,在也門不罕見,反而是絕大多數人的現況。根據聯合國數據,自阿拉伯聯軍介入以來,已有超過8,670人死亡,49,960人受傷。

戰事本身加上聯軍的封鎖,導致也門2,070萬人需要人道援助,成為世界最大的糧食缺口。

RTX4E487
阿尤布發現的兩根青辣椒。|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當地53歲的婦女法特瑪(Fatema Hassan Marouai),因為家裡經濟狀況惡劣被趕出家門,她除了在垃圾堆中找食物來吃,還會撿拾鐵鋁罐、寶特瓶等回收物,去跟商人換一點現金。但她卻說,這個收入也越來越少了。

法特瑪表示,過去會出50也門里亞爾(相當0.11美元)收購一公斤寶特瓶的商家,現在只願意提供五分之一的價格。「我們的處境太糟了,戰爭讓狀況更加惡化。」法特瑪如此說道。

RTX4E4AG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魯薩克家族的大家長、67歲的穆罕默德(Mohammed Ruzaiq)最後說,也門人不是要求外界提供什麼協助,只是希望能夠幫我們結束這場戰爭。

「我們只想讓戰爭和這場災難結束,全能的主會為我們提供協助。」穆罕默德如是說。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